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NO.38《百合心》沼田真帆香留

IMG20180428112900

2018年第十八週

今年的某一天,我看到一則電影預告。預告中所揭示的情節,是一個男人發現了一本寫滿殺人回憶的筆記。光是這樣的細節,就讓人對接下來會發生的故事充滿遐想,想要深究下去。於是,我去圖書館找了這個部電影的原作小說,沼田真帆香留所寫的《百合心》來讀。書不大,僅有254頁。是能夠一天讀完的小說。(我就是花了四個小時一口氣讀完的)

然而這本書對我最大的震撼,還不是故事。而是作者。

1422549837-2166158112作者沼田真帆香留,1948年出生於大阪。人生經歷十分豐富,曾出家為尼,還經營過建設顧問公司。2004年,以56歲的高齡初出文壇,處女作《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獲得第五屆「恐怖懸疑大獎」。2011年出版文庫後,創下60萬冊的銷量。同年所推出的《百合心》更是橫掃當年度各大推理排行榜,並獲得第14屆大藪春彥獎。

多驚人的履歷呀!56歲出道。有人說,作家最怕早出道,二十五歲前就江郎才盡,如同一攤死水,再也寫不出東西。也有人說,作家最怕晚出道,生命沒剩幾多,無情的時間註定著作無法等身。不提這些也罷,光就想想,沼田真帆香留在此前的生命看過多少風景、感受多少人情世故,這些不是創作最好的養分嗎?56歲,該照顧的情面、該掩蓋的張揚早都可以放下。無怪她筆下的情節如此詭譎、情感如此濃烈、角色命運如此怪誕。甚至比二十多歲的作家下筆還狂。

「百合心」是貫穿全篇的一個詞,所以用來當書名,恰如其分。雖從情節上看,不過是書中角色把「依靠(yoridokoro)」誤聽成「百合心(yurigokoro)」而已。但百合花花語「美好家庭」與「偉大的愛」與依靠,卻是故事中核心的核心。這樣的設計,真是巧妙的令人拍案。閱讀過程,不斷引起我的思考:「所謂的愛,究竟是瑕疵品的互相安慰,還是人類的終極包容呢?」

◎ 相關作品:《百合心》《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如果九月永遠不結束》《貓鳴》《搖擺的心

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_1

節錄:

我想起父親每次弓身坐在這書房的矮桌前,一頁又一頁地盯著夾滿各種照片的剪報簿看得入神的模樣。罹患愛滋病滿臉肉瘤的兒童,瘦骨嶙峋幾可看見骨頭形狀的兒童,被人玩弄後扔棄的小小裸屍—事到如今,做兒子的我或許不該說這種話,但父親,的確是有點古怪的人。

在旁人看來,我們可能只是相顧無言,但我們都沉浸在鮮明的覺醒中。小時候長著肉瘤的後頸根,像抽筋般變得僵硬,一下又一下地跳動著。
光子和我都是人類的瑕疵品。就像棲息在爛泥沼塘底下的醜陋鯰魚。即便是不知為何會生為鯰魚的鯰魚,唯有這種時候,得以浮上水面呼吸乾淨的空氣,在日光中看見世界的正確面貌。唯有那段期間,可以活得像個人。

「話說回來,實際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在無人的家中,難得打開的壁櫥拉門居然開了一條縫。光是這樣已是恐怖電影常見的情節了,再加上壁櫥裡的紙箱中,還塞了很多以前的舊東西,以及可以的女用皮包,甚至一束頭髮,又從最底下翻出了筆記本。若在這種狀況下看內容,就算是我,搞不好也會認定這是道道地地的殺人魔的犯罪告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