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01

不知道何時開始,我的腰部出現疼痛。白天,走路上班,電腦前辦公,都不痛;只有在晚上,躺上床,強烈痛感才會靜靜折磨我。淺夢裡,疼痛似乎有了生命,他從腰部移動到背部,又移動到肩胛骨。我試圖用手指按壓,看能不能有所緩解。疼痛卻在我觸碰到的前一刻移動到另一處。他躲在肌肉間隙,遊走在皮脂組織,惡意地撥弄著我敏感且脆弱的神經。甚至,他還說話。他說:「沒辦法,是你倒楣。我天生如此,誰也不願意。」

於是,我決定去按摩。

按摩站位於城市精華地段,離捷運站不遠,就在橫濱風格的拉麵店(いらっしゃいませ!)與懷舊風格的冰店(人客呷涼唷)中間。是一扇稍微風吹就發出嘰呀怪聲,十分破舊的鐵門。要不是門上貼了一張寫著「視障按摩」的A4紙,根本很難發現。穿過排隊人龍,同時謝絕了熱情的拉麵店員跟我解釋目前的促銷方案以及冰店店員詢問我辦會員卡的意願,逕直打開鐵門,走進按摩站。

鐵門後是通往二樓的樓梯。兩旁不鏽鋼扶手無論厚度、溫度都很適宜,從沒想過世上會有如此好握的扶手,乃至於手一握上去反而嚇一大跳把手抽開。回過神來,握住扶手,搭配腳步一步步往上,身體輕的連體重都感覺不到。樓梯間很暗,沒開燈。我想也難怪,按摩師都是盲人,看不見。舒適的把手終究比空間亮度來的重要。

樓梯盡頭是一扇帶著玻璃窗的木門,這才是按摩站真正的入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