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 第65本:《羅生門》芥川龍之介

如果你只能活35歲,你會留給這個世界什麼?」初接觸芥川龍之介,內心便浮現這麼一個人生課題。想要自問自答,卻答不上來。芥川龍之介只活了短短的35年,但他留下許多至今讀來依舊新潮且深刻的作品。同時,由於作品大量取材自《今昔物語》,在他之後,這部十二世紀日本故事大全才開始受藝文界重視。單就這兩項成就,便使他成為日本文壇重量級的存在。日本國寶級電影大師黑澤明,將其短篇作品〈羅生門〉與〈藪之中〉雜揉成一個故事,以《羅生門》為題拍攝為電影,更讓芥川龍之介的名字傳遍世界,成為影響力十足的小說家。短短的35年吶!芥川龍之介像是突然從書堆中冒出來,最終又突然回到書堆裡,為世人留下一篇篇難以言喻的神奇作品。而這本《羅生門》便是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小說作品集。

IMG20180510015306

◎ 書名:羅生門
◎ 作者:芥川龍之介
◎ 出版:1991年4月

2015032400006_1

芥川龍之介,俳號我鬼,1892年生於東京。1916年於東京帝國大學就學時,發表短篇小說<鼻子>,即受到夏目漱石的讚賞。初期作品多以宮廷、江戶時代及明治時代等歷史題材為背景;中期則融入寫實,且帶有自傳成分。晚期飽受精神及肉體的痛苦折磨,因此後期風格偏向黑暗、死亡及沉重。最後苦於追求人生及文學,於1927年仰藥自殺,得年35歲。代表作包括〈羅生門〉、〈竹林中〉、〈河童〉、〈齒輪〉、〈地獄變〉等。

《羅生門》收錄了芥川龍之介的十一則短篇,分別為「羅生門」、「鼻」、「芋粥」、「蜘蛛的絲」、「阿富的貞操」、「橘子」、「藪之中」、「好色」、「運」、「袈裟與盛遠」、「邪宗門」。另外,本書亦收錄由林水福所寫的「導讀」,以及「芥川龍之介年譜」。

十一則短篇,多數是充滿中世紀日本獨特氛圍與魅力的歷史故事,結合作者有意識地針對結構所進行的實驗。老故事被賦予新靈魂。我們可以在「藪之中」裡面看到七位人物輪流獨白,組構出沒有「事實」的小說;也可以看到「好色」中,以長段長段的獨白作為小說基調,突然在第四節插入兩位角色對話,充滿電影語言的獨特手法;「邪宗門」以非全知第三人稱展開故事的方式,凸顯故事中的詭異感。閱讀這一篇篇,文字簡潔、結構精巧、直指人性的短篇小說,突然有種「發現相伴多年的老伴一覺醒來返老還童」的驚奇感,這種獨特的感受是其他小說家很難做到的。

要從這些短篇裡挑出最喜歡的幾篇,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同時也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因為每則故事都有不同韻味,作者也非常細心地根據不同故事,使用相應手法作處理。於是每一篇都好,而且都是不同的好。「鼻」、「芋粥」對追夢人的當頭棒喝;「橘子」裡栩栩如生地描寫坐火車的場景,以及一般人對陌生人那種毫無來由的鄙視;「藪之中」對真實的解構;「好色」裡把書法、佛法跟玩女人混為一談的哲思等等。每一篇都值得玩味再三。

如果說小說是一門以「虛假構建真實的技藝」,那麼以「虛構建構虛構」的芥川龍之介算不算小說家呢?作品裡狂妄的想像力、扭曲誇張的人性,在真實世界之外架空的舞台上所展開的一篇又一篇的故事,難道就是全然虛假的嗎?相反,當我在閱讀芥川龍之介作品的同時,時常感嘆「他為何能如此洞察人性!」,再者「他為何能用如此虛假的故事來表現如此真實的人性?」。或許世界上真有小說之神,而芥川龍之介也或許遇見過祂。

節錄

那寥寥無幾中,一位來自丹波國的無位武士——此人乃是一位嘴上才剛發出數根黃毛的青年——起初,也夥同大家沒來由地侮蔑赤鼻五位。但有一天,因著什麼事,聽到五位一聲:
「不行喏!各位。」
即掉頭離去。自從該事以來,他眼中的五位已渾然換了一個人,在那營養不良面無血色的呆滯臉上,五位流露出對世間迫害哭訴的「人性」。這無位侍衛每次想起五位便覺得世上的一切都露了可鄙的底。於是,凍紅了鼻子及稀疏可數的鬍髭都另具意義了似的。
可是,只有他一個人有這種想法,除此例外,五位仍擺脫不了周遭人的輕蔑,過著狗一般的生活。第一,他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雖有一件灰藍色的水干與同色的指貫(譯者按——一種有繫腳帶的褲子),但現已泛白,成了不藍不紫的顏色。水干尚可,但肩頭稍稍開了線,帶子與帶穗略微變色,但指貫的裾腳卻早已不成樣子了。每見那指貫下沒有下褲蔽體的細腳,即使是缺德的同僚,也不免要興起猶見拖引過去公卿座車的瘦牛之步般的心情。而他所配的刀也令人納悶,柄上金屬使人不解,黑鞘的塗漆也剝落不堪。如此一位赤鼻仁兄,踏拖著草履,平時已顯駝背,一層寒空下似乎駝的更厲害了,加上不知為何四下張望、雀步遲行,無怪乎連路上的販夫走卒都為之不齒。

平中強忍住即將出口的呵欠,抬起頭來瞥了天空一眼,櫻樹延伸的枝椏遮住了屋簷的一角,夕陽斜照中,幾瓣殘白零亂墜落,空氣中偶爾傳來模糊鵓鴣的啼聲。
「總而言之,我的耐性確實是不如她。不要說會面,只要她和我說幾句話,我便有十足的把握得到她。更何況,只消和她共度一晚……那更是不在話下,攝津和小中這兩個女人,不是在還沒有認識我之前,對男人始終沒有好感嗎?但是自從我出現後,她們對男人可是愛得要死。這女官又不是金剛佛祖,怎麼可能!說不定她也會開竅。不過,這個女人到了緊要關頭,不知會不會害羞得像小中一樣,或者像攝津一樣,根本不當一回事?我想,她一定會以袖子遮住她的櫻桃小嘴,美目盼兮地……」

「戀愛真是件好事啊!」
小王爺赧然地把視線轉移到我身上,靜靜地說:
「您不覺得嗎?雖然您已過了談戀愛的年齡,但相信您對您愛飲的酒也必有同樣感慨吧!」
「看來真不可低估少爺您的年紀輕啊!」我搔搔白髮,侷促地回答。
「你說得好。」小王爺又笑著說:「我看得出來您也是藉著夜晚昏暗的燈光忘卻世事無常,其實這種心境和我是相同的,我倆的年紀相差甚多,但對世事的看法卻相去不遠。」
「在下不敢奪公子之美,公主如仙女下凡般艷麗,更何況悟道與戀愛及我愛喝的酒一事實在不相干啊!」
「那是你的看法,在我看來,無論是酒、女人或彌陀都只是令人忘卻痛苦的魁儡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