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19

「就前幾個禮拜,我趁中午,翻牆到對面那個保齡球館,打三國。好死不死遇到少年隊。我被抓回來,還被記過。陳景狗把我叫去,說個不停。你也知道他的風格,一說就說了一整個下午。重點是,淨說也是那些代誌,早就聽到耳朵長繭。」阿良說話的時候,眼神一會兒看我、一會兒看我身後的佈告欄、甚至左顧右盼,低頭看我桌上快要寫完的作業。身體過動,嘴巴卻繼續說:「這次,他有說到你。
「他說:『張家祥一出生就生病了,很嚴重的病,每個月都要去打針,隨時都有可能因為昏倒跌斷鼻子或跌破下巴。但你看他每天認真打掃、認真讀書、待人和善。而且,他從不翹課,連請假都很少。看到這樣的同學,難道就沒有什麼想法嗎?難道不覺得羞愧嗎?』
「我甘是無意中知道什麼秘密?從前那個死肥豬不曾講,你自己也不曾講,原來你每天看起來要死要活,是生病呀?
「陳景狗還說:『家祥的這種病很嚴重喔,記得我小的時候,得這種病的人都活不過三十歲。』」,阿良停頓半餉,問我:「你甘是真的活不到三十歲?」

我凝視著他、他凝視著我,我瞭望著他,他同樣瞭望著我。從他深咖啡色的瞳孔中,我怎樣也找不出,隱藏在問題背後的動機。他到底是想用這個秘密威脅我?還是出於同學愛的關心(這根本不可能吧)?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會如何死去,生病、車禍、墜樓、還是被刀砍死?死亡是未來的事,而未來遙不可及。但有極少數的人,降生就帶著死訊,並在統計學的卦象上,註定死期。像我這樣的極少數人,簡直是打穿時間之壁,頭尾相銜的烏洛波羅斯。或許他正是出於大多數人對極少數人的好奇,才問的吧?

他的動機究竟是什麼呢?

這麼說吧!如果有人問我:「吃飽了沒?」,而我不知道他的動機到底是,為了化解尷尬的無意義問候、還是準備和我一起共度早餐。那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對我而言,不清楚動機的問題,是不會有答案的。

我沉默,阿良也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