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計畫 第56本:《陰陽師:蒼猴卷》夢枕獏

我初次閱讀的夢枕獏作品不是《陰陽師》系列,而是同樣大名鼎鼎的《幻獸少年》。當時還在讀大學,沒記錯的話是在台南將軍的一間小書店購入的第一集。本以為只是無聊打發時間的熱血小說,怎料一看就折服於夢枕獏強大的描寫能力跟想像力之下,心想:「我也好想寫一本這樣的小說。」後來才是《陰陽師》。當年挾帶著漫畫改編、電影改編等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安倍晴明、博雅兩位闖蕩於鬼怪神魅世界的偵探二人組,彷彿逼著我一定要好好閱讀原著小說不可。從此跟《陰陽師》結緣。時間一晃,十多年過去,幻獸少年還在連載、陰陽師還在連載,甚至最新的沙門空海也被翻拍成電影。夢枕獏筆耕不倦,而我卻還沒寫出一本能跟幻獸少年看齊的作品(唉)。蒼猴卷是陰陽師第十六部作品,真心希望晴明跟博雅的冒險能夠永遠繼續下去。

IMG20180510000019

◎ 書名:陰陽師:蒼猴卷
◎ 作者:夢枕獏
◎ 出版:2015年8月

3b5cf38e61004ec7e4ae9e5f10c8b1cd
夢枕獏

夢枕獏,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除了廣受讀者好評的「陰陽師」、「狩獵魔獸」、「餓狼傳」等各系列作品外,更在山岳小說、冒險小說、詭異小說、幻想小說等領域,不斷令廣泛讀者為之入迷。為日本SF作家俱樂部會員、日本文藝家協會會員。個人網站「蓬萊宮」:www.digiadv.co.jp/baku/

《陰陽師:蒼猴卷》共收錄「鬼市」、「役君橋」、「機關道士」、「蛇紀行」、「月之路」、「蟾蜍念佛」、「仙桃奇緣」、「安達原」、「垂頭的女人」、「舟」等十則短篇,以及闡述了作者本人遊歷法國的「後記」一篇。十則短篇可以獨立閱讀,通讀也有另一番風味。

陰陽師系列最吸引我的地方首先就是文筆,夢枕獏通篇使用短句,卻能構築宏大的法術世界。他在描寫風景的時候文字優美的像詩一般;描寫情感的時候,短句好像能與心跳節奏暗合;吊書袋混入古代詩詞也絲毫不唐突。尤其對話部分,短句像是一句來一句去,唇槍舌戰,彷彿能聽見博雅被晴明講到啞口無言、急火攻心的那種緊張感。真的非常有意思。再來當然是夢枕獏那無與倫比的淵博學識,無論是佛法、陰陽五行學說、古代官階、安平京的街道向弄,乃至各路妖魔鬼怪,皆信手捻來,以生動的方式融入晴明與博雅的冒險之中。絕沒有生搬硬套,難以下嚥的情況產生,寫作功力可見一斑。

《蒼猴卷》中我個人最喜歡「機關道士」和「仙桃奇緣」。

「機關道士」講述機關道士韓志和懲罰貪婪蒐藏家小鳥遊渡的故事。吸引我的地方在於機關道士所用的法術並不同於晴明的陰陽術,而是一種能造出栩栩如生的鳥、小狗、猴子甚至龍的機關術。機關術跟韓志和都是從唐國來,這讓陰陽師的世界觀顯得龐大而立體,並不固守在太平京這個故事邊界。讓人覺得非常有意思。故事最後,死對頭蘆屋道滿的咒術與機關術結合的橋段也十分巧妙。

「後記」裡面紀錄,夢枕獏與渡邊真理對話時,他表示:「寫小說時,與其從空白狀態構思內容,不如在某種條件下的狀態比較容易書寫。能不能請妳務必給我出個主題?我會以這個主題為素材,寫在下一本《陰陽師》中——」,渡邊真理給的主題是「桃子」,因此才有這篇「仙桃奇緣」。我在閱讀「仙桃奇緣」時,自然不知道來龍去脈。但按順序讀下來,「仙桃奇緣」果真跳脫隱形框架,呈現一種有意思的歪斜感。這種歪斜感是外部性的,散發著獨特的隨機樣態。我自己在寫小說的過程中,也喜歡讓毫不相干的人賜題。將意想不到的主題鑲嵌進本就熟稔、慣常的系列小說中,往往能得到很不得了的效果。這是我喜歡此篇的原因。

節錄

「空海法師的教義中,不是有一條說,這世上的所有根源是大日如來佛,其他神明都是大日如來佛的表象嗎?」
「確實有。」
「那麼,是不是也可以說,不僅其他神明,包括櫻樹、存在於世上的樹和花、塵介和鳥、牛和馬、石頭和沙子、泥土、衣服和日用品,所有的一切都是神明嗎……」
「也可以這樣說。」
「既然如此,我剛才說,那些櫻花花瓣一枚一枚看上去像佛陀,未必是因為我現在喝醉了才看成是佛陀吧?我想說的正是這個意思,晴明……」
「真美……」
晴明低語,將停在半空的酒杯貼上紅唇,一口喝光。
「美?」
「嗯。」
「什麼東西美?」
「你現在說的話。」

「我已經不明白自己往昔有沒有喜歡過他。事到如今,我更不明白自己是不是憎恨那個男人。我只知道,我肚子中有一團硬硬的,像苦澀肉瘤那樣,已經凝結成疙瘩的感情。那團疙瘩,到底是怨恨還是憎惡,或是情愛,我已經分不清了……」
女人緩緩站起。
「不過,真是慶幸呀……」
女人搖搖晃晃地走向大門。
「喂、喂,晴明……」博雅出聲。
「這樣好嗎?」
「我也不知道……」晴明說。
晴明跟在女人身後。
博雅和正則兩人跟在晴明身後。
女人來到大門底下,在御衣櫃前止步。
「如果是蛇身,我辦不到,但用這人的身體的話,我辦得到……」
女人伸手搭在御衣櫃蓋子上。
晴明也伸手貼在蓋子上,壓住櫃子。
「求求您了,讓我打開這個蓋子好不好……」女人說。
晴明一聲不吭。
他緊閉著嘴,按住蓋子。
「我求求您了。您現在阻止我,我大概仍會做出同樣的事。今生要是不行,來世我大概仍會做出同樣的事。晴明大人,您打算在我的來世,還有其次的來世,都要這樣阻止我嗎?來生來世,萬古永劫,您都要這樣阻止嗎……」
「……」

老人在月光中緩緩而行。
大氣份外清澈,月光將老人的影子投射在地面。
白髮,白髯。
長髮蓬亂,類似野獸的眼眸發出黃光。
不過,那雙眼眸,隱含著某種魅力。
是蘆屋道滿。
此處是嵯峨野附近—
大氣中夾雜著秋天葉子的味道。並非嫩葉的氣味。而是在枯萎之前,仍含有濕氣的紅葉氣味。
不知道滿是否在享受那個香味。
他嘴角微微上揚,看似隱約露出微笑。
身上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黑水干。
道滿獨自一人。
道滿只帶著自己的影子,走在路上。
秋天的蟲子在鳴叫。
道滿獨自一人。

閱讀計畫 第56本:《陰陽師:蒼猴卷》夢枕獏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