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06

四十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那節課的最後,我一個人在教室裡,隔天要交的作業已經寫完。阿良早早消失,不知正躲在哪個角落抽菸(後來我當然知道他躲在四樓音樂教室旁邊那間廁所抽菸)。我靜靜地聽著下課鐘聲響起。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幽靈般緩慢且悠長的「西敏寺鐘聲」,將沉靜校園喚醒。笑鬧聲、桌椅拖動聲、奔跑聲,隔壁班導師穿著高跟鞋叩叩叩的腳步聲,這些聲響幾乎是同時湧入我的耳裡。我把作業和課本放進書包後,拿上抹布,開始我所負責的擦玻璃工作。不久,同學們吵吵鬧鬧滿身大汗回到教室,喝了水、擦了汗,每個人也都拿上掃地用具,到各自負責的掃地區域進行打掃。

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從開始上學,我總是負責擦玻璃。(也總是不需要參加大隊接力)。我和那些只負責一、兩個學期的擦玻璃同學不同,我知道怎麼擦玻璃。首先,你必須準備兩條抹布和幾張報紙。兩條抹布,一條長毛、一條短毛。長毛沾濕,將玻璃邊框的灰塵去除。過程中要勤奮換水,否則灰塵會殘留在抹布拭過的地方。灰塵去除後,用報紙擦玻璃表面,順時鐘也好,逆時鐘也好,就是要畫圓。最後,用短毛以由上而下的方式將玻璃上細小碎屑帶走。如此,便大功告成。

擦完玻璃,我把長毛用清潔劑洗乾淨,去除上面的油脂。短毛的則是清水搓揉,大力轉乾。這兩條抹布是我能順利完成清潔工作的寶物。而我負責的玻璃,則是我們班能夠蟬聯整潔比賽冠軍的關鍵。因此絕對值得如此大費周章。

記得那一天,我正在清潔抹布時。班上一名外號叫做PU的女孩子突然用手拍我的肩膀,她說:「老師叫你到辦公室。」雖然PU聲音不大,但教室突然鴉雀無聲,同學們都放慢手上工作,有意無意望向我們。我拿起洗到一半的長毛,水也沒轉乾,就在她碰觸過我的地方,誇張地擦個不停。「老師有叫妳碰我嗎?」PU傻笑:「沒有。」「沒有妳為什麼碰我?」PU還是傻笑:「不知道。」我大罵:「死破麻!」其他同學似乎對我的反應感到認可,紛紛又將注意力放回掃地工作上,教室恢復該有的吵雜。

我丟下抹布,離開教室。PU跟在我後面,還在傻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