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76):航:破浪而來,逆風中的自由第三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作品集/東南亞移民工

說起東南亞文學,相信多數人都是十分陌生。我知道越南的經典文學作品《翹傳》以及被稱為泰國紅樓夢的《四朝代》,但也僅停留在看過簡介/導讀的狀態,從沒機會拜讀。

說起來,台灣無論從人種、地理、文化上來看,都是東南亞大家庭的一份子。幾十年來,來自東南亞各國的移工早已是日常光景;在台灣落地生根的外籍配偶及新二代們,增添新鮮的文化血脈。我們理應非常理解東南亞,因為我們就是東南亞。但事實上,我們彼此卻是如此陌生,沒有共同的故事。

《航:破浪而來,逆風中的自由第三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作品集》是一本作品集,收錄東南亞移民工投稿的文學獎得獎作品。參賽者來自泰國、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地,皆為在台灣工作、生活或定居的東南亞人士。他們用自己的筆講述屬於他們族群的故事。同樣的台灣、不同的生命經驗,一篇一篇的作品,構築起我們和他們之間的共同故事。

IMG20180825112637.jpg

※※※※※※※※※※※※

◎ 書名:航:破浪而來,逆風中的自由第三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作品集
◎ 作者:東南亞移民工
◎ 出版:2016年09月

※※※※※※※※※※※※

二○一五年,臺灣約有五十八萬名外籍移工以及十六萬名外籍配偶,意即,在臺灣每三十二人之中,就會有一位東南亞移民或移工。她/他們是共同居住這塊土地不容忽視的第五大族群;她/他們做你我不願做的底層勞動,支撐台灣基礎建設;她/他們長時間協助我們照護家中的老病殘,無眠無休;她們許多人是我們新生下一代的母親。

移民工文學,是以新移民(外籍配偶)與移工(外籍勞工)為主體,所生產出來的文學。這些人的文化與生命經驗,豐富了台灣,而她/他們的書寫,亦是台灣文學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移民工文學獎的舉辦,即是為了鼓勵、並留下這段可貴的歷史。藉由以新移民、移工為主體所生產的文字創作,呈現異地漂流(移工)、兩個故鄉(新移民)、雙重血緣(二代)的文學風貌。(資料來源)

《第三屆移民工文學獎得獎作品集》主要分為「第三屆得獎作品」、「遺珠作品」、「新二代說媽媽的故事」三個部分。 「第三屆得獎作品」收錄 〈海浪之歌〉、〈LIR ILIR〉、〈擘裂〉、〈前輩〉、〈遺忘與回憶〉、〈遊子的年節〉、〈向星星許願〉、(菲律賓)等七篇作品;「遺珠作品」收錄〈西貢陽光──四季、妳和我〉、〈回臺北的火車〉、〈我是越南人〉、〈無題〉、〈沖繩海灘上的曙光〉、〈海洋之奴〉等六篇作品;「新二代說媽媽的故事」收錄〈緬梔樹下的笑容〉、〈我的超人媽媽〉、〈泰國趣〉、〈我所認識的菲律賓〉、〈印尼,我第二個家〉、〈「都可以」媽媽〉、〈再見母親,母親再見〉、〈來一盤生菜春捲吧!〉、〈遊子吟〉共九篇作品。

※※※※※※※※※※※※

我們都生活在同一顆星球上,但由於文化不同,即便面對相同事物,還是會產生不同理解。想打破現有認知框架,理解不同文化,透過文學作品是一個很好的方式。閱讀本書,我們能輕易跨越語言與偏見的障礙,直接感受東南亞移民工內心的所思所想。

從文字中,我們能觀察到伊斯蘭的宗教精神,是如何在印尼籍移民工的生活中展現;明白離鄉背井的異鄉人,是如何忍受孤獨與不安,與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同事,並肩完成工作;我們知道越南籍的學者在台灣求學的苦楚;明白新二代在不同文化之間如何適應、如何融合。才知道,我們可能曾輕率地認為「不重要」或「很簡單」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卻是難以克服的巨大挑戰。比如吃一頓不違背教義的食物。

