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 第69本:《魔王》伊坂幸太郎

死神的精準度》這部電影是在2008年上映。主角是位死神。在故事設定中,死神前往人間帶走將死之人,在那之前必需經歷七天觀察期,而後才能做出是否取走生命的判斷。瀰漫奇幻色彩的世界觀,看似天馬行空,情節卻直指最真實的死亡議題。這種以超乎常理的情節探討常理內的深刻議題,便是電影原作小說作者伊坂幸太郎,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手法。

伊坂幸太郎的《魔王》不是那種來自地獄,頭長雙角、皮膚血紅的怪物,而是指是墨索里尼、希特勒這類表面看上去和一般人無異,卻能蠱惑人性、煽動群眾,將世界搞得一團亂的惡魔領袖。魔王的降生其背後成因為何?伊坂幸太郎選擇「過著普通生活的超能力者」為主角,以獨特的視角見證新魔王的誕生。果然,還是同樣「以超乎常理的情節探討常理內的深刻議題」,這就是伊坂幸太郎的獨特魅力。

IMG20180731104613

◎ 書名:魔王
◎ 作者:伊坂幸太郎
◎ 出版:2009年10月

743

伊坂幸太郎,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尚.積葵.貝力斯(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曾出版《奧杜邦的祈禱》、《Lush Life》、《重力小丑》、〈死神的精確度〉等作品。作者知識廣博,內容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少見的文學新秀,備受矚目。

《魔王》全書共分為兩個部分:第一章為「魔王」、第二章為「呼吸」。在章節安排上頗有巧思。其一是兩章雖然都使用第一人稱寫作,卻選用不同角色作為主角。第一章是「大哥(安藤)」、第二章則是「弟媳(詩織)」。其二是作者在第一章末尾安排主角死去,使人稱的轉換變得合理且順暢。這兩個獨特的安排,讓我想起在閱讀計畫介紹過的董啟章的《神》,書中也能看到相同結構。說到底《魔王》是一本娛樂文學,願意花時間在結構與文學技巧上做變化,我個人是非常喜歡的。

雖然娛樂小說家在創作時,或多或少都希望自己的故事最終能被拍成戲劇或電影,但如果把小說寫成「另一個版本的劇本」,那真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無論是今天介紹的《魔王》,還是之前介紹過的東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都快要接近類劇本化小說。我敬愛的日本漫畫家荒木飛呂彥,曾對「許多漫畫從誕生起就是為了動畫化」而感到難過,他認為漫畫有漫畫的獨特魅力,如果為了能夠輕易動畫化而捨棄漫畫的魅力,那從一開始就直接畫動畫不就好了嗎?(非原話)JOJO冒險野郎最後還是動畫化了,但漫畫版與動畫版JOJO,按照荒木飛呂彥老師對創作的看法,應該視作兩件不同作品才對!

《魔王》有設定細膩的超能力、有不同主義的思想陣營、有對法西斯及日本社會的深度討論,甚至還有許多有趣的小知識(歌德短詩、賽馬規則等)。可以說是該有的都有了。但不知道是篇幅還是寫作風格的關係,總覺得許多段落太過潦草、議題申論也不完全。人物的命運、思想的衝突該表現都表現了沒錯,黑夜中陡然升空的花火卻沒迎來最後「轟」的一聲炸裂。可惜。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節錄

「我不會念書,只有記憶力還挺好的。」
我從國立大學順利畢業後,就進入了還算有名的企業上班。相對之下,潤也只念完了分數較低(偏差值較低)的高中,畢業後做了很多兼職的工作。不過,他的記憶力和敏銳的直覺卻遠比我強,經常讓我非常驚訝。
「哥就是那種默默思考很多問題的人喔。」
「不過,我覺得人類就是在打破禁忌中成長的。比方說愈受到禁止,就愈會覺得情色。為人類帶來刺激的動力中,最強而有力的,就是性慾了。也就是說,人類進化中最有利的武器……」我說。
「是什麼?」詩織將整個身子往前傾。
「是好奇心。」我回答道。
「哥,就算不用想這些嚴肅的話題,人還是能活得下去的。老是談一些人類什麼時候從樹上走下地面,或是為什麼人類做愛的時候採用男上女下體位之類的,就算我們不知道,還是能平安無事地生存下去啊。」
「是啊,你說得一點都沒錯。」
「啊!」詩織看似無憂無慮地抓住了潤也得手腕。「太好了,潤也,大哥剛才稱讚你耶。」

「墨索里尼曾經說過,」我想起之前曾經聽過的一件事。「非常可惜的,法西斯不是一種思想,而是一種行動。」
「這或許是正確的。」老闆點點頭,「法西斯是一種行動。也就是說,是很基本的。而這種行動有什麼問題呢?我不覺得有任何問題。假設我們能抱持著強烈的國家意識,都有身為國民一份子的自覺,所以舉國上下都非常團結,」他停了一下,接著說:「這樣會有什麼問題呢?」
「希特勒虐殺了六百萬人啊。」
「那民主主義就是好的嗎?民主主義殺了多少人?整個社會都是被寵壞的、傲慢的年輕人,還有一些對自己以外的事物絲毫不感興趣的人。他們都只是懂得透過網路和外界溝通的傢伙。所有人都被各式各樣的資訊麻痺了頭腦。住宅區裡不斷發生青少年險被綁架的事件,性病在十幾歲的年輕人之間蔓延。這樣的世界是正常的嗎?」
「老闆你想對我什麼?這一點我不懂。」
「就是反對啊。」老闆說:「你不覺得所有人都把自由、民主這些事情看得太重要了嗎?統率是必須的。」

「日本的年輕人或許真的不以日本為榮、瞧不起大人們,不過那是歷史教育造成的嗎?如果政府說我們發動的是侵略戰爭,年輕人就會以國家為榮嗎?」
「我覺得根本不是那樣。」潤也笑了。「以前我上歷史課的時候都很不認真,還在學校鼓吹反戰,讓老師們傷透了腦筋。」
「對吧?老實說,不以國家為榮的原因,根本就是大人太過醜陋。政治人物在電視機前公然說謊、傳喚證人時進行的答辯根本和禪學沒兩樣,因為大人們總是這樣,才會被年輕人瞧不起的。要叫大家以什麼為榮?」
「或許」我說「如此吧。」潤也接著後面說完。
「不過如果擔心年輕人因此不尊重長輩,那也太可笑了。不管過去做了什麼,只要現在的大人做得好,年輕人就會以此為榮了,不是嗎?」
「哥你還是老樣子,光想些沒用的事。」
「如果想太多會死,我應該死了一百多次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