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83):朱鴒漫遊仙境/李永平

閱讀《朱鴒漫遊仙境》的過程中,我回憶起十多年前的某個夏季。

當時我還是大學生。利用暑假,參與南部某鹽場的測繪工作。那鹽場所在的地方,是個偏僻荒蕪的濱海小鎮,人口外移、了無生氣。如果想去便利商店,就算騎摩托車也得花上幾十分鐘。我和同學們像是被遺棄在世界盡頭般,每天日出測量古蹟、日落回住所繪圖。與世隔絕,時間長達一個多月。

在那一個多月中,我讀了村上春《海邊的卡夫卡》、JK羅琳《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夢枕貘《幻獸少年》以及龍應台《野火集—二十周年紀念版》。由於濱海小鎮的時光流淌異常緩慢,閱讀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下來。一字一句,彷彿刀刻般沁入腦袋。也因此,這幾本書便成為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批。

尤其是《野火集》。

當初在冰冷堅硬的通舖木地板上,我靠著牆捧著書,就著窗外正午日光,書中的一字一句彷若鋒利刀刃,將我身為台灣人的原有的自豪感,一片片從剝削下來。恥辱、痛苦、不安、徬徨。原來我身上流淌著如此醜陋族類的血液,原來孕育我的母土祖國是如此被我們自己所踐踏侮辱。從那天起,我再無法用原本的眼睛來看自己,來看社會,一種嶄新的帶著批判的改革思想,將我重新啟動了。

閱讀《朱鴒漫遊仙境》的過程中,我不斷回憶起十多年前的那個夏季,當我第一次閱讀《野火集》,那種因覺醒而痛苦,也因覺醒而快樂的感受;那種無地自容的羞愧感,與試圖改變社會的熱血澎拜。作者以七個小學二年級女生看似童趣的冒險故事,揭露比《野火集》更露骨、更寫實的社會不堪面,在我看來,《朱鴒漫遊仙境》無疑是更血腥也更童趣的《野火集》。

IMG20180906104247

※※※※※※※※※※※※

◎ 書名:朱鴒漫遊仙境
◎ 作者:李永平
◎ 出版:1998年5月

※※※※※※※※※※※※

20170907181314-a2369ee6a469986b79ed0042a611d9b4-desktop

李永平,一九四七年生於英屬婆羅洲。中學畢業後來台就學。國立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留系擔任助教,並任《中外文學》雜誌執行編輯。後赴美深造,獲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比較文學碩士、華盛頓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曾任教於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系及東吳大學英文系。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教授。著有《婆羅洲之子》、《拉子婦》、《吉陵春秋》、《海東青:台北的一則寓言》、《朱鴒漫遊仙境》及《雨雪霏霏:婆羅洲童年記事》。譯作包括《上帝的指紋》、《曠野的聲音》、《輓歌》、《紙牌的祕密》、《聖境預言書》、《大河灣》、《幽黯國度》等。

《朱鴒漫遊仙境》分為七個章節,分別是「漫遊之一 七蓬飛颺的髮絲」、「漫遊之二 父與女」、「漫遊之三 驪歌滿城」、「漫遊之四 夏日飄起女兒香」、「漫遊之五 一場成人遊戲」、「漫遊之六 群玉山頭」、「漫遊之七 遊仙窟」。

※※※※※※※※※※※※

本書所描繪的故事發生於民國七十八年春末,暑假前夕,七個天真爛漫的小學二年級女生,放學後,結伴遊覽西門町,經歷了永難忘懷的一夜。在八歲大的同學朱鴒帶領下,這群小姑娘相約暑假上街遊玩。她們許下宏願,要在暑假期間逛遍紅塵十里的台北城,徜徉在這座百戲紛陳變幻萬端的大舞台上,浪跡一夏,探尋人世的種種幽秘,觀覽都會中的千樣繁華。

 

