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11

無論誰看到身穿便服的PU,都猜不出來她只是個國中生。這很正常,因為她的年紀確實比我們都大。國中一年級,我們十三歲,她十六歲。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她還在念國中,只聽說她從小和奶奶相依為命,沒有爸爸,沒有媽媽。PU總在笑,無論是微笑、爆笑、大笑、上氣不接下氣的狂笑,還是憋笑。給人一種頭腦不太好,總是毫無保留地表現出情緒的印象。她高大健壯,稱不上美,但也不醜。棕紅色的皮膚,正是PU跑道的顏色。她的名字裡有個優字,大家就叫她PU。

但說PU總是毫無保留表現情緒,也不盡然。

她堅持帶手機上學。為了不讓老師發現,她說謊、把手機藏匿,用盡手段試圖保住手機。偶爾她在桌下偷看手機。這時才露出屬於實際年齡的表情(而不是平常用來面對我們的一貫笑臉)。彷彿在掀蓋手機上的彩色螢幕背後,才是一個需要真正對待的世界。

PU第一次被抓到,是在上課時間。導師站在窗邊,用眼神示意她到辦公室去。PU去了,下課才回來。回來時,她裙子鼓鼓的,有人說她手機沒被沒收。但這也沒什麼,熱血導師一向對違反校規的事情就寬容,大家也沒多想。

在那之後,導師有意無意,會提起關於那場體罰的細節。彷彿親眼見證。不像往常急於讓我們回憶的態度,他知道自己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於是,班上有人開始懷疑,是不是PU用屬於我們集體的共同秘密,去換取讓手機不被沒收的條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