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95):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岡田英弘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在學校讀中國歷史的時候,心裡總有很強烈的疑問:「他們到底去了哪裡?」所謂的「他們」指的是逐鹿戰爭中的蚩尤族人、牧野之戰後的殷人、晉國北方被稱為五胡的游牧人;金遼西夏人等等等等,那些被排除在漢人正統歷史觀之外的「他們」到底去哪裡了?而存在於正統歷史觀的主角民族,真的是我們嗎?

雖然有疑惑,但從未在任何地方看到這樣的觀點。直到有一天,在網路看到名為「韓國人編造的歷史有多瘋狂」的文章,讓我重新對「非漢史觀」產生興趣。文章提到,韓國人不僅把中國拜了幾千年的至聖先師「孔子」說成是自己的,連蚩尤、成吉思汗都說是韓國的,真是太過分了!更誇張的是,韓國教科書還把歷史領土劃到中國的土地上來,簡直忍無可忍!

相信有不少人還記得,關於「什麼都是韓國人的」的話題,當時還在媒體上喧騰好一陣子。正是這樣看似荒謬的事件,讓我找到了「他們」。原來那些被視作他者(蚩尤)的民族,在(非炎黃子孫的)鄰國被確確實實的當作是「我們」了呀!原來「非漢史觀」在世界某處被確實的寫成歷史!(我好興奮呀呀呀)

4nr30003sn2954076055
俄國人繪製的南宋地圖

《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是日本已故歷史學家「岡田英弘」大作。一脈相承於日本「疑古主義」蔑視派傳統,透過堅實的滿州史、蒙古史、中國史、日本史、韓國史等東洋史學背景知識,在全新史源考訂基礎上,建構起整套中國文明的歷史。從神話時代的五帝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四個現代化,一套嶄新又古老的歷史脈絡被重新梳理。透過重新講史,甚至再次定義「中國」。

IMG20181128105457

※※※※※※※※※※※※

◎ 書名:中國文明的歷史-非漢中心史觀的建構
◎ 作者:岡田英弘
◎ 出版:2017年12月

※※※※※※※※※※※※

下載 (1)
岡田英弘

岡田英弘 (1931 – 2017),出生於東京,一九五三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部東洋史學系。學術上專攻滿洲史、蒙古史。對於中國史、古代日本史、韓國史等各領域也多有鑽研。一九五七年,二十六歲便以《滿文老檔》研究獲得日本學士院賞。曾經留學美國與西德。曾任東京外國語大學亞洲與非洲語言文化研究所教授,並獲得同大學名譽教授。著有《倭國》、《世界史的誕生》、《日本史的誕生》、《從蒙古到大清》、《何謂歷史》、《現代中國與日本》、《蒙古帝國的興亡》、《這個擾人的國家──中國》、《為日本人而寫的歷史學》等。(資料出處:博客來)

本書共分為九章:「序章 民族的成立和中國的歷史」、「第一章 中國以前的時代──各種族的接觸和商業都市文明的成立」、「第二章 中國人的誕生」、「第三章 中國世界的擴大與文化變容」、「第四章 新漢族的時代──中國史的第二期」、「第五章 華夷統合的時代」、「第六章 世界帝國──中國史的第三期前期」、「第七章 大清帝國──中國史的第三期後期」、「第八章 中國以後的時代──日本的影響」。

※※※※※※※※※※※※

我覺得這本書最有趣的觀點有以下幾個:
一、最初的中國人是來自南方的夏人
二、「中國」是以皇帝為頂點的大型商業組織
三、漢字從跨語言的商用書面字發展成中國話
四、儒教與漢字文化圈的建立

除了以上四個基礎觀點的建立外,對於中國歷史的分期也打破慣常的朝代思維。作者將中國文明分為五個時代:中國以前的時代(?——西元前二二一年)、第一期(西元前二二一年——西元五八九年)、第二期(五八九年——一二七六年)、第三期(一二七六年——一八九五年)、中國以後的時代(一八九五年——)。

