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39《家畜人鴉俘 I》沼正三

IMG20180330104744

2018年第十九週

早已忘記最開始是怎麼接觸到《家畜人鴉俘》,興許是無意間的發現。這也難怪,封面上的白人裸女、人頭犬以及飛碟圖案共同組成的封面的書,我想無論是誰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更何況書名還相當特別「家畜人」「鴉俘」。家畜人多麼有想像空間的三個字呀!這樣的書,就像人群裡奇特的美女,無意間對上一眼,就會想要深入去了解。

這本書被冠以「日本戰後最大奇書」,因此,斗膽為大家整理本書的三大奇異之處:

img_news
天野哲夫(沼正三?)

首先是「作者奇」。日本戰後,性思想解放,坊間有許多以情色思想與性為賣點的雜誌,比如《自由》、《獵奇》、《愛的藝術》等。但這些情色雜誌,在《奇譚俱樂部》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奇譚俱樂部》一心一意追求虐待狂與受虐狂,內容不是綑綁就是虐待,真實(非虛構小說)又實用(猴子都能享受的SM?),讓人嘆為觀止。最初的《家畜人》便是在《奇譚俱樂部》上連載,雜誌方把作品定義為「未來幻想虐待狂小說」,從1957年12月到1959年6月,共刊載二十回。作者署名「沼正三」,沼正三在過往的雜誌上發表過〈某夢想家的手冊〉、〈沼正三來信〉等短篇散文,但他究竟是誰?什麼模樣?始終壟罩迷團。因為《家畜人鴉俘》簽訂出版契約的過程中,作者一次都沒有出現。好不容易才出現一個自稱「代理人」的人物(天野哲夫)。作者文筆細膩、想像力超強,且書中涉及的歷史、日語、外語、社會學、心理學、生理學、自然科學等學問,都能看出並非單純的性變態能寫出來的作品。(雖然代理人天野哲夫中途承認自己就是沼正三,而且續寫了未完部分,但許多文學評論家對此持反對態度,認為共同執筆的作家群,可能比較符合實情)

其次是「內容奇」。大名鼎鼎的三島由紀夫是《家畜人鴉俘》的忠實粉絲,在《家畜人鴉俘》還未成書之前,三島就饒富興味地把每期連載從雜誌上割下來,按順序收進剪貼簿,仔細珍藏。甚至到了逢人就推薦的地步。三島曾對與澀澤龍彥(我最喜歡的日本作家)說:「男人改變自己的身體,變成女人的鞋墊人、便器人、椅子人或床人,高高興興服侍女人,這是情色受虐狂的極致啊!」為了呼籲大家成為「真武士」而綁架自衛隊司令官,最終切腹自殺的三島由紀夫,到底為什麼會喜歡《家畜人鴉俘》呢?這本書的設定明明是:「兩千年後的宇宙大帝國邑司帝國,是由白人,而且是英國女王揀選的子孫所建立的貴族國家。鴉俘—實際上是包含yapan在內的黃色人種,都被當作類人猿族,被剝奪了人權,變成地位比黑人還低的家畜人,去服侍白人。」為什麼「那樣」的三島由紀夫會如此推崇「這樣」的一本小說呢!肯定是被內容深深的吸引吧!有人能在故事中讀出受虐狂與被虐狂的歡愉,有人能夠讀到科技的未來是讓權力者能更好的奴役無權者,還有人能夠讀出日本做為一個戰後迅猛發展的繁榮的大國,其實早已丟失本性,成為白人精神上的奴隸。或許就是這樣的思想內核,才能真正理解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與沼正三家畜人之間的關聯吧!

最後是「引發的後續事件奇」。當時是戰後,雖在美軍實際控制下,多數人民抱持著「思想怎樣的都不重要了,只要能活下去就好」的心態。但還是有不願放棄武士魂(像三島由紀夫這樣)的熱血青年,以武力等方式,貫徹他們的右翼價值觀。對於《家畜人鴉俘》在故事中直接把天皇的祖先(天照大神)描寫成一名來自未來世界的邑司白人(安娜‧泰勒斯)果然還是引起發了抗議。單行本發表後,右翼團體直接殺到出版社門口準備興師問罪。身為全權代理人的康芳夫處變不驚,對熱血青年說:「你們知道三島由紀夫非常推崇這本書嗎?」不愛讀書的熱血青年全都傻眼:「咦?三島先生嗎?」然後灰溜溜離開了。《家畜人鴉俘》出版後,在藝文界掀起波瀾,引發各方討論,並延伸出其他的形式的作品,由「假面騎士之父」石之森章太郎執筆《家畜人鴉俘》漫畫、還有高取英團長所率領的「月蝕歌劇團」將它改編成舞台劇。《家畜人鴉俘》被譯成法文,並獲得薩德侯爵獎。

節錄:

儘管同為直立種族,黑奴與白神的差異似乎就跟犬隻與黑奴的差異一樣大。禮拜的時候,黑奴跟牠們一樣,面對白神像都要匍匐在地。那些尊貴的神明,不管髮色、眼眸的顏色,特別是膚色,都與黑奴有著明顯的差異。對紐曼來說,所謂的天神,並非存在於深遠的教義中,而是白皮膚的象徵。身為護衛犬的牠,被賦予必須誓守白皮膚的使命。

白人的排泄物送至黑奴與黃畜(鴉俘)的口中,黑奴的排泄物送至黃畜的肛門,這套三色逐層的攝食連鎖,將邑司社會構造具體化,不但具有確定三色之間價值優劣排序的作用,讓不知排泄物為何物的鴉俘全部消化吸收,也使得邑司世界徹底擺脫前史時代必須使用不方便、不衛生的廁所,以及麻煩至極的汙物處理與垃圾焚燒等問題,成為一個「沒有廁所的世界」。這種重要制度的活象徵是不淨畜的代表:廁畜(肉便器)。有幸直接承領聖水與聖體的特權,使牠們備感光榮也是合情合理的。

從飛碟內的人犬、肉足凳、肉便器等怪物來看,無疑就是似人卻非人的鴉俘。她對鴉俘既沒有同類的意識也沒有絲毫的同情;在這方面,她正在調整心態,抱持跟邑司白人相同的心境,並且付諸相同的行動。對矮人也是。她唯獨在意一點,那就是鴉俘似乎是日本人的後裔,而麟一郎又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的確,有的叫Japanese,有的叫Jabanese…」寶琳如此說過,也說她們是「黃皮猴子」。真的很像日本人。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閱讀】NO.39《家畜人鴉俘 I》沼正三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