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13

畢竟是十五年前的回憶,糢糢糊糊,到底是誰開口告訴同學們通通回到座位上,記不得了。但我還記得,回教室後,阿良趴在桌上,整個頭埋進手臂,將自己隔離;PU則是和往常一樣,湊近女同學的交談範圍,在該笑的地方笑出聲來(反正都被無視了,不如自己找點樂子?)。

午後的斜陽,穿過被我擦的一塵不染的玻璃,光影照射,整間教室惹來印象派畫家的筆觸。臉頰上,柔嫩細毛還沒褪去,舉止卻早已浸染無法挽回的世俗。十三、四歲的少男少女,在座位上,聊天、發呆、看書、寫字,還是慌恐不安?阿良回頭看我,欲言又止。我避開了他的視線。

導師走進教室,還沒站上講台就命令:「把書包和抽屜裡的東西都拿到桌上!」台下悶悶地發出「蛤——」的質疑聲。導師冷冷問:「誰蛤的?」台下靜默,「我說,誰,蛤,的?」男同學舉手,「到後面蛙跳二十下。」男同學尷尬地左顧右盼,手腳都不知該放在哪裡,「現在!」男同學嘖了一聲到後面去,「四十下!」男同學默默跳了第一下,「數出來!」「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現在開始違禁品檢查,如果你有帶違禁品,馬上拿到前面來自首。」導師緩慢地環視教室一週,空間裡只有報數聲。「沒有嗎?」沉默,報數聲「很好,各排排長檢查同學書包。班長,你把你的書包拿過來,然後你去檢查排長們的書包。」

一時間,教室陷入騷亂,雷諾瓦的溫柔,抹上弗拉芒克的狂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