西元前二二一年秦始皇統一華北、華中,開啟中國史的第一期。之後直到西元一八四年黃巾之亂為止的約四百年間為前期,一八四年至五八九年隋再度統一中國為止的四百年為後期。

自五八九年隋文帝合併江南的陳、統一中國起,直到一二七六年元世祖忽必烈汗滅南宋、統一東亞為止的約七百年間,是中國史的第二期。當中,從五八九年起,直到契丹(遼)的太宗進入華北,滅後唐,取得河北省北部、山西省北部的「燕雲十六州」的九三六年為止,是第二期的前期,自九三六年至一二七六年為止是後期。

一二七六年南宋滅亡,北自北蒙古的喀喇崑崙,南抵南海為止的廣大東亞,全被涵蓋進以北京為中心的政治、經濟組織當中。從這一年開始直到一八九五年清朝敗給日本,放棄中國傳統的文化,朝著日本式近代化邁進為止,屬於中國史的第三期。之間約六百年間,以一六四四年滿州族的清朝入山海關、遷都北京的事件為界,區分成前期和後期。

節錄

現在的中國,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大多數都被分類為「漢族」。其他所謂的少數民族則分為壯族、回族、維吾爾族、 彝族、藏族、苗族、滿族、蒙古族等。這樣的區分方式看起來好像有一個名為漢族的單一民族,但其實只是與少數民族對照之下的結果。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的日本,日本人全都是天照大神子孫的思想成為正統。中國人模仿這樣的作法,主張漢族全都是繼成神話中最初的帝王——黃帝血脈的子孫,產生了中國是相當於「黃帝子孫」的「中華民族」的國家,這樣的概念。這是一八九五年,中國在日清戰爭中敗給日本,決心近代話、西歐化之後的事;在此之前,就連現在被稱作「漢族」的人們之間,也不存在屬於同一民族的連帶感。
取代「血脈」、「語言」的身分認同而存在的是,使用「漢字」這個表意文字體系的溝通交流,其適用的範圍就是中國文化圈,參與其中的人就是中國人。

根據文字世界獨特的理論所開發出來的漢字組合,也就是所謂的熟語高度的發達,壓迫了借用方原本就未發達的口語詞彙,阻礙了情緒方面語彙的發展。結果更直接促進了熟語的借用,形成惡性循環。再加上漢字原本就不適合抽象表達,這使得中國人幾乎不可能自由表達情感。
然而,這種現象並沒有發生在採用其他表音文字,或是採用了漢字卻與表音文字混和的種族,也就是蒙古族、滿州族、朝鮮人、日本人身上,因而在此存在著大量可以細膩表達情慾的語彙。相反地在中國,就連《紅樓夢》這種小說,當中也幾乎看不到表達情感的文字,從頭到尾都是描寫具體的事物與行動。

白蓮教是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沃教)體系的民間宗教。教義主張這個世界是光明的善神陣營和黑暗的惡神陣營對抗的戰場,在時間的終點,光明將戰勝黑暗,與此同時,世界毀滅,然而在此之前將出現救世主,拯救光明的信徒,帶來幸福。一三五一年的紅巾之亂世從河北的中國人韓山童預言世界即將因發生大戰而毀滅,救世主就要降臨開始。韓山童雖然遭到逮捕,但他的兒子韓林兒脫逃。後於一三五五年,韓林兒在毫州(安徽省毫州市)成立紅巾軍的中央政府,即位自稱大宋皇帝小明王。
根據白蓮教的用語,救世主被稱為「明王」,代表是身為光明善神,抵抗黑暗惡神的王者。(中略)一三六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朱元璋在南京舉行即位大典成為皇帝,定國號為大明(明太祖洪武帝)。「大明皇帝」的稱號是相對於韓林兒的「小明王」,而「大明」又代表太陽。這就是明朝的建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