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 第60本:《拉普拉斯的魔女》東野圭吾

說起來很羞愧,我從未看過東野圭吾的任何小說。身為日劇迷(這個詞不知道精不精準,或許該叫「日劇愛好者」)的我,當然看過由東野圭吾小說改編的作品。比如《秘密》、《白夜行》、《嫌疑犯X的現身》、《麒麟之翼》等作品。看過雖然看過,但關於東野圭吾作品給我的整體印象卻不是很清晰。原因當然是我沒把他的作品看全,其次是我看的都是改編作品,沒讀過小說本體,就無法妄下定論。這也難免。

但如果硬要從我涉略的作品中給個評價,好讓完全沒接觸的人有個引子。那我會說,東野圭吾的作品講求的應該是一個「」字。這種巧,不是激烈衝突碰撞廝殺劍走偏鋒的巧。而是一碗白粥,看似平凡無奇,當你緩緩下嚥,突然發現竟藏有經過細心處理的魚肉,鮮美無比。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對故事情節了然於胸,結局也大抵不脫猜測,總會遇上某個時刻,你倒抽口氣,放下書,暗暗讚嘆的巧。

IMG20180703113331

◎ 書名:拉普拉斯的魔女
◎ 作者:東野圭吾
◎ 出版:2016年1月

東野圭吾-1
東野圭吾

東野圭吾,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府,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進入文壇。1999年以《秘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2013年以《夢幻花》榮獲第26屆柴田鍊三郎賞、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榮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賞。2015年邁向作家生涯30週年,推出紀念作《拉普拉斯的魔女》。此外,還著有《殺人之門》、《偵探俱樂部》、《徬徨之刃》、《黎明破曉的街道》、《空洞的十字架》、《假面飯店》、《假面飯店:前夜》等多部作品。

《拉普拉斯的魔女》分為序章以及第一章到第三十九章,共四十章。篇幅415頁,是一本蠻有份量的小說。相信很多人願意花時間啃這部作品,跟作者東野圭吾大名鼎鼎是脫不開干係的。尤其今年(2018)五月,拉普拉斯的魔女電影版預告曝光,趁著熱潮,希望在看電影前先讀過小說的,相信不在少數吧!

拉普拉斯的魔女」這個書名,想必第一眼看去都是一頭霧水吧!在書中第26章中,由桐宮玲這個角色為大家解釋道:「你有沒有聽過數學家拉普拉斯?是一個法國人,他的全名叫皮埃爾-西蒙‧拉普拉斯(Pierre-Simon Laplace)。……假設有個智能能夠瞭解這個世界上所有原子的目前位置和運動量,他就可以運用物理學,計算出這些原子的時間變化,進而完全預知未來的狀態……拉普拉斯提出了這個假設,之後,這個假設中的智者被稱為拉普拉斯的惡魔。」因此,拉普拉斯的魔女指的就是能夠透過計算預測未來的魔女,也就是這個故事的主角。

不知道大家是怎麼看待拉普拉斯假說?上國中時,首次接觸到物理學,當時我還真的就有過這樣的思考:「如果世界萬物都是分子構成,而物理學又能夠以計算的方式解釋運動。那如果能掌握所有分子,以及擁有強大的計算力,那麼預測未來不就變成可能嗎?」以這個假設作為小說發展的起點,的確很有意思。因此閱讀這個故事,某種程度上算是滿足了中二時期的我的腦洞大開。

這個故事讓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對「」的討論。什麼是人?擁有能夠預測未來的超人,是人嗎?追求完美生命軌跡的人,是人嗎?當然《拉普拉斯的魔女》是一本通俗/類型文學,哲學層面的探討只是若隱若現存在橋段縫隙,但已足夠讓我沉思。不禁幻想,如果把類型文學的框架打破。把所有的角色、設定、橋段重新組合,以純文學的方式重新書寫,是否會得到一篇深度探討人類本質的作品?同為科學家的羽原跟青江在面對生命的不同態度,同為超人的謙人跟圓華所抱持的不同信念……,這個故事有太多值得深思的地方,卻感覺被【精采度】這個包袱所束縛,很多點子僅能當作一個有趣的設定來使用,這是我個人認為比較美中不足的地方。

節錄

水城千佐都是新瀉縣人,高中畢業後來到東京,一開始在六本木的酒店上班,但很快就轉去銀座。「紅」是她在銀座的第二家店,在店裡的花名叫「伶香」。
關於換去銀座的理由,千佐都曾經對交情不錯的小姐說『因為我想認識有錢的老頭。』六本的客人也有不少有錢人,但年紀都很輕,所以並不符合她的要求。
『如果對方太年輕,當他變成老頭子時,我也變成老太婆了,老人照顧老人太辛苦了。既然同樣都要照顧老人,不如趁自己年輕的時候照顧。當對方死了之後,自己的年紀還可以充分享受人生,而且可以用繼承的遺產無憂無慮地過日子,難道不覺得這樣很棒嗎?』
聽到她這麼說,覺得很有道理。中岡找到的那位酒店小姐這麼說。

我對於自己到底瞭解妻子由佳子多少這件事存疑,甚至忘了最後一次好好和她聊天是什麼時候。以前她經常找我商量很多事,也會向我傾訴在育兒問題上的煩惱,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不再對我說這些事。應該不是煩惱和需要商量的事都沒有了,而是對完全不顧家的丈夫感到失望,遇到困難時,不是試圖自己解決,就是去找別人商量。
我對妻子都是這樣,當然更不瞭解女兒萌繪。老實說,我甚至不知道她就讀的高中在哪裡,也不知道她的制服是什麼樣子。在她的葬禮上,她的同學穿了制服來為她上香,我才第一次看到她高中的制服。其中一個舞蹈社的同學告訴我,萌繪也參加了舞蹈社。我從來沒看過萌繪跳舞,也第一次知道她喜歡跳舞。

「……你太厲害了!」圓華目不轉睛地打量著謙人的臉,「原來你有了超能力。」
「我覺得這和超能力不太一樣。」他皺著眉頭,抓了抓頭,「因為我無法透視,也無法在不用手的情況下移動物體,更無法瞬間移動,只能預測而已,而且侷限於物理現象,對於有動物介入的事就無法預測,就好像我完全無法預測野貓要去哪裡。」
「即使這樣,也已經夠厲害了。為什麼要保密呢?」
謙人抱著雙臂,發出「嗯」的聲音,「有很多因素,因為大人的因素。」
圓華「喔」了一聲,覺得最好不要追問。

2 comments

  1. […] 雖然娛樂小說家在創作時,或多或少都希望自己的故事最終能被拍成戲劇或電影,但如果把小說寫成「另一個版本的劇本」,那真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無論是今天介紹的《魔王》,還是之前介紹過的東野圭吾《拉普拉斯的魔女》,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都快要接近類劇本化小說。我敬愛的日本漫畫家荒木飛呂彥,曾對「許多漫畫從誕生起就是為了動畫化」而感到難過,他認為漫畫有漫畫的獨特魅力,如果為了能夠輕易動畫化而捨棄漫畫的魅力,那從一開始就直接畫動畫不就好了嗎?(非原話)JOJO冒險野郎最後還是動畫化了,但漫畫版與動畫版JOJO,按照荒木飛呂彥老師對創作的看法,應該視作兩件不同作品才對!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