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獵魔士:最後的願望》安傑.薩普科夫斯基

IMG20180330105038

2018年第十七週

會想要讀《獵魔士》,第一起心動念是在2016年,當時的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波蘭,時任波蘭總理的Tusk,把以《獵魔士》系列改編的RPG電子遊戲《巫師2》致贈給歐巴馬。看到這則新聞時,心想,這是一款怎樣的遊戲?竟然可以在外交場合代表波蘭?深入研究,才發現創作《獵魔士》系列的安傑.薩普科夫斯基,在波蘭人心中的地位猶如華語世界的金庸、英語世界的托爾金,看來真的是一部必讀的奇幻經典呀!第二個起心動念是實際看到《巫師2》遊戲畫面後,萌生了想要了解這部作品的心。我不是一個很會玩遊戲的人,因為苦手,自然就不著迷。但遊戲所帶來的聲光效果,獨特的故事性,還是令我對電玩非常感興趣(沒錯,我就是可以站在電動間看別人玩遊戲的那種孩子)。拜網路普及之便,遊戲直播帶給我很多樂趣。在網路上看過《巫師2》的遊戲直播後,決定拜讀這個系列的小說。

但,想讀是一回事,又該從何讀起呢?獵魔士的小說並沒有像《魔戒》或《哈利波特》那樣明顯的第一部、第二部的規劃。獵魔士下面跟著的只是一個看不出所以然的副標題,根本不得其門而入。秉持著「凡事Google問大神」的原則,我在網路上搜尋了「獵魔士+順序」,得到了一個初步的答案:最後的願望(短篇1)→暴風時際(外傳)→命運之劍(短篇2)→精靈血(長篇1)→蔑視時代(長篇2)→火之洗禮(長篇3)→燕之塔(長篇4)→湖之主(長篇5)。(其中《暴風時際》沒有中文版)因此,《獵魔士:最後的願望》只是我跟著白狼傑洛特冒險的起點,未來的冒險還非常漫長。

1948年,安傑.薩普科夫斯基生於波蘭羅茲,大學攻讀經濟。1986年開始,他在波蘭指標性的《奇幻文學雜誌》發表短篇故事《獵魔士》,推出就大受好評。之後寫了一系列以獵魔士「利維亞的傑洛特(白狼)」為主角的小說,描述這個被世界拋棄的戰士,與邪惡戰鬥的故事。作者曾獲頒許多獎項,曾五度獲頒波蘭奇幻文學最高榮譽的Zajdel大獎,更勇奪獎勵在國際上表現優異的波蘭藝術家的「護照獎」。二○○九年更擊退布蘭登.山德森等勁敵,一舉奪下首屆大衛.蓋梅爾之「傳奇」大獎(The David Gemmell Legend Award)。(註:本段資料來源為博客來。)

本書共分為十三章。「理智的聲音1」、「獵魔士」、「理智的聲音2」、「童話的真實性」、「理智的聲音3」、「兩害取其輕」、「理智的聲音4」、「價錢的問題」、「理智的聲音5」、「世界的盡頭」、「理智的聲音6」、「最後的願望」、「理智的聲音7」。眼尖的人可能發現了,本書結構非常特別,基本上就是一章「理智的聲音」配上一章「短篇故事」。每個短篇故事可以獨立閱讀沒有障礙,卻又跟「理智的聲音」有所呼應。這使得本書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閱讀方式。第一種是按照順序一章一章閱讀下來,另一種則是獨立閱讀「短篇故事」的部分,然後把「理智的聲音」當成另一個短篇故事。兩種閱讀方式都很有趣,也體現了作者強大的架構本領。

《獵魔士》是奇幻小說,基本上,該有的中世紀王國體制、奇幻生物、巫師,以及藥草魔法都一應俱足。故事走向也套用了「勇者打妖魔」的典型。但是,安傑.薩普科夫斯基的幽默、博學,讓如此容易落入俗套的故事有了新意。首先,他在故事中揉和了斯拉夫歐洲民間傳說,以及劍與魔法的奇幻小說,通過主角白狼戲謔的語氣,重新解構這些故事。比如這段獵魔士對女王說的話,「和妳比起來,胡洛巴里克親王就沒那麼仁慈了。去年冬天他試著雇用我去幫他找一個美女,這女孩從舞會上逃跑了,因為他再也無法忍受國王下流的求愛方式,逃跑的路上,她掉了一隻鞋子。……」雖然沒有明說,但讓人馬上聯想到灰姑娘掉落的那隻玻璃鞋。諸如此類的橋段在書中數不勝數,可以說這是一部顛覆傳統奇幻小說的奇幻小說。讓人想起塞凡提斯的《唐‧吉訶德》那也是一本顛覆騎士小說的騎士小說(有點扯遠了)。總之,你可以從《獵魔士:最後的願望》中感受到傳統奇幻小說的精采冒險;或者,你也可以在這充滿典故的文字中進行宅男考據(Nerd-Citation),如果這些都不能滿足,讀深一點,你還可以感受作者以奇幻諷刺現實的深層涵義。

 


 

節錄:

「妳不覺得妳把整件事弄得太玄了嗎?管這些形上學的事幹嘛?如果妳要的話,我可以告訴妳,我可以每天晚上大談特談我這幾年來的冒險。把酒桶準備好,免得我說的口乾舌燥,我們甚至可以今晚就開始。但我怕妳會覺得無聊,因為裡面既沒有死結,也沒有什麼命運的漩渦,不過就是獵魔士那些老掉牙的故事。」
「我很想聽,但是我再說一次,催眠不會有害處。」
「妳不覺得,」傑洛特微笑,「我對催眠的懷疑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它的成敗嗎?」
「不,我不這麼認為。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
南娜卡靠近獵魔士,看著她的眼睛,淡色嘴唇上掛著奇異的微笑。
「我倒想看看,懷疑是否具有任何力量。」

優拉,我們聊聊。
我需要和妳談談。人們總是說,沉默是金。也許他們是對的,但我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值那麼多。不管怎麼說,沉默有其價值,而人們得為保持沉默付出代價。
這對妳來說沒什麼困難,沒錯,不要否認。妳是自己選擇沉默的,這是妳為妳的女神所作的奉獻。我不相信梅莉特列女神,也不相信其他的神,但是我欣賞妳的選擇、妳的奉獻,我欣賞並尊重妳所相信的事物。因為妳的信仰和犧牲,妳為此所付出的沉默代價讓妳變成一個更好、更有價值的人。或者說,至少它給予妳這樣的可能性。而我的懷疑什麼都不能給我,它一點力量都沒有。
妳問,我到底相信什麼?
我相信劍。

費拉凡德瑞猛地傾身向前,他的眼睛散發著寒光。
「在你們的條件下共存?」他的語氣改變了,雖然聽起來還是一樣平靜。「承認你們的統治?失去自我的認同?以什麼人的身分共存下去?奴隸嗎?還是賤民?要在城市裡築起的圍牆外頭和你們共存?我們的人民和你們的女子相愛,卻因此上了絞首台。這叫共存嗎?你自己看看,在這種關係下生出的孩子們—他們遇到了什麼樣的命運?奇怪的人類,你為什麼躲避我的眼神?你看起來和一般人類也不一樣,就讓你來告訴我,你和人類共存的如何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