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46《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加俾額爾.阿摩特

IMG20180510014315

「驅魔」這件事對很多人來說,只是好萊塢電影裡又一個奪人眼球的奇幻題材。本是美貌的妙齡少女,躺在床上,身體扭曲,野獸般的猙獰表情,不斷嘶吼,超能力似的律動甚至騰空飛起。穿戴整齊的神父(驅魔人),手裡拿著聖水、裝飾繁複的十字架,口裡念念有詞。「請把我們的祈禱呈獻在至高天主台前, 使上主快速對我們顯示慈悲, 使你擒獲毒龍、古蛇,就是魔鬼和撒旦, 予以綑綁,扔入深淵中, 如此,他們不能再誘惑人類。 阿們。」

對我而言,這的確是一個有趣的題材。但電影畢竟是電影,對於驅魔的具體細節跟執行方式,我還是擁有非常濃厚的興趣的。於是找了這本《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來閱讀。從一個擁有30年驅魔經驗,當代碩果僅存、貨真價實的驅魔師的角度,深度了解驅魔這件事。

作者加俾額爾‧阿摩特,1925年出生於義大利北部的艾米利亞地區,1954年晉鐸成為神父,並於1986年受命成為驅魔師,受教於著名的驅魔專家肯迪度.阿曼蒂尼神父,從此展開傳奇的驅魔生涯。擔任驅魔師將近30年,進行過16萬次以上的驅魔儀式,是羅馬教廷的首席驅魔師,找他求助的人不只來自義大利,還包括法國、英國、德國、西班牙……等,幾乎遍及世界各地。在1990年,他創立了國際驅魔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xorcists)並獲得梵蒂岡的正式認可,由他擔任主席直到2000年退休,在他過世前,都是該協會的終身名譽主席。他是聖保祿修會的會士,著有多本關於驅魔的書,也在許多神學及靈修期刊上發表他的經驗。2016年,他因肺部感染過世,享年91歲。(資料來源:博客來)

lAwkHeW
加俾額爾‧阿摩特

本書共分為四大部分,分別是「推薦與序文」、「我的驅魔經歷」、「魔鬼與驅魔」、「結語與禱文」。「推薦序文」的部分收錄了政治大學名譽講座教授、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所兼任研究員李豐楙;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周學信;歷史學者、政治評論者、廣播電視主持人胡忠信;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教授黃涵榆;天主教會台南教區神父、天主教輔仁大學副教授賴効忠等人的序文。對本書進行深度的剖析與推介。「我的驅魔經驗」部分著重於加俾額爾‧阿摩特的真實驅魔經歷,分別有「起步點」、「第一次祝福禮」、「魔鬼的習性」、「受害者的見證」、「驅魔的功效」、「水、油、鹽」、「為房屋驅魔」、「詛咒」、「再論巫術」等九個章節。「魔鬼與驅魔」則偏向神學理論,包含「以基督為中心」、「撒旦的力量」、「何謂驅魔」、「魔鬼攻擊的目標」、「誰能驅逐魔鬼」、「宗教禮儀中的灰姑娘」、「重建牧靈工作的方向」等七個章節。

5aded9116f451.jpg
梵蒂岡開課招募驅魔新血

其實相對於基督教的開放態度,天主教內部對於驅魔,在近一個世紀來,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因此,加俾額爾‧阿摩特撰寫本書,不僅是為了向一般大眾推廣驅魔的知識。更多的是對天主教徒、教會,以及主教進行喊話,希望在科學昌明的現代,驅魔這項古老的牧靈事工能夠獲得重視,而不是敷衍、推諉甚至嗤之以鼻。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上,對於羅馬禮儀經書的各部分都進行了決議方針,也都修訂完成。唯獨驅魔禮儀的部分,仍然蓋著「修訂中」的封印。許多神父僅是害怕被打成異端,才不得不承認魔鬼的存在。實際上遇到附魔或是魔鬼侵擾的事件,大多數卻還是採取「現代的方法」,而不願意求助驅魔師。加俾額爾‧阿摩特認為這是天主教今日面臨的重大信仰危機。

閱讀本書的過程中,深刻感受到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思維差異。先無論所謂的「天主聖三」、「聖五傷」、「無玷聖母」等第一眼看上去根本不著頭緒的宗教名詞。驅魔師關於墮胎、搖滾樂的看法,以現今角度而言,顯得十分腐朽。本來還想說,早已透過美國基督教了解西方觀點,沒想到羅馬天主教與美國基督教之間,盡然存在著如此微妙的差異。對於聖母、天使與聖人的崇拜,對教會的忠誠,代禱制度,這些歷史課本上讀到的事情,沒想到至今依舊。相對於驅魔的部分,這或許是另一處令我收穫良多的地方吧!

節錄:

驅魔的過程可能持續幾分鐘,也可能好幾個小時。當我們為某個人第一次驅魔時,即使我們立即感覺到我們面對的是「負面力量」,最好還是讓第一次驅魔的時間盡量簡短。通常僅限於做幾個開始的祈禱,以及三個驅魔式中的一個;我通常會選擇第一式,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有傅油(恩膏)的機會。雖然《驅邪禮典》沒有提到這一點—禮典中也沒有提到許多其他東西—但經驗告訴我們,在念「因你十字聖號之名,你的僕人得受保護」(Sit nominis tui signo famulus tuus munitus)的同時,使用慕道聖油,非常有效。這樣做,會重新啟發我們在受洗傅油時的恩寵。

聖經中第一次提到的魔鬼,是以蛇的型態來誘惑我們的先祖。在神話中,蛇總是與知識的化身有關。在埃及神話中,這條蛇是伊西斯(Isis)女巫。她通曉礦物、植物和動物的奧秘,也精通疾病和療癒之道,因此,她能將歐西里斯(Osiris)已被肢解的身軀拼接起來,並使其復活。這條蛇總是以盤繞起來的型態呈現,口啣自己的蛇尾,象徵永恆不斷的生命。這也讓我們想到印加皇帝的巨蟒,或印度的聖蛇。
在巫毒教中,丹柏哈拉‧維多和阿伊達‧維多(Danbhalah and Aida Wedo)這條雌雄同體的巨蟒,無論白天、黑夜,任何時候都能給予其追隨者堅定、準確的導引,而能獲得令人驚歎的結果。這條蛇號稱能藉著「魔法的語言」得知造物大神韋波(Creator Verb)的所有秘密,聖藥能增強他們的力量。這種海地的巫術,起源於非洲,後來融合了來自南美(特別是巴西)的魔法,成了所謂的「密穴地母」,具有很大的邪惡力量。在我驅魔生涯中所碰過最棘手的詛咒,都是來自巴西或非洲。

即使在羅馬,也有一些基督教派非常重視此事。我親身見證過很多次,當事件發生時,他們先調查情況,經過分辨的程序之後,如果證實確有魔鬼的活動,他們就會很有效地進行驅魔。顯然,不僅是天主教徒,而是所有相信基督的人,都有以他的名驅逐魔鬼的權力。我們絕不應嫉妒他人,而應該尋求福音的教導,如同宗徒若望(使徒約翰)告訴耶穌說:「我們見過一個人,他因你的名字驅魔,我們禁止了他,因為他不跟從我們。」耶穌變駁斥了宗徒。(馬爾谷福音9章38-40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