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75):波拉農廣場/宮澤賢治

東日本大地震之後,演員渡邊謙為鼓舞同胞能勇敢再起,所朗讀的一首《不畏風雨》,一時間傳遍全球,成為一首足以代表日本人的詩。這首詩質樸率真、單純透明,正如它的作者宮澤賢治一樣。

除了《不畏風雨》,宮澤賢治家喻戶曉的作品還有《銀河鐵道之夜》。那是一本講述主人公喬凡尼與卡帕涅拉乘坐星際列車在銀河各處冒險的精采故事。然而今天要介紹的不是《銀河鐵道之夜》,是與《銀河鐵道之夜》、《風之又三郎》並稱中篇代表作的《波拉農廣場》。

「伊哈托夫市一個地名。它確切的地點,是在大克勞斯和小克勞斯耕種的原野上?少女愛麗絲造訪的鏡中王國?還是特潘塔沙漠的東北角、伊凡王國最遙遠的東邊?其實,在作者的心象中,這樣的理想國度,就真實存在於日本的岩手縣。」

這句印在《波拉農廣場》故事開始前,宮澤賢治的話。代表作者希望自己筆下的伊哈托夫市能與《安徒生童話》的大克勞斯與小克勞斯、《愛麗絲鏡中奇緣》的鏡中王國、《新月集》的特潘塔沙漠、《傻子伊凡》的伊凡王國等傳說之境相提並論,成為人類精神世界的樂園。而本書故事發生的舞台—波拉農廣場,便是在這個樂園的一角。

IMG20180825112651

◎ 書名:波拉農廣場
◎ 作者:宮澤賢治
◎ 出版:2015年09月

0369303351AC94C817

宮澤賢治(1896~1933),出生於日本岩手縣花卷,畢業於盛岡高等農林學校。宮澤賢治雖出身於富商之家,卻相當同情農民的處境,畢業後並未繼承家業,先是在花卷農學校擔任教師,之後成立羅須地人協會,致力於農業技術的改良與指導,並希望將音樂與藝術帶進農民的生活之中。但在理想實現之前,宮澤賢治就因過勞和肺結核造成健康惡化,於37歲辭世。

宮澤賢治的作品包括為數眾多的童話與詩,多數並未在生前發表。直到過世之後,他的作品才被有系統地整理出版,並選入日本的中小學課本中,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作家。作品有《銀河鐵道之夜》、《風之又三郎》、《不要輸給風雨》等。

《波拉農廣場》共分為六章,分別為「一、走失的山羊」、「二、三葉草花燈 」、「三、波拉農廣場 」、「四、警政署 」、「五、三得多市的毒蛾 」、「六、風與草穗」。此外,還特別收錄了「不畏風、不畏雨」以及「宮澤賢治最後的一封信」。

【宮澤世界的人與人】
在小說中,作者如何描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第一重要的。宮澤賢治筆下,人與人的關係存在著為對方著想的禮節,交流時的直爽開朗,即便對方說的是謊言,在還沒查明前大家也都把那當成真事,認真看待。這種神奇的文字特質實在難以言喻。以下摘錄主角雷歐諾第一次與法傑羅見面的場景,讓大家感受一下:

「啊,有人從那邊走過來了,應該是那個吧?」
我轉過頭去,望向那孩子所指的方向。
「是法傑羅。旁邊那是山羊嗎?」
「沒錯,一定就是那頭山羊。因為這個時間,法傑羅應該不會帶著羊來這裡。」
那確實是一頭羊。但也有可能不是我的羊,或許是別人打算帶著去隔壁村子賣的,於是我往前走到路標附近想看個仔細。牽著羊的是一個年約十七歲的孩子,臉頰通紅,上身只穿了紅色背心。他將一條皮帶套在那頭可能是我的羊的脖子上,手握皮帶,微笑著向我走來。看來,那應該是我的山羊沒錯,但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明,於是停下腳步。那孩子也停了下來,向我行了個禮。
「這頭羊是你的吧。」
「看來好像是呢。」
「我一出門就看見牠孤伶伶的,似乎是迷了路。」
「原來羊也像狗一樣,會記得自己走過的路啊。」
「當然囉。來,還給你。」
「真是太謝謝你了。我臉都還沒洗就急著跑出門了。」
「你從很遠的地方來嗎?」
「是啊,我住在賽馬場。」
「是在那個方向嗎?」
這孩子取下山羊脖子上的皮帶,同時望向麥田另一頭的合歡木。太陽很大,整排剛長出翠綠新芽的合歡木被曬得閃閃發亮,輕輕搖晃著枝葉。
「你從好遠的地方來呀。那我就先走一步,再會了。」
「啊,請等一等。我想送你什麼東西,但現在身上什麼也沒帶。」
「不用了,我什麼都不缺。而且牽羊散步還蠻有趣的。」
「這樣我心裡會過意不去啊。對了,你喜歡這個鍊子嗎?」
我想懷錶就算沒有鍊子應該也沒關係,於是將錶鏈取下,想送給這孩子。
「不用了。」

