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86):怪物/倪匡

在我國中的時候,如果你讀過幾本倪匡的「衛斯理傳奇」,那可算是相當前衛的一件事。再有甚者,每本通讀,且能聊上幾段劇情、評點幾個角色,可是會被當作神童看待。然而,最高級,無非是將整套「衛斯理傳奇」擺在書架上,來訪的同學簡直想馬上重新投胎,當你家的孩子。

倪匡所創造的衛斯理,在當年就是這麼驚人的存在。

然而,當倪匡筆下世界發展越來越龐雜,與衛斯理並駕齊驅的原振俠醫師亞洲之鷹羅開……等也都紛紛擁有獨立系列故事後。不少人認為,倪匡筆下的劇情越來越俗套(反正到最後,所有解不開的謎團都推給外星人就好了);人物也越來越趨同,不少人漸漸失去追下去的動力。

無論如何,倪匡創造了精采絕倫的冒險世界、令人印象深刻的的有趣角色,以及讓人反覆回味的經典劇情,可說是影響力巨大的華文小說家。前些日子,我在網路上不經意看到衛斯理小說,閱讀幾個章節後,便興起到圖書館借幾本實體書,重新再看衛斯理的念頭。本次閱讀的《怪物》講述電腦逐漸脫離人類掌控,最終變成怪物的故事。在那個網路不如今日普及的年代,想表達電腦擁有自我意識,且確實能夠害人的恐怖點子,並不是很容易,但整篇讀下來,覺得非常精彩,不虧是國中時我最喜歡的系列小說。

IMG20181004092333

※※※※※※※※※※※※

◎ 書名:怪物
◎ 作者:倪匡
◎ 出版:1990年10月

※※※※※※※※※※※※

maxresdefault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資料來源:博客來)

《怪物》一共分為自序與一到十四部。篇幅218頁,算是中篇小說的規格。本書為「衛斯理傳奇」第84本作品。

※※※※※※※※※※※※

衛斯理系列有我很喜歡的兩個創作技巧。

第一是「掩蓋小說創作時間」的手法。這是甚麼意思呢?一般第一人稱小說喜歡用現在進行式,彷彿讀者眼睜睜看著作者「正在」經歷這些故事。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即便作者講述的是真實故事,也必然是在事件發生後,才有機會拿起紙筆紀錄。因此有另外一種「比較真實的」第一人稱小說的手法,那就是讓你清楚知道他是事後寫成。比如,文章中會出現諸如「如果當初我做了錯誤決定,現在就絕無機會把這個故事告訴大家」的句子,讓你明白他早就知道事情的結局是甚麼,只是還沒講到而已。甚至他還可以在「回憶」(創作)過程中加入反省。而衛斯理系列小說,則是融合了這兩種寫作法。在需要快速推進的劇情中,採用第一種「實況直播」的方式;而在需要故布疑陣的曼劇情中,則採用第二種「事後回顧」的方式。這種手法我自己是很喜歡的。

第二是「離開主線進入旁枝,找到關鍵證據再回來解謎」的劇情安排。這種劇情結構的技巧,其實在很多推理小說都會用到,但衛斯理系列小說的這類情節通常都會有點恐怖,製造出那種看似陷入危機,但最後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讓人感覺很興奮。在《怪物》裡,指的就是第十一到第十三部這三個章節的部分。在遠離文明的荒無人煙,捨棄名字的電腦專家們過著石器時代的生活,光想像這個場景就覺得既恐怖又吸引人。每部作品的巧思所在,就在這旁枝處。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節錄

※因標點符號使用習慣不同,以下節錄中的『』,皆以「」取代。

「現代化的大廈,就像是一團團皺了的紙,團在一起,看不出甚麼來,可是一展了開來,卻有意想不到的許多空間。有的空間看得到,有的空間看不到,有的空間,在大廈造成之後,就再也沒有重現——除非到這座大廈被拆卸,複雜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
良辰美景聽的時候,聽得很用心,可是陳氏兄弟一住口,她們就口舌不饒人,兩人用她們的方式反駁:「聽聽他們說些甚麼?竟叫人聽不懂,深奧到了這種地步,不就是因為他們各人有一幢大廈嗎?還好他們的大廈只有六十層高,要是有六百層,講出來的話,就成了天書了!」

我霍然踏前一步,雙手齊出,先抓住了那兩個警員的後頸——這種手法,扣緊了人頸後的幾個穴道,可以令人在一剎間,變得十分軟弱無力。
接著,我雙臂向後一縮,已把那兩個警員,自電梯中直拖了出來,那時,他們自然,也以鬆開了手中的皮帶。
然後,我再踏前,手指彈出,彈在那阿拉伯男人的臂肘的「麻筋」之穴,這一彈,會令得他強壯的手臂一陣發麻,有一個短暫的時間,使不出勁來。
而那個中國男子,顯然已完全失去了反映的能力,所以要用我的左手,把他拉出來,而在把他拉出來的同時,我也退出了電梯。
這時,情況已稍微明朗一點了——電梯外有許多人,電梯中,只有那一男三女阿拉伯人,和兩隻還在亂鑽亂拱,不受控制的搜尋犬。
任何人都可以在那個阿拉伯男人的神情上,看出他正在盛怒之中,他先是向我狠狠瞪了一眼,然後,略有不信的神色,忘了他自己的手臂一眼。顯然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想把那褻瀆了他姬妾的男人箍死的,怎麼會突然之間就鬆了手。
而實際上,這種利用彈中麻筋而使對方的臂力消失的動作,在中國武術之中,簡直是小兒科之至的事。

成金潤歎了一聲:「這位是大名鼎鼎的衛斯理。」
那人「啊」地一聲,竟然十分不禮貌地把臉湊到離我十分近的距離,盯著我看,又道:「真怪不得,難怪他有這樣的見解。」
成金潤又道:「你別瞎纏了,他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幹甚麼事。」
那小伙子卻一再為我辯護:「他知道。他就指出,你手中的手電筒,和不知多少生產線,發生過關係,每一個過程,都可能和指揮編排生產程序的電腦系統有關,也就是說,和所有的,世界上所有的電腦系統,都有過串通的密切關係——」
小伙子說到這裏,其餘的人,發出低沉的驚呼聲,成金潤的驚呼聲最高。他不但驚呼,而且立時一揮手,把電筒向外直拋了出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