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51《獵人們》朱天心

IMG20180607115052

我一直想拜讀這本由朱天心所撰寫的《獵人們》。理由之一,當然是因為我養過貓。因為養過,所以對談論到貓的書籍都有興趣,想看別人是如何養貓、如何看待貓、如何與貓相處。理由之二,當然是因為朱天心是台灣重要的作家,文筆好、情感細膩,她筆下的貓族故事肯定特別精彩。既然讀這本書的理由如此充分,卻不知為何遲遲沒有真正付諸行動。2005年就曾在書店與《獵人們》相會,拿在手中翻一翻,始終沒有讀下去。13年過去,我再次與《獵人們》相會。然而,我的生活中已經很久沒有貓了。想想真是諷刺。

11963-1446708568
朱天心

朱天心,山東臨胊人,一九五八年生於高雄鳳山。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曾主編《三三集刊》,並多次榮獲時報文學獎及聯合報小說獎,現專事寫作。著有《方舟上的日子》、《擊壤歌》、《昨日當我年輕時》、《未了》、《時移事往》、《我記得……》、《想我眷村的兄弟們》、《小說家的政治周記》、《學飛的盟盟》、《古都》、《漫遊者》、《二十二歲之前》、《初夏荷花時期的愛情》等書。(資料出處:博客來)

初版《獵人們》發行於2005年,這次我所閱讀的,則為2013年發行的二版。由於沒讀過初版,無從比較兩版差異。《獵人們》共收錄十四篇文章,分別為「相逢似相識,此去難相忘/錢永祥」、「新版序」、「獵人們」、「當人遇見貓」、「貓爸爸」、「李家寶」、「貓天使」、「並不是每隻貓都可愛」、「貓咪不同國」、「辛亥貓」、「只要愛情不要麵包的貓」、「一隻興昌里小貓的獨白」、「舞鶴貓/舞鶴」、「貓時世/楊君寧」。

全書除了「一隻興昌里小貓的獨白」是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貓眼中的世界外,其餘皆為散文。各篇散文皆透過發散出通透的情感、坦白且真實,閱讀過程,不知不覺就與作者情感同步。一隻隻個性十足的貓族,彷若親眼所見;那些快樂、感人、遺憾、悲傷的人貓故事,也彷若親身經歷。我也希望所有閱讀本書的人,都能產生共鳴,認真思考貓族在人類世界生活的困境。然而,當我看到作者在書前所寫的獻書詞「本書寫給不喜歡貓和不瞭解貓的人」,這才讓我驚覺到如果光憑文字,不喜歡貓和不瞭解貓的人究竟能喜歡或瞭解貓到怎樣的程度,這是個無法細想的問題,或許我們只能禱告。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貓的天性與個性」、「介入貓生命的深度」以及「人貓之間如何共存」。這三個重點是我閱讀本書的過程中不斷在腦海中徘徊的,我不敢說這是作者想要讓我們思考的三個重點。只是閱讀過程,透過文字描述,自然而然這三個重點就出現在我的腦中。

從「獵人們」、「並不是每隻貓都可愛」這些章節中,能夠認識到貓族有貓族的天性。包括狩獵、公母貓權責差異、撫育子代的遷穴天性等,數千年來隨著演化,深植於貓族基因。也能夠瞭解到,每隻貓因為境遇或遺傳,或動或進,或野性或馴良,存在著個性差異。甚至如作者般功力高強的識貓人,光是通過花色就能知道這隻貓的性別、大致個性與喜愛。以前當然知道每隻貓都不一樣,但在閱讀本書前沒想過「認識貓」這件事可以如此細膩,把每一隻貓當成人類那樣觀察、傾聽,能得到的訊息將比想像更多。

為了能讓城市貓族活下去,人類可以做的事情很多。比如T.N.R.(trap, neuter, return)「街貓捕捉絕育放回計畫」、人族貓天使們的收養、定點更換水糧…。但為了不讓城市貓族活下去,人類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比如丟石頭、用腳踹、下毒、放狗獵殺、潑熱水、打電話叫環保局抓貓。「人類究竟應該介入貓生命到何種深度呢?」是我在讀這本書的過程中腦海不斷重覆的聲音,接著的問題是「人貓之間如何共存?」,或許在往前延伸一點點「人和其他生命如何共存?」。

什麼是街貓TNR計畫

人類說到底是一種破壞性絕強的物種。自從智人出現在地球上的那一刻起,整顆星球遭遇慘烈的血腥清洗,美洲、歐洲、亞洲、澳洲,每個角落都有大量原生物種遭到人類屠殺而滅絕。我們甚至殺光自己的人族兄弟姊妹,尼安德塔人、匠人…為了安全感,我們孤獨地活在這顆星球上。「人和其他生命如何共存?」你會想盡辦法殺光出現在你房子裡的所有生物、殺光出現在你住家周圍的所有生物,就跟數萬年來我們一直在做的那樣。然而,這就是人類給這個世界的最終答案嗎?

讀這本書或許沒辦法讓你喜歡貓或瞭解貓,但我相信,這本書能讓讀者的心都更加柔軟,更願意去思考對待其他生命的更多可能性。

朱天心關於街貓的演講

節錄:

母貓族和公貓族對人類的情感是非常不同的,兩種我都非常傾心,無可揀擇。
公貓無論年紀通常一旦確認你對他是無害的,甚至是可以提供他食宿的,就把整顆心整個身體交給你,決不遜於一個男子在盛年愛戀時對你所做的;母貓族則可能是必須養育後代的強烈責任感使她顯得保守謹慎多了,她時時刻刻暗暗替你打分數,並相對釋出等量的信任和感情,我從來不曾得到任何一隻母貓像公貓那樣的攤著肚皮及要害睡癱在膝上任人擺布,但有誰會像一隻對你動了感情的母貓族那樣不作聲的遠遠凝視你,瞳孔滿滿的,誰會像她至多蹭蹭你的腳踝(你專心在做事的話甚至不察覺呢),那肢體語言翻譯成人語意即:「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久久總有那樣的一夜,家裡的、外頭的、膽大膽小的、野性或馴良的、公的母的……,一陣風的全不見,徹夜不歸。我們暗自納罕著,猜測著,我堅持是貓神出遊或貓大王娶親,後山的野地哩,月光魔力如磁場,所有家貓流浪貓宛如星辰一般平等,沒有飢餓,沒有磨難,沒有存活人族世界中的卑辱……

只剩下阿麻。
我回到我們最初的餵食點,沒有別的貓,阿麻不需戒備地安安靜靜望著我,我問:「發生了什麼事?」
夜黯的校園,籃球場上有鬥牛人聲,遊樂設施那兒有小孩歡聲尖叫……,對我而言,死寂一片。
阿麻歛手歛腳坐下來,我也跪坐下來:「……我們這麼辛苦帶大的小貓啊……」
人族世界常有的險惡之事從沒叫我失志絕望過,為什麼此刻我一丁點的力氣也使不上,我只想能當場化身為狼,引頸對天嚎出我的憤怒和無法流出的淚水。
阿麻起身去默默吃貓食,我望著她的背影告訴她:「我會替你報仇。」因為他們不可能一起遭到車禍,他們不致被偶闖入的流浪瘦狗給一口氣滅族……,只可能是人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