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97):新手作家求生指南/陳又津

《新手作家求生指南》 是今年閱讀的第九本寫作類書籍。(前八本分別為:詹姆斯.傅瑞《超棒推理小說這樣寫》、《超棒小說這樣寫》、《超棒小說再進化》、畢飛宇《小說課》、小川洋子《故事就這麼誕生了》、安.拉莫特《寫作課》、潔西卡‧勞瑞《改寫你的人生劇本》、山口拓朗《素人也能寫出好文章》)

與前八本寫作類書籍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新手作家求生指南》的作者陳又津是台灣人。書中揭示的工作環境與求生技巧,都建基於台灣經驗。在實用性與操作性上,可說是遠超前八本。尤其,如果你的目標是專職寫作,書中所揭示的職場現象應該是不得不知道的基礎知識才對。

全書以散文集的形式構成,文筆輕盈,讀起來十分暢快。(我是不是其實比較愛讀散文呀……)內容觸及專職寫作者常遇到的「專欄」、「廣告文案」、「小說創作」、「編輯工作」、「文學獎」、「出版」、「文藝營」、「書展」、「書腰推薦」、「採訪」等面向。書中描述,不免帶有作者的主觀判斷,以及作者親歷所產生的侷限性。但就像任何行業的入門者一樣,有個前輩領進門是無比重要。何況為了彌補一家之言的疑慮,隨書還附贈別冊「文字工作者保平安守則」,對新手作家來說,這已是本滿分的入門書!

IMG20181217023145

※※※※※※※※※※※※

◎ 書名:新手作家求生指南
◎ 作者:陳又津
◎ 出版:2018年9月

※※※※※※※※※※※※

cover-1
圖片來源:網路

陳又津,1986年出生於台北三重,專職寫作。台灣大學戲劇學研究所劇本創作組碩士。27歲時以風格鮮明的《少女忽必烈》登上《印刻文學生活誌》封面人物。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駐村作家。

2010年起,曾獲角川華文輕小說決選入圍、香港青年文學獎小說組冠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劇本佳作、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入選《九歌103年度小說選》。著有《少女忽必烈》、《準台北人》、《跨界通訊》等。

本書分為「前言 文字工作者一一九」、「輯一 我的作家夢」、「輯二 專職寫作修羅場」、「輯三 文字工作者們」、「輯四 明天也要開外掛」、「輯五 沒在寫的時候」、「後記 修羅場目睹兩年怪現狀」,以及「別冊 文字工作者保平安守則」。

※※※※※※※※※※※※

這世界上有些職業需要能力證明,比如醫師、律師,通過資格考,方可執業。當你結束這份工作,別人還是一如既往以職業稱呼你。有些職業會隨著你是否執業而變化,比如老闆,只要開店一天就是一天老闆;店倒了,也沒有「前老闆」這種說法。作家或藝術家,他們為社會提供的產品就是作品,只要作品被大家認可,就得到藝術家/作家頭銜,永遠沒有退休,即便死了,也只會成為已故藝術家/作家。

殘酷的是,反過來說,並不會因為你一直在寫作、一直在發表作品,自然而然就變成「作家」。你必須得到認可,出版是認可嗎?(如果賣不好呢?)得獎呢?(要看多大的獎?)誰能定義?然而,專職寫作(或文字工作者)就清楚多了,寫字賺錢,你就是專職寫作者了。

關於選書,在「書櫃也要斷捨離」一章中,作者寫到:「望著我的書櫃,那些套書儘管經典,但我其實沒那麼喜歡,反而是關注同樣議題與寫作方式的冷門作者,跟我並肩而行。」這讓我想起一路以來的尷尬。當朋友問我:「你喜歡的作家是誰?」「雅歌塔克里斯多夫、澀澤龍彥、舞城王太郎……。」「都是沒聽過的冷門的作家呀!」這些作家的確不是很能拿來說嘴。但畢竟《惡童日記》也火熱過一段時間,大家還是記不住作者名字,當成冷門異色小說而已。

