閱讀計畫(99):心的十四堂課/奧修

《心的十四堂課》是我今年讀的第三本奧修書籍(前兩本分別為《創造力》、《愛、自由與單獨》)。

2017年底,我開始執行【閱讀計畫】,一年百本的閱讀量變成自己對自己的要求。過去也不是不讀書,只是因為沒有目標,所以有些書反覆讀了好多遍,有些則讀到一半就棄坑,閱讀習慣非常隨性,沒有定量。重點是,以前我不做讀後心得,許多書看過就看過,沒有洞察結構、沒有重溫金句、沒有梳理脈絡,也沒有彙整總結。像是匆匆而過的行人面孔,回憶起來相當吃力。執行【閱讀計畫】後,不僅閱讀的質量、數量提升,更有助於打破閱讀舒適圈,主動接觸不同類型的作品。比如奧修,就是我在探索靈性成長類書籍的所得。

《心的十四堂課》著重講述「靜心」這門技巧。從靜心的本質、靜心的功能、到靜心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問題,一層層,鉅細靡遺地說明清楚。靜心就像站在因為攪動而汙濁不堪的河水邊,靜靜地等待沉澱一般,它讓我們遠離思考,站在意識河流之外,靜靜等待心靈沉澱。是一種讓大腦關機的技巧。靜心的過程,又被稱為「記住自己」或「正確的記住」,或許正是古人所說的「明心見性」。

IMG20181217023115

※※※※※※※※※※※※

◎ 書名:心的十四堂課
◎ 作者:奧修
◎ 出版:2013年9月

※※※※※※※※※※※※

50
圖片來源:網路

奧修OSHO,一九三一年出生於印度,畢業於印度沙加大學哲學系,並在傑波普大學擔任了九年的哲學系教授,之後周遊印度各地。一九七四年在印度孟買東南方的普那(Pune)創建了「奧修國際靜心中心」,吸引了大批的西方年輕人及世界各國的求道者前來體驗靜心與轉化,一九九○年逝世於普那。

奧修對門徒及求道者的演講已被錄製成六百多種書,翻譯成三十多國文字。你無法歸類奧修無所不包的教誨,從個體對意義的探尋,到當今所面臨最迫切的社會與政治議題。他述而不作,所有的書都是以他的聲音與影像記錄謄寫而成,是他三十五年來對來自世界各地的聽眾之自發性演說。印度的〈週日午報〉將他與甘地、尼赫魯、佛陀等人並列為改變印度命運的十位人物之一。

本書包含十四堂課與附錄「奧修那達布拉瑪靜心」。十四堂課分別為「第一課 靜心是什麼?」、「第二課 靜心是你的本性」、「第三課 靜心與成功的失敗」、「第四課 療癒身體與靈魂的分裂」、「第五課 靜心是生活,不是生計」、「第六課 至福(Bliss)是目標,靜心是方法」、「第七課 每個人生來就是神祕家」、「第八課 頭腦是個話匣子」、「第九課 頭腦是個社會現象」、「第十課 頭腦思考;靜心知曉」、「第十一課 諸佛心理學」、「第十二課 是自我覺知,不是自我意識」、「第十三課 奧修為現代人設計的活躍式靜心」、「第十四課 回答靜心者的問題」。

※※※※※※※※※※※※

這本書說到底是一本操作手冊,像是「露營教學手冊」或「串珠教學書」。如果你只閱讀,而不真正實作,那基本上跟沒讀一樣。有些人喜歡在真正動手前,先具備基礎觀念,於是把書讀完在開始靜心,這樣也沒錯;有些人喜歡做中學也不是壞事,反而可能從錯誤嘗試裡得到更多。總之,還是必須靜心才能有所收穫。

我喜歡書中所講述亞歷山大戴奧真尼斯的對話。全身赤裸,提著一盞燈,僅有一條狗作伴的戴奧真尼斯,與征服已知世界、擁有天下財富、萬王之王的亞歷山大,兩人形成強烈對比。他們幾乎同時離世,兩人於冥河畔相逢。亞歷山大說:「或許這是存在的歷史上頭一遭,有皇帝和赤裸的乞丐一起渡河。」戴奧真尼斯:「的確,但你沒有講清楚,誰是皇帝、誰是乞丐。

關於時間,在第十三課「奧修為現代人設計的活躍式靜心」中提到「你的時間是你的內在創造出來的,你的時間不是我的時間,有多少頭腦,就有多少平行存在的時間,並非只有一個時間。如果只有一個時間,那將造成困難,那麼在飽受苦難的全體人類當中,就沒有人能成佛,因為我們屬於同樣的時間。不是的,時間是不同的,我的時間來自於我——它是我的創造。」時間並非線性,也不是客觀存在,它受每個人的心所影響,你的一秒,可能是我的百代千年,生生死死無窮無盡。這樣的時間差別,才創造出不同覺悟程度的個體,與存在不同遠近的個體。

節錄

當你外在是富裕的,有個了不起的覺知出現,它說:「在內在,我是貧窮的、一個乞丐。」現在,無望感也形同影子般隨之出現:「我們曾想過的一切事物都已達成了— —所有的想像與幻想都滿足了——但是卻什麼也沒有因此而發生,沒有滿足、沒有祝福。
西方很困惑,在這困惑之中,生起了一個很大的渴望:「如何再度尋回自己。」靜心只不過是你的內在世界、在你的內在領域再度找回你的根,因此西方變得對靜心非常感興趣,對東方的寶藏非常感興趣。
當東方富裕的時候,他們也同樣對靜心感興趣,這一點必須要了解。這就是我為什麼不反對富裕,而且不認為貧窮具有任何靈性品質的原因。我完全反對貧窮,因為當一個國家變得貧窮,它隨即與所有的靜心、所有的靈性修持失去了聯繫。每當一個國家在外在變得貧窮,它變無法覺知道內在的貧窮。

在西方,存在(being)不是很有價值,作為(doing)才有價值。他們會問:「你做了些什麼?」時間總要用來做些什麼事吧!在西方,他們說「空空的頭腦是魔鬼的工廠」,你知道,你心裡也知道這是真的,因此當你獨自坐著的時候,你變得害怕。浪費時間、什麼都不做,你會不斷質疑自己:你到底在這裡幹嘛?就光是呆呆坐著?白白浪費時間?」好似只是存在是一種浪費!你必須去做些什麼來證明你有效利用了時間。

滿足所有的自然需求吧,它們沒什麼錯。食物、性哪裡不對了?一點問題也沒有。滿足它們,要非常自然,讓你在靜心時沒有別的事情等著你去關注。如果你滿足了你的自然需求,你會看見你的夢消失了。在夜晚你不會做夢,因為沒有什麼事可以做夢。禁食會讓你夢見食物;強迫自己禁慾,會讓你夢見性。如果你自然地流動,如果你在自己和自然之間發現了一種和諧的旋律……那就是我稱為法(dharma)的東西,那就是我稱為生命究竟法則的東西。發現自己幾乎時時刻刻都處於韻律當中。有時候,即使你的腳步亂了,就再度回來,記得再次回歸韻律的軌跡。保持與自然同步,你就能抵達目標;保持與自然同步,你就會找到神。你甚至可以把神忘了,但是依然可以找到祂——如果你能忠於自然。因為當較低的需求滿足了,較高的需求才會生起;當較高的需求滿足了,究竟得需求才會生起。這是生命的自然經濟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