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85):什麼是政治行動/帕特里斯‧卡尼維

選舉又快到了。生活中頻繁接觸的同事、朋友,甚至街邊小販,大家都熱衷地聊著各式各樣的政治(最多圍繞在柯P和韓總身上)。其實這麼說好像也不對,大家日常就聊著政治不是嗎?無論是重要的國際運動賽事、農產品滯銷、國內觀光旅遊旺季、甚至教育政策的改變,大家在生活中幾乎無時不刻談論政治,生命的本質,說是被一連串看似永不中止的政治話題堆疊起來也不為過。

然而,談了那麼多政治之後,我們真的了解政治嗎?

本次「閱讀計畫」要介紹的書,便是由法國里爾第三大學哲學系主任——帕特里斯‧卡尼維所撰寫的《什麼是政治活動?》。哲學書果然不免俗地用詞生僻、文句冷硬,翻譯成中文,一股濃濃的機械味始終飄散在字裡行間,讀起來讓人昏昏欲睡。但為了搞懂究竟政治活動是什麼?搞清楚「當我們在討論政治時究竟我們在討論什麼?」,還是硬著頭皮讀下去。我不會說「習慣了之後反而會喜歡這種文風」這種違心的話,但耐著性子讀下去,的確是能收穫良多。

IMG20181004092349

※※※※※※※※※※※※

◎ 書名:什麼是政治行動
◎ 作者:帕特里斯‧卡尼維
◎ 出版:2016年12月

※※※※※※※※※※※※

csm_patrice_canivez_cde7645ebe
Patrice Canivez

帕特里斯.卡尼維(Patrice Canivez)法國里爾第三大學教授,同時擔任哲學系(人文研究中心)主任,以及魏爾研究所(Institut Eric Weil)所長。

本書分為兩大部分,「什麼是政治行動?」與「文章與評論」。「什麼是政治行動?」分為四個章節,分別是「導論」、「政治行動的概念」、「政治行動的場域和難題」、「行動與討論」。「文章與評論」則是選了兩篇文章來做討論,分別是,亞里斯多德的《民主與公義》以及艾瑞克‧魏爾的《世界社會與國家》

※※※※※※※※※※※※

我們所謂的政治,其實有兩種相對立的定義。第一種認為政治是有關於征服、權力執行以及維持的所有活動;第二種認為政治就是透過討論來解決問題。然而權力和討論的對立過於鮮明,並不符合實際的情況。無論是透過權力還是討論,政治行動的最終目標是「同意」與「匯集」。隨著權力技巧的現代化,本來作為最低限度的「同意」,經過規範化及紀律化,使權力具備了「生產性」,以此為基礎,權力不僅能夠下達命令、進行懲罰,還能塑造個體,使之順從。

馬克思‧韋伯將現代國家定義為合法的暴力壟斷。暴力壟斷取消了封建貴族、地方行政單位首長使用暴力的能力。由於暴力壟斷的特性,強行將黑社會、私人民兵和軍閥定義為非法存在,以保持暴力壟斷的完整性。剝奪公民之間使用暴力的權力,並加以制度化。使得現代國家的政治面貌,產生了「唯有揚棄暴力才有可能透過討論來完成政治行動」的基本特徵。

十八世紀以來,國家、社會與社群明顯分化,使得政治行動的場域不僅限於國家,更是由國家、社會與社群之間的互動來定義。也就是說,具備政治行動實況的不是只有一種,而是有三種。而且這三種場域都是由具備明確行動的各種問題構成。

◆ 國家:權威的制度化、一種能集體執行合議行動的組織。
◆ 社會:生產、服務與交換的領域;透過印刷、視聽媒體、社交網路形成民意的地方。
◆ 社群:對「福祉」與「歸屬感」有共識的集體。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節錄