台灣社會向來強調多元文化的重要價值,這當然與多次大規模移民的歷史記憶相關。不同族群來自不同文化背景,唯有透過理解、包容,才能在這座島嶼上,創造出屬於大家的未來。現在,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人口數(65萬)已超越原住民人口數(56萬),形成台灣重要的組成部分。如何透過文學交流,建立起新的文化樣態,這將是下一階段的重要課題。

節錄

「多兒哥,你在齋戒嗎?」同一個工廠的同學問道。
「感謝主。」
「哥,最近很熱耶!加上我們每天加班到晚上十點,我都沒有體力齋戒呢。」
對於哈基姆的話,我只能微笑回應。不過他的話,讓母親繃緊的嚴肅神情,再次閃過我的眼前,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
「你又取消齋戒了?」母親雖然輕聲的問,但聲線卻很低沉。
我點點頭,低頭看著因為漫長夏天而破裂的地板,不敢直視她尖銳的眼神。
母親並沒有罵我,只希望我能繼續齋戒。當時,七歲的我很訝異,母親怎麼不責怪我?於是喝完清涼的冰甜茶後,我繼續齋戒。只是,現在台灣正是炎熱的夏天,天空就向運轉中的烤箱一樣,悶熱的空氣使皮膚和咽喉更加乾燥。午餐時間,同學貪婪吞噬便當的樣子,對正在齋戒的我也很困擾。為了保持冷靜,我立刻打開水龍頭,先洗把臉,準備跟祂對話。
「請再給我堅持的力量吧,為了她 ……」

從台灣回到家鄉一個禮拜後,思念隱隱作祟。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會懷念過去,尤其是當現在無法再繼續時。像我一樣,開始思念王老太太的存在。
「姐,奶奶好嗎?」我用Line詢問老太太的新看護,那位取代我的人。
「感謝真主,她很健康,一切都好。」
「奶奶會不乖嗎?」我試探的問。
「不會啊,如果她晚上睡不著,我會躺在她的身邊,撫摸她的頭髮,直到她舒服睡著,我才回到我的床上睡覺。」原來,這才是讓老太太好好睡覺的方法嗎?我是問自己,自己曾經這樣做過嗎?沒有,一次也沒有。我只是顧著自己的事,躺著玩電子產品。偶爾才瞄一下老太太的床,確認她睡著了沒,就算她還沒睡我也不管她,心理只管想著,只要時間一久,等她睏了自然就會睡著。
「妳知道嗎?梅爾?奶奶現在看起來比較胖耶。」雇主說,奶奶看起來比較有精神。
我沒有回應雇主,只是發送幾張「感謝上帝」和「耶!」的貼圖作為祝福。
是的,我忘了怎麼盡責工作,忘了如何給予面對臨終的人安慰,猶如面對老太太的生命。我覺得我在台灣做的每件事都失敗了,未能珍惜跟老太太在一起的時光,建立錯誤的人際關係。但這一切都不是白費,反而給了我教訓,一個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教訓。

「阿威,快去拿淨水。我們一起馬格里布祈禱再接著念《古蘭經‧雅辛章》,躲避蘇力颱風的危險。」Mas Bashir在宣禮前對我說道。
「好的,Mas,我先做小淨。」我快速離開Mas Bashir,先進行我的潔淨儀式。
馬格里布祈禱、念《古蘭經‧雅辛章》完畢之後,外面的風雨越來越大,大多數在場的漁工正在開會,討論情況不甚樂觀的漁工權利與雇主責任。此會議由FKPIT(台灣印尼海員組織)主導,這是一個位於南方澳漁港的漁工組織。FKPIT自己租了這個地方,作為Baitul Muslimin清真寺,沒有接受任何印尼政府的補助,FKPIT向漁工們募集熱心捐款來承租清真寺,以幫助受困的漁工,並不定期舉辦活動。
FKPIT的存在,成功抑制了被稱作3M的漁工壞習慣。所謂的3M是爪哇語的Mendem、Main以及Medok。Mendem指的是酒鬼;Main是愛賭博;Medok形容愛玩女人。3M已成為漁工的刻板印象,艱苦的海上生活,讓許多漁工養成如喝酒,賭博和玩女人來發洩情緒的習慣。但並不是每一位漁工都是如此。加入FKPIT後,喚醒了南方澳漁工的心靈,讓漁工們在沒有出海時,能進行與信仰有關的活動以及踢足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