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05

我趴在按摩床上,阿良身體微傾,力量從他的肩膀,通過手肘、手腕、手指施放到我的腰間。「這樣的力氣還可以嗎?」(可以?什麼意思?怎樣算不可以?)我怕被認出聲音含糊回答:「可以。」他的每根手指都有獨立意識,知道疼痛摸起來應該是什麼樣子。十根手指化作十條獵犬,在肌肉、皮脂層、血管、神經的每個角落,嗅聞疼痛遺留的氣味。「沒辦法,是你倒楣。我天生如此,誰也不願意。」我記得疼痛是這麼對我說的。然而,我還記得十五年前(正是那本被放在玻璃茶几底下介紹手機的雜誌出刊時),曾有個下午,我們也和現在一樣,獨處一室。

那堂課本來是健康教育課。總是精神抖擻的年輕熱血導師和健康教育老師商量,希望他能把這堂健康教育課讓出來,好讓同學們到操場上練習大隊接力(啊,沒錯,當時運動會快到了!)。導師說:「身體健康也是健康教育的一部份對吧!」其實根本不需要遊說之詞,健康教育課一直以來不是放毫無相關的電影就是聽老師在台上講黃色笑話。說起來健康教育老師是導師的學長,在學弟面前總不好因為又混過一節課而歡欣雀躍吧!他皺皺眉,思考三十秒後勉為其難地說:「好吧!」

同學們三三兩兩不甘不願,被熱血導師趕到操場上去(能在教室打混為什麼要曬太陽練習什麼大隊接力呀!)。我和阿良被留在教室,兩人獨處。「下午太陽大,你就在教室休息。阿良昨天的自然才考十二分,你就代替老師,看他哪裡不會,教他一下吧。」導師身上有髮膠的味道,還有一股淡淡的成年男子的味道。我點頭,當作答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