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16

很顯然我沒做到,阿良依舊出現在我的世界裡。

灰暗的房間,眼盲的阿良,忍著疼痛的我,十五年後再見,從沒想過會在這種狀況下。阿良把手肘頂在我的腰窩,緩緩地從按摩床上將我的右腿抬起,抬到極限,還在用力。我忍著疼痛,用鼻孔吐氣,身體顫抖無法控制。「稍微忍耐一下唷。」阿良的聲音爽朗自然。

人體細胞每分每秒代謝,新細胞誕生、舊細胞死亡。雖然外表無法察覺,但每七年,全身上下的細胞就已經和七年前徹底不同。換句話說,每七年,我們就擁有一副新的肉體。聽起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但就我個人來說,更不可思議的是,新生細胞似乎遵循某種神祕旨意,當它降生時,並非煥然一新,而是帶著前一組細胞舊有的損耗、病態或扭曲來到世上。想想真是可悲呀!但這樣不可思議的細胞替換,才讓「我」這個存在擁有了一貫性。七年前的我和現在的我,雖然在細胞層面上來說,已經截然不同。但沒有人能說這個我和那個我毫無關係,靠著就是這樣的原理。

阿良正在按摩的手和十五年前揍我的手,雖然在細胞層面上已經截然不同,但它們並非毫無關聯。

但是,人的靈魂呢?人的靈魂(或是科學一點的名詞「人的意識」),靠得是怎樣的機制,才能確保「我」這個存在的一貫性呢?是思考方法嗎?不可能!隨著外在資訊的變化,我能夠明確感覺到自己思考方法的改變。因此,思考方法絕不可能是關鍵。那是記憶嗎?但人總是忘記,不可能昨天記得「phenomenon」的拼寫方法的那個我,和今天忘記的這個我是不同的我吧!

如果新細胞沿襲舊細胞上的耗損、病態或扭曲才造就肉體的一貫性;那新意識繼承舊意識中的苦難、折磨或懊悔即是靈魂一貫性的保證。唯有靈魂不斷疼痛,我們才不至於讓自我,潰散於時間流逝之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