政治行動從來就不單純,因為它發生在權力衝突的社會。行動在滿足部分基本權利的同時,也損害了其他同樣重要的權力。以安蒂岡妮為例,相對立的是家族權利和城邦權利。就哲學上來說,這意味著對某一方而言,行動永遠備受指責。
若我們探索到底,就出現了行動本身與行動評價的對立。一邊是經過決策、根據個人主觀確認而投入的行動,另一邊是檢測所有有效行動之缺失的道德判斷。遭受質疑的是在行動合法性中,普世和個人之間的關係。所有的個人立場都有可能被普世論點合理化:去打仗,就是準備為國犧牲;拒絕戰爭,就是向世界大同更邁進一步。這兩種立場都可以合理化,沒有一方是絕對的。愛國主義可以被操控,為征服者的民族主義服務,和平主義則放任極權暴力氾濫。但是,如果這兩種立場無法絕對合理化,那是因為援引的普世論點無法解釋任何特定立場。行動因我們決定如此而被合理化,或者我們避開所有具體承諾,採中立態度,因為這是唯一能保持原則純粹性的方式。表現在政治上,就是決斷論和抽象道德主義之間的對立。一方面,行動者決定什麼才合乎其自身的權威,但要冒著失去現實性的風險。另一方面是對所有權力的道德批判,同時帶有對實況的蔑視。

自黑格爾的法哲學以來,國家與社會之間區分則是斐迪南‧滕尼斯(Ferdinand Tonnies)的探討主題,多數當代作家也曾以不同的形式加以討論。因此,具備政治行動的實況不是只有一種,而是有三種。政治行動的場域並不僅限於國家,而是由國家、社會和社群之間的互動來定義,此一場域由具備明確行動的各種問題構成。
這三種領域可以有不同、甚至相反的解釋,因此,它們之間的連結更需要加以詳述。關於國家,有兩種思想傳統。首先是從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盧梭、直到黑格爾的傳統,認為國家就是公民社群,公民是國家的成員,他們不僅服從權威,也參與政治行動和決策。第二個傳統則認為,構成國家根本的是權威(權威意指「強迫力」)的制度化。國家是一種治理工具,取決於軍力、行政法規,或是傅柯所謂的紀律部屬,因此,我們可以將國家定義為對人民或領地的治理,或是能喚醒集體意識與處理問題的機構總和。就此一意義而言,國家是一種能集體執行合議行動的組織。
社會一詞,我們可以將它理解為整個社會或一個具有特定目的和有限成員的社會。整個社會包含了所有人類的活動,但是這個領域可以有兩種意義。首先,社會就是生產、服務與交換的領域,是一個具備社會工作的組織。由此,我們區分出傳統社會和現代社會。在傳統社會裡,滿足需求的方式和社會分工皆依循傳統;現代社會的原則是各種形式的進步,包括科技進步、經濟成長、生活物質條件的改善。其次,公民社會是一個進行社團活動、非政府組織與公民行動的地方。因此公民社會不僅是與社會分工有關的整體活動,也是民意透過印刷、視聽媒體、網路和社交網路而形成的地方。
社群的定義取決於歸屬感,或是對「福祉」的共識。首先,建立在歸屬感知上的社群,與透過外部協調來活動的社會是截然不同的。歸屬感可能與共同的傳統有關,例如道德、宗教、藝術、政治等;歸屬感也可能因為共同執行一項活動或行動而產生。其次,社群建立在對福祉的共識之上。但是,「福祉」這個概念必須加以解釋。事實上,「福祉」可以指追求個人或群體之幸福或救贖的所有目標,但也可以是行動的調節規範:前者定義了行動的最終目的,後者則詳細指出如何去做。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之後的當代政治思想傾向於第一種含義來區分社會與社群。根據羅爾斯的政治自由主義,社會是一種合作系統,其結構建立在正義原則之上。這個社會包含各種社群,這些社群對於所謂「美好生活」(也就是能讓人類自我實現、發現潛力、達到幸福狀態的生活模式)的福祉概念有各自的定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