另一個讓我有共鳴的章節是「記者都在寫小說」,「採訪不等於也是短篇小說嗎?篇幅要考慮,結構要考慮,觀點要考慮,差別只是事實要查證。」我曾在地方電視台,擔任文史類節目的編導。編導工作類似記者,同樣要找題材、找受訪者、寫訪綱;不同是,新聞篇幅頂多兩、三分鐘,節目一集三十分鐘。每集都是一篇獨立的短篇小說,藉由人的故事來彰顯主題,傳承、創新、關懷、翻轉……。因為手上有節目,想深入哪個題材都方便,畢竟多數人看到攝影機還是會興奮,於是我盡情做自己感興趣的題材,大膽約訪,諸如信仰、藝術、眷村等題材,一個都不放過。當時心裡的確有「採訪不等於也是短篇小說嗎?」這樣的感觸。但在台灣,寫虛構小說沒人覺得你有前途,做編導,有個「導」字,好像很有搞頭,有一天可以變成李安。

資訊爆炸的時代,自費出版、數位出版、寫部落格、寫臉書,誰不是作家呢?在PTT上寫了一篇破十萬點集的文章,可以算是作家嗎?收了十萬元幫建商寫廣告文案,算是作家嗎?「不寫作的作家」愛好文學的小獸們聚在一起舔毛,算是作家嗎?不過文學這種東西,不就是為了打破定義而存在的叛逆嗎?還是不要想太多,寫就對了!

節錄

沒有誰一定需要誰,那只是一種修辭,不要被那種東西欺騙。
雖然有人對你說這些話,絕對比你一個人埋頭做不被這世界需要的作品好。到頭來,需要你的作品的人,其實只有你。
有人說,因為沒有想看的作品,才自己寫出來。那樣的依存關係才是真相。
作品所能做的,不過是像個朋友陪你一段時間,也許是閱讀的兩個小時,也許是寫作期程的兩個月、半年、一年、好幾年。如果以人能喝酒聊天解憂愁,直播共食打電動,其實連書都不需要。
文學不該吞噬我們的心靈,以崇高之名犧牲你的基本人權,如果以誰定義什麼才是文學,那我們的任務就是去突破、定義不是嗎?

《不畫的漫畫家》這部漫畫跳過「作品」的過程,幾個人渣自己組了一個畫壇,總在別人背後說:誰這麼年輕出道不過是運氣,在這種小雜誌出道沒自私,少年漫畫龍頭才是我該去的地方,給漫畫家做助手浪費時間,根本沒有發表(更沒有在畫)作品,但先開了部落格寫自己如何嘔心瀝血……
這是搞笑漫畫,笑到深處有辛酸。
這個世界上有專業的漫畫家,有同人出道的漫畫家,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說著「這個我用膝蓋就能畫出來」這樣的話,又名為不畫的漫畫家。
……
某個朋友以前是編輯,現在下崗了,但編過很多厲害作者。牠說有人對他自稱是作家,他問:「寫什麼書?」對方答:「還在寫。」我深深感受到,作家這種職業灌水充數、品質低落,連轉行的資深編輯都不敢質疑。以書籍、專欄、部落格、粉絲頁作為平台,只是載體不同,稱為作家當之無愧。但沒發表就自稱作家,「不寫作的作家」竟然也出現啦!

「寫小說比我們還辛苦。」採訪寫手工作結束後,說要介紹工作給我,我想也好,自己埋頭寫小說,不如有人付錢讓我見世面。後來我從電話訪問企業人士,做倒市井百姓貼身跟訪,一個求速度,一個求深度。
到了現在我總算知道,採訪不能寫的,其實比能寫的多。
難怪記者出身的海明威會發展冰山理論,八分之一在海平面以上,八分之七在水底。在採訪工作具體來說,一萬多字的逐字稿,只能整理八百字的報導。我在戲劇系寫過角色自傳,思考編劇沒能寫出來的設定,想像他人處境,是基本的演員功課。但角色自傳寫出來,不用考慮後座力,讀者就你和表演老師兩個人,最多加上導演吧。但報導也不見得意味就是真相,只是能夠「公開」的部分。
……
採訪不等於也是短篇小說嗎?篇幅要考慮,結構要考慮,觀點要考慮,差別只是事實要查證。而且這世道,我的書全部加起來有可能賣出一萬本嗎?免費的點擊率隨便就能破萬。但說數位內容要收錢?對不起,大家寧願去買貼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