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40《超棒小說再進化:深度剖析拍成電影的暢銷小說,教你呈現好萊塢等級的戲劇張力!》詹姆斯‧傅瑞

IMG20180330105013

《超棒小說再進化》是我閱讀詹姆斯‧傅瑞《超棒小說系列》的第三本。(前兩本是《超棒推理小說這樣寫》、《超棒小說這樣寫》)延續傅瑞那種自大、狂妄卻又細心提醒細節的風格,《超棒小說再進化》再次為我們展示作家在創作時,腦中的思考圖景。這個系列最厲害的地方在於作者傅瑞本身沒有架子,文章中幾乎不用專業術語(就算有也不會讓你為了瞭解一個術語還得再看兩本書),更不曾出現所謂「文學家的高調」。全書專注在「作家該如何利用自己的才能與努力,為讀者帶來一本超棒的小說」這件事上。傅瑞把寫小說當成一份差事,本質上和其他工作沒有區別。為什麼很多自稱作家的人號稱自己遇到瓶頸而停滯寫作,而砌磚工卻沒有資格談瓶頸?只要想通這一點,就能擁有正確的寫作態度。這個態度,是我閱讀本書所得到最大的收穫。

20140606_0100_01詹姆斯‧傅瑞寫過多部暢銷小說,包括《死亡長路》(The Long Way to Die)、《狼冬》(Winter of the Wolves)等,並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開設創意寫作課程,教授「小說寫作」及「懸疑小說」等,以此聞名。一九九四年獲選為柏克萊榮譽教師。年逾七十歲的傅瑞,目前仍在柏克萊與加州各地主持創意寫作工作坊,並成為許多出版社挖掘新銳作家的創意基地。傅瑞將創意寫作課程整理成「超棒小說這樣寫」系列,包含《超棒小說這樣寫》、《超棒小說再進化》、《超棒推理小說這樣寫》等書,成為許多創作者的案頭常備經典。(資料來源:博客來)

《超棒小說再進化》分為十一個部分:「序」、「帶領讀者進入你創造的時空」、「製造懸疑,套牢觀眾」、「創造難忘人物」、「前提到底是什麼?」、「前提:小說家的魔杖」、「誰在講故事?」、「答應給讀者的,絕不可食言」、「橫亙在作家生涯的七大致命錯誤」、「想要成功,你不但得愛上寫作,還必須永遠愛著它」、「附錄傅瑞Q&A」。前七個章節,側重於介紹小說創作的技巧;後四個章節,則是為寫作的心理狀態做分析。

本書的副標題是「深度剖析拍成電影的暢銷小說,教你呈現好萊塢等級的戲劇張力!」,我相信人看到副標,馬上倒退三步:「嘿!等等,不是說好是一本小說的教學書嗎?怎麼提到電影?而且還是毫無"內涵"的好萊塢?」沒錯,這本《超棒小說再進化》最核心的概念,就是為創作者分析,為什麼有的小說不僅是暢銷,還反覆被改編成電影?而絕大多數小說卻兩者皆無。對作者傅瑞來說,這些反覆被拍成電影的小說,一定超棒!如果你不認同他這樣的前提,那這本書不適合你。

由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馮勃翰先生所寫的推薦序中,有這麼一段描述:「這本書依舊只談小說寫作,並沒有特別要教人為影視而寫,更不是一本關於文學分析的書。然而,傅瑞為了深入解釋超棒小說的寫作原理,引用的例子包括了奧斯卡勝利組的《教父》,被拍了三次電影的《魔女嘉莉》,續集拍到沒完沒了的《大白鯊》,影集跟電影一樣紅的《傲慢與偏見》,以及音樂劇美過電影的《化身博士》。
那麼多部受大銀幕歡迎的文字作品,貌似完全不同類型的故事,竟有著一模一樣的基因—這些小說都能創造一個困境,讓讀者深深認同主角的心情,都在第一時間就令讀者擔心,甚至於也都在最後一刻,才讓讀者舒一口氣、或嘆一口氣。」」所謂的超棒小說,正是擁有馮教授所提到的「相同基因」,才得以暢銷,跨領域,大受歡迎。學習解析這個基因,並將它靈活應用在自己的作品中,便是閱讀本書的目的。

我個人最喜歡本書中「橫亙在作家生涯的七大致命錯誤」這個章節(p193~231)。傅瑞認為的致命錯誤有「膽小」、「以文學家自居」、「自我意識高漲」、「沒學會如何重組自己腦海中的時空」、「不能保持自信」、「生活方式出錯」、「無法產出」這七種,每種錯誤都以獨立篇幅闡述,每篇都充滿強而有力的觀點,看似輕鬆的提醒卻像如雷貫耳。我願意把這七大錯誤,寫在視野所及的地方,每次寫作,都必須提醒自己。

節錄:

出色的人物往往帶點瘋狂,有些則突破正常人的極限,根本就是神經病。
可是讀者覺得神經兮兮、言行誇張的人物有意思。這些人愛誇大、愛炫耀、奇特多變、光彩奪目卻又自相矛盾。想想文學作品中的出色人物,你會想到誰?《白鯨記》裡的亞哈就是奇特多變,接近神經病的邊緣;希臘左巴(Zorba the Greek)是文學史上最瘋癲的人物之一。有人說,現代小說的始祖是《唐吉訶德》,這部小說的主角跑去跟風車鬥劍。又有人說,英文小說起始於《茉莉‧法蘭德絲》,這部的女主角是個扒手兼浪女蕩婦,腦子也不太正常。托爾斯泰《戰爭與和平》的主角之一,貝祖柯夫,晃蕩到戰場去尋找哲學的真理,這絕對超過了正常人的思考範圍吧!

沒人告訴你寫文章要有一個好點子,也沒人提起應該使用宏亮而有趣的聲音。你的人格特質泯沒在寫作素材之中。如果你在期末報告中寫著「唉呀我的老天」,老師會用紅筆槓掉,因為這是俚俗之語;至於像「介面」這種字詞則被批評為「術語」;如果你膽敢說點老實話,批評老師出的作業(試比較《白鯨記中的鯨魚與《紅字》中的A字之象徵意義)膚淺無聊,你鐵定被當。
你引用別人的話來佐證自己的意見,老師就嘉許你;你對老師的觀點舉雙手贊成,並且用最笨最呆最無聊最死氣沉沉的學術風格來寫,你就會得高分。也就是說,課堂報告的成績,完全看它有多接近標準論文—有條有理、文法正確、沒有生命。

你坐下來創作小說時,先沉思一下你想要說的是什麼。自問你對什麼有強烈感覺。問自己:我要成為怎樣的作者?我的任務是什麼?我要往何處去?我主張什麼?我要讀者怎麼說我?我想達成的目標是什麼?我要寫的主題有哪些?一本小說可以談一個、兩個或更多個主題。
布雷斯在《小說種類》一書裡說:一個作家,得要有話想說。他的意思是,作家得要有重要的話說。你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