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45《銀翼殺手》菲利普‧狄克

IMG20180509175351

原著名稱為《仿人生會夢見電子羊嗎?》的科幻名作,在台灣曾經翻譯為《殺手的一日》,現在被大眾所熟知的名稱,則是《銀翼殺手》。說到《銀翼殺手》,想必很多人對於1982年上映,由哈里遜福特所主演的同名改編電影,仍舊津津樂道吧!這部科幻大作雖說在拍攝時困難重重,正式上映後也因為票房不佳,成本都回收不了。但在許多電影從業人員與科幻愛好者的心中,卻是神級存在物,影響了後來包括《強殖入侵》、《關鍵報告》、《魔鬼總動員》以及《攻殼機動隊》等一系列的科幻作品。在電影發行後的數十年間,在錄影帶、VCD、DVD等市場,持續發揮魅力,經久不衰。2017年,更是以《銀翼殺手2049》為名,拍攝了續作。可見其影響力。

但是,根據愛好者的說法,電影的改編,無法呈現《銀翼殺手》原著的百分之十。真正熱愛這部作品的人,必須是不厭其煩地重覆閱讀原作小說的人群。這便是這本《銀翼殺手》作品不斷再版的深層原因。

作者菲利普‧狄克,1928年出生於芝加哥。1950年代崛起於科幻小說界,並發展出迥異於多數作家的獨特風格。1962年《高堡奇人》(The Man in the High Castle)贏得美國科幻小說界著名的雨果獎,並於2015年改編為電視影集;《員警說:流吧!我的眼淚》(Flow My Tears, the Policeman Said)贏得1974年約翰・坎貝爾紀念獎。1982年,導演雷利史考特將其長篇小說《銀翼殺手》改編成科幻經典電影。1982年,在電影上映前夕,狄克因中風導致心臟衰竭,逝於加州聖塔安娜。但一生潦倒的他,才正要開始影響世界。

philip-k-dick
菲利普‧狄克 (PKD)

英語世界的讀者,總是喜歡為自己熱愛(或崇拜)的作者取縮寫,菲利普狄克因此得到PKD的尊稱。但其實,PKD生前,從來就是一個非主流的科幻小說家。他有精神疾病、嗑藥、生活困頓、多次婚變,晚年還時常瘋瘋癲癲,聲稱自己曾見過上帝。科幻作品的發展曾經歷過太空歌劇、科幻新浪潮、賽博龐克、反烏托邦等階段。但似乎很難將PKD定錨在一個適當的位置。他的作品「眩惑、嗆辣、怪誕、饒富哲思、諷刺挖苦又妙趣橫生」(羅傑‧澤拉茲尼語),雖然不乏佳作,但除了業內欣賞,似乎很難被大眾接受。他是一個時代的望遠者,作品裡對人類意識、VR應用、宗教與科技的關係、自然崩解、人工智能等探討,至今看來,依舊是非常實際的問題。很難想像這麼一個「活在未來」的人,會遭受到現實生活的多少打擊。

還好,雖然以前的人不懂他,但現在的人懂。相信再過五十年,那時候的人還會繼續懂他。

或許是翻譯的關係,繁體中文版的小說讀起來實在是很吃力。PKD的故事、設定,無話可說非常誘人,但閱讀體驗可說是充滿痛苦與煎熬。我在讀的時候,多次睡著(這很少發生在我身上),或是語焉不詳,看完整個段落,只好回頭重看一次。猜想,或許是人稱寫作上,中文表達的意思太過模糊。明明是以第三人稱寫成,卻大段大段呈現第一人稱筆法,不習慣也不好讀。不知道英文原版是否也有這樣的困擾。

文字本身的節奏也不是很讓人享受劇情。比如,瑞克與仿生人先知(首領)對決的地方應該精采,卻也沒有。瑞克與救世主結合的橋段應該充滿啟發與迷幻,也無法感受到。大戰之前與仿生人上床,也沒有激情,也沒有動作。一邊脫衣服還一邊進行哲學思辨。文字很難嚼,閱讀體驗並不理想。

還好故事本身有趣,內容所闡述的哲學觀、科幻與人類生存意義的對照也都很發生省思,才終於讓我忍著難受,跌跌撞撞地讀完。還好有讀完,不然真的會錯過一本好小說。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節錄:

「你這個死條子,把你的髒手拿開。」伊蘭說。
「我不是條子……」這下他煩躁起來了,儘管他沒設定這種情緒。
「你比條子還糟。」他太太依舊閉著眼說:「你是條子僱的殺手。」
「我這輩子從沒殺過一個人類。」現在,他的煩躁加劇,演變成滿腔的敵意。
伊蘭說:「只殺過可憐的仿生人。」
「我注意到妳花我帶回來的賞金可從不手軟,心血來潮就亂買。」他起身,邁步走到他的心情控制台前,說:「也不存一點錢,好讓我們能買一隻真正的羊,換掉樓上那隻電動假羊。這些年來我過關斬將賺賞金,只換來區區一隻電動的動物。」在控制台前,他猶豫著要撥到丘腦抑制功能,熄滅怒火,還是撥到丘腦刺激功能,發狠少贏這場架。

「廢渣?」她聽不懂。
「廢渣就是沒用的東西,像是垃圾郵件,或是妳用完最後一根火柴之後的火柴盒,又或是口香糖的包裝紙和昨天的舊報紙。沒人在的時候,廢渣會自體繁殖。舉例來說,如果妳上床睡覺前在屋裡留下任何廢渣,第二天一覺醒來就會變成兩唄。廢渣總是越來越多。」
「了解。」女孩懷疑地打量他,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不確定他是不是認真的。
「所謂『廢渣第一定律』。」他說:「無用廢渣驅逐有用好物,就像格勒善定律說的劣幣驅逐良幣,而且這些空屋裡沒有人和廢渣對抗。」

「你想買什麼但說無妨。」銷售員說:「看你想帶什麼回家,想用什麼方式付款,我們會一併向銷售經理報告,博得他的首肯。」
「我手上有三千塊現金。」一天忙完,局裡把他的賞金付給他了。他問:「那邊的兔子家族多少錢?」
「先生,如果你付得出三千塊的頭期款,我能讓你擁有比兔子好很多的東西。山羊怎麼樣?」
「這個我倒沒想過。」瑞克說。
「意思是這對你來說是一個新的價格範圍嗎?」
「嗯,我身上通常不會有三塊現金。」瑞克不情願地承認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