看完主角與配角初次見面的場景,你是否跟我一樣,能從字裡行間感受到那股清風般的透明感呢?使用這樣的筆觸來描寫人物關係,在純淨自然的交流中,還能保證角色間的差異感,實在是非常了不起的技巧。

還記得一開始宮澤賢治那句話嗎? 「伊哈托夫市一個地名 …(中略)… 其實,在作者的心象中,這樣的理想國度,就真實存在於日本的岩手縣。」

乍一看,你會覺得《波拉農廣場》是一個略帶宮崎駿畫風的歐洲奇幻場景的故事。但從上面那句話,我們知道宮澤賢治其實描寫的是真實存在的日本岩手縣。這種「將尋常事物以文學手段加以異化」的手法,比他處理人物關係的技巧還要驚人、還要高明。

kikis-delivery-service-1jpg
宮澤賢治筆下的世界與宮崎駿動畫有所呼應

透過簡單的姓名重構、無特徵的自然描寫,以及將符號泛化等手法,一個明擺在眼前的現實,瞬間染上奇幻、架空的色彩,一個屬於宮澤賢治的幻想宇宙就這麼被建構起來。但這並不是一個純然虛擬的世界。偶而,作者會讓現實的光,從故事狹縫射入,讓兩個世界產生若有似無的連結感。比如下面這段:

「你看,那裡還有一朵花燈!」
法傑羅稍微停下了腳步,只著右側的草堆對我說。草穗裡有一朵小小的三葉草花,孤零零地開著青白色的花朵。
這時,一陣風突然向我們吹來,原本暗沉沉的草穗盪出了一道道波浪,冷風鑽進了我們和服的細縫中,身體感到一陣涼意。
「啊,秋天已經來了啊。」

在這段描寫中,「和服」兩字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出現。單就這兩個字,讓人恍然大悟,啊原來他們穿的是和服呀!也讓人意識到,所謂的波拉農廣場果然還是真實存在於岩手縣沒錯的!

所謂的「波拉農廣場」是一個周圍種滿野玫瑰,燈光永遠明亮的地方。在那裡沒有階級、沒有悲傷,隨時聽的到音樂飄揚。這是宮澤賢治為這個世界所打造的世外桃源。你已經準備好了嗎?跟著主人公雷歐諾‧丘斯特的腳步一起,前往波拉農廣場吧!

節錄

我們三個人橫越了賽馬場的正中央,走在通場草原的小徑上。轉身回望,我的房子已經變得很小了,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芒。
「小時候,每天的這個時間我都在草原上玩耍。」法傑羅說。
「真的呀?」
「然後媽媽就會叫我回家,說不然會被貓頭鷹騙走。」
「什麼?」
「我說,媽媽會跟我說快回家吧,不然會被貓頭鷹騙走喔。」
「貓頭鷹?」
「對呀,就是貓頭鷹。在我更小的時候;差不多只有這麼高的時候吧,有一次跑去草原玩。然後聽到遠方傳來『吃飽了』、『吃飽了』的聲音,那就是貓頭鷹的聲音喔。那時候我還太小,就跟著聲音走進森林裡,找不到路然後就哭了。從那以後,媽媽就常這麼跟我說。」
「你媽媽現在在哪裡呢?」想起那天的事,我小心地問。
「不在了。」法傑羅露出悲傷的表情說。

米勒將杯子發給大家。
法傑羅提來一大桶沉甸甸的水。
「先把杯子洗一洗!」
他一邊說,一邊用勺子舀水到大家的杯子裡。冰冷的水讓我直打顫,大家都用手認真搓洗杯子。
「再多洗一遍!」法傑羅又幫大家舀水。
大家紛紛把杯子裡的水倒到草皮上。
「再多洗一遍!我怕之前的酒味還留在杯裡呢。」法傑羅不斷往大家的杯子裡添水。
「法傑羅,你打算讓我們洗一整晚的杯子嗎?」
做醋酸的老人這麼一說,大家一起哄堂大笑了起來。
「下一杯就可以喝了。水很冰喔。」法傑羅又再為大家舀了一次水。大家手上的杯子,透出冷冽的白光,彷彿在風中掀起粼粼波光。
「大家舉杯!一、二、三、乾杯!」大家一起飲下杯中的水。我也喝了一口,身子不禁抖了一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