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23

灰暗的房間,我趴在按摩床上。和普通的床不同,按摩床比較高,阿良站著,手臂伸直就碰到我。床上有洞,正好能把臉塞進去的大小。多虧有洞,趴著,才不至於脖子扭傷或無法呼吸。眼睛被侷限,我看不到阿良。只有從他雙手的力道、不緊不慢的呼吸聲、身體貼近我時所散發出來的熱氣,才確定這個人是真實存在。而不是遊蕩於記憶中的亡魂。

「嗶嗶,十五分鐘。」機械式女聲,字與字之間,有道深不見底的懸崖。「十,五,分,鐘。嗶嗶」反而是嗶嗶聲才是它的母語,講得如此流暢。

毫無預兆,手突然離開我的身體,在胸前的計時器按了按,「嗶嗶」。「現在麻煩你面向牆壁唷,把身子側起來。」阿良爽朗的聲音,來自清新廣袤的草坪,陽光灑在笑臉上,奔跑時身旁還跟著一條毛髮柔順的黃金獵犬。「好唷,這樣可以了,謝謝你。」手再度回到我的身上。

阿良開始擺弄我的手,肩胛骨、肱骨、尺骨、橈骨、腕骨、掌骨、指骨,順著下來,或翻、或扭、或彈、或甩、或捏捏按按、或敲敲打打。疼痛在阿良的手中,像有形的礦石,甩一甩,就甩掉七八分。本來痠痛堅硬的手臂,恢復出廠時的初始狀態,舒服。擺弄完手,他從角落摸得一把塑膠椅,到我面前坐定,開始擺弄起我的腿腳。

就著門縫微光,我試圖在陰影裡辨認出他的輪廓。我凝視著該屬於他的位置,瞳孔肌肉有意識地擴張開來,感光層內的視錐細胞從睡眠狀被喚醒。我一面緊張,一面期待,相互缺席的十五年的人生裡,阿良究竟變成什麼模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