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87

IMG20180509103214

接連兩次睡眠夢到連續夢,特此紀錄。

 

「2018五月八日午休做的夢」

夢中,我回家,家裡的人(和真實世界的家人長相名字都完全不一樣,但在夢中我完全沒發現)正在吵架。

剛踏進家門,雖然搞不清狀況,但二話不說就馬上勸架。

吵架的家人分做兩派,以媽媽為首的姊姊和弟弟,以爸爸為首的叔叔(爸爸的弟弟),這邊說那邊錯,那邊又說這邊賤。

我勸媽媽派先到房間冷靜,爸爸派留在客廳。短暫跟爸爸派聊了一下,知道前因後果,我就到房間去找媽媽派了。沒想到聊沒兩句,媽媽就拿一罐不知道什麼東西潑我,我以為她要用潑水趕我走,算了,不要自討沒趣,想回客廳。沒想到姊姊拿了一根火材要丟我,我順手一撥,火材掉到地上,竟引燃滴在地上的液體。原來媽媽朝我潑的是汽油?

我感覺生命受到威脅,奪門而出。

這時爸爸派和媽媽派突然團結在一起,他們認為我遊走兩邊,要把我趕走(公親變事主?)。雖然爸爸派比較懦弱,但看到媽媽派要拿火燒我了,鼓起勇氣,拿刀、球棒要打我。

我被趕到門口。低聲求他們說,要趕我走OK。但至少讓我拿行李吧!他們不肯。於是我灰溜溜,什麼都沒帶的離開。沒有錢、沒有手機、沒有香菸。全身上下只有衣服。

心裡想著,算了,這樣的家人不要也罷。我憑著記憶想跨過山,到另一個遠方的城市去。記憶中我曾到那邊旅遊,應該是值得常住的城市。

步行的速度很慢,走了很久很久,還在巨大的城市裡。

意外遇上以前的同事,一男一女(思武哥和少君),還有一個沒看過的新人(是男的)。他們和我寒暄,我故作鎮靜。終於讓他們誤以為我只是出來散步而已。幾句閒聊,他們因為要繼續去跑新聞,就離開了。

我再度踏上旅程,前往陌生的城市。

***

「2018五月八日深夜做的夢」

一進入夢境,我已經在另一座城市。

延續上一個夢境,我全身上下除了衣服一無所有。於是我到一處豪宅當清潔工。豪宅主人是一對年約40歲的兄弟、一起常駐的還有哥哥的男姓友人(約20歲)。

我負責一個很大很大的庭院,庭院和主建築之間有一個護城河一樣的水道,水道旁有一間放雜物的工具間。我就住在工具間裡面。平時沒經過允許不能進主建築,而我從未獲得允許過,也就從未進去。

負責一樓平面的只有我一個人,大多時候都是自己在拔拔草、澆澆水。偶爾會有負責主建築的其他清潔工到一樓來拿工具,我們會有一些對話。一名女清潔工來問我工具的組合方式,她拿出手機,讓我看上面的一封郵件,內容是工具的操作指南。我赫然發現我的名字和大頭照在她的好友名單中。我驚訝地問她為什麼會加我好友?兩人把身分說了半天,也沒有結論。後來只有當成是亂加或加錯的。

主人哥哥回來,發現門口有一條活力十足的魚。要我把牠抓到水道裡面。我要抓,卻一直被溜走,只好用趕的。魚在我的驅趕下,跳跳跳,終於跳進水中。這時我發現水面漂浮著「美祿」的包裝盒,於是順手撈起來。沒想到美祿盒子裡面有另外一條魚,是河豚,很胖,已經死了。我就把美祿盒子跟胖河豚一起丟到垃圾桶。

主人弟弟和主人朋友回來,覺得庭院怎麼那麼臭?就一直在找臭的來源。我配合他們,不斷清理雜物,把可能發出臭味的東西往門外丟。臭味還是沒有解除。後來主人朋友發現是垃圾桶裡面的河豚發出臭味,他拿夾子翻弄河豚,卻不小心把河豚肚子弄破。頓時惡臭擴散開來。嗤嗤往外噴煙,幾秒鐘的時間,到處都是臭得不得了的濃霧。我和主人哥哥站在靠近主建築的這一邊,就跟他一起逃難進了屋。

屋裡有很多女人,大多數都是我沒看過的。那個亂加我好友的女生也在。她們全都一絲不掛,看我闖進來嚇了一跳。我不敢看她們,只好盯著飲水機,看到飲水機旁貼了一張紙條,上面寫「除老闆娘外其他人不准在此裝水」,我盯著紙條看,但飲水機金屬表面會反光,還是偶爾能看到裸女。

臭霧散了,我被老闆趕出主屋,回到庭院。

主人弟弟和主人朋友也回來了,他們說這實在太臭了,不能等垃圾車來,要我把垃圾包一包,扛去丟掉。我就把垃圾都包一包,扛走了。

走到半路,亂加好友的人帶著我的媽媽姐姐要追我。原來她才不是亂加好友的人,她是我姐姐的同學,她本來沒想到,裸體被我看到之後才想到。她馬上打電話叫我媽媽和姐姐來。

我被他們追,只好丟掉手上的垃圾,躲進一間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裡,到處都是病人,到了寸步難行的地步。我躲進男廁,想說能夠拖延一些時間。男廁裡根本就無分男女,而且沒人關門,甚至沒人大在馬桶裡,畫面慘不忍睹。我正煩惱該躲在哪的時候,有人拉扯我的衣服,雖然我的衣服又髒又舊,但是畢竟跟他們的衣服不同(他們全都穿著一樣的制服),他想要我的衣服。於是我就脫下來跟他交換。

醫院的人和追我的人來到廁所,把穿著我衣服的人抓走。我透過廁所的小窗戶,看到他們在草坪上把那人燒死了。

我開始過上精神病人的生活。透過觀察與學習,我發現一些訣竅,過的如魚得水。但漸漸的,我發現也有人跟我一樣是裝瘋賣傻(大概有五個人)。我們私下交談,並且約定幾個規律的行為是暗號,藉此控制其他病人的行為,逐漸我們成為精神病人領袖。

夢到這裡就醒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