節錄

「理髮小姐月入二十萬!」葉桑子慘叫一聲,瞪著眼睛望著滿街旋轉閃爍的理髮廳三色燈,只管愣愣發起呆來:「我爸爸是留日碩士,今年四十二歲了,在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稽查科當科長,每個月薪水才五萬多呢。」
「二十萬!」柯麗雙睜大了眼睛:「我在中山北路酒店賣花,玫瑰一枝賣一百元,一家一家酒店走進去賣,請求喝酒的客人買枝花送給坐枱小姐。我走到腳痛,整個晚上還賣不到五十朵玫瑰花呢,還好常常碰到年紀比較老的客人,出手比較大方,小費給得多,只要讓他抱一抱,只要讓他在那個地方——在那個地方,讓他摳兩下——」結結巴巴,柯麗雙說不下去了。臉一宏,她縮起脖子垂下頭來,忽然咬緊牙關一連打了五六個寒噤,伸出雙手攏起小藍裙的下襬,緊緊夾住兩條腿兒,怔怔坐在花壇上,不吭聲,只管仰起臉龐睜著兩隻漆黑的眼瞳,眺望滿城高燒的七彩燈火,好半天才哽咽說:「有時候我實在受不了,就哀求向我買花的酒店客人:『伯伯,我今年才八歲,請你不要用手指摳我那個地方,我長大後還要結婚生孩子。』」

林春水一臉委屈,邁出皮鞋大步走到舞臺中央,面對滿場男女老少觀眾,朝游政雄議員深深三鞠躬:「政雄兄啊,老百姓告清火伯搞牛肉場,請小姐在馬路邊跳脫衣舞,實在是莫須有啊。請您睜大眼睛看一看,我們三十六位臺芬公主,身上穿的都是歐米日本高級名牌仕女內衣內褲,有哪一位把她的毛露出來?只要有一位公主露出一根毛,我林春水今晚就天打雷劈,全家死光光!楊警官說我們公主有露毛,呵呵,楊警官是孫悟空啊,額頭上長著兩粒火眼金睛啊,能夠透視小姐的內褲啊?笑死人哦!游議員,請您睜大眼睛仔細看看我們三十六位公主的身體,有沒有露出一根毛呢?在場的父老兄弟,請你們也把脖子伸出來,盡量看,仔細瞧,別不好意思。」
「明明有露毛嘛!大日頭下,烏溜溜亮晶晶的挺鮮明、挺顯眼的,那些個小姐的皮膚又生得特白,越發襯托得黑是黑白是白,黑毛白膚,叫人看了不臉紅心跳就不算男人——」楊警官躊躇了起來,遲疑了兩三分鐘才慢慢吞吞伸出脖子,瞇起眼睛,瞧瞧臺上那一排三十六個挺胸翹臀傲然竚立的公主,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只管搔搔頭皮摸著腮幫。沉吟著。忽然靈機一動,回頭望望舞臺下蹲著的好幾百個小學生:「小朋友,你們好!放暑假快樂不快樂啊?小孩子不會撒謊,眼睛也比較尖。你們老實告訴警察伯伯,有沒有看到臺上那些大姊姊露出身體下面的毛?」
「有看到毛!」全場小學生扯起嗓門轟然回應。

「幹!妳們四十年前是光著屁股逃來咱寶島的!」
「放屁!我們是捧著黃金來的!那時你們窮得連大人都穿開襠褲哩。」
「幹妳娘!妳們這些阿山婆最會黑白亂講。」
「放你爸的屁!你們才胡說八道。」
青天白日大旗飄揚之下,一群中年男女氣呼呼站在街頭對罵。
七個小女生甩著滿頭蓬飛的髮絲,追逐著,奔跑在中山南路紅磚人行道上,猛一征,齊齊煞住腳步,豎起耳朵仔細聽了聽。「他們好像在爭論誰光著屁股,誰穿開襠褲!」娃兒們滿臉訝異、手牽手站在路肩上又凝神傾聽了一會,面面相覷:「那些男的口口聲聲說,女的光著大屁股,而那些女的卻說,男的穿開襠褲!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一群大人要在街上吵著那樣大聲呢?」七月的大太陽白花花灑照在林蔭大道上,木葉間成群蟬兒爭相鳴唱,知知知,噪鬧出一片夏日風情。踢踢躂躂,放暑假的小學生們趿著各色涼鞋,跳躥出大街兩旁條條巷弄,一路呼朋引伴,往大人們相罵的地方飛跑過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