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15

那天放學,天已經黑了。

翻過圍牆比較低的部分,避開等著接孩子下課的家長,我踏上平時不曾走過的路徑。燈火通明的夜市、漆黑寧靜的農田,街道盡頭像電視螢幕,移動的腳步像轉台,切換、切換,不同的畫面裡,正上演著不同戲碼。越走越遠。偶爾錯身的陌生人,看起來比平常還要陌生。不知哪家的守門犬吠個不停,大老遠就能聽見肉墊用力踏在水泥上的聲音(那該踏的多大力?),拴狗的鐵鍊瘋狂拉扯,死神用奪魂鏈制伏亂竄的亡魂,我想也就是這麼大的聲響吧!頭也不回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另一個小鎮。

檳榔攤內的老奶奶正在看八點檔,我向她買了一包菸。她看我一眼,「你甘是幫你爸買?」「對!」,她收了錢,把菸和找零放在不銹鋼桌面上。「我還要打火機。」「沒十八歲不能抽菸唷,會長不高。」「我會跟我爸講的。」老奶奶笑了一下,免費送了我一個打火機,繼續看八點檔。

這包菸的牌子和阿良抽的是一樣的。

我在沒被路燈照到的水泥路墩上坐了下來,撕開塑膠套,拆開銀色鋁箔紙,小心翼翼抽出一根,卻弄斷了。我把弄斷的香菸隨意塞進口袋,再抽出一根。

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根菸。第一口,咳嗽不止、第二口,眼睛被燻到睜不開、第三口,腦袋缺氧,四周景色不停旋轉。我抬頭看天,試圖緩解不舒服,卻發現黑夜裡還能見到雲。我仰著頭,再吸一口。濃濃的煙霧,從口鼻呼出,像一條長長的雲,那麼美麗。

回程時,我一邊走,一邊吸菸,一邊看雲。最後剩下13根,菸盒也不是新買的樣子了。我翻過圍牆比較低的部分,回到校園,避開可能會被看到的路線,摸黑上了四樓。我踩著馬桶,把菸盒和PU的手機放在塑膠隔間板的正上方。因為擔心明天一早掃地的同學不會發現,突發奇想,把口袋裡的那根斷菸丟進馬桶,卻不沖水,讓它就浮在水面上,算留下線索。

就是那一天,我和阿良獨處一室。某個念頭閃過腦海,我下定決定要把他趕出我的世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