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疼痛》02

櫃台裡坐著一位頭髮梳理相當整齊的男子。他正將手機緊貼左耳,手指在沒有亮起的螢幕上快速碰觸。手機傳來比常人語速快上四倍左右的語音提示,男子按照提示不斷進行下一個指令。我大約花費了三秒的時間才意識到,他正在傳簡訊(或許是傳LINE)。男子熟練的動作令我聯想起佛朗明哥舞者,只是舞者拿的是響板,他拿的是手機。

男子用淺灰色的瞳孔盯著我:「請問您有預約嗎?」

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表情跟一位看不見表情的人應答,於是決定用帶著歉意的聲線應答:「不好意思,沒預約。」

男子:「是嗎?」說完他又以佛朗明哥舞者的姿勢在手機上快速碰觸,四倍速的語音提示先是報出現在時刻,然後報出接下來三個小時內的預約狀況。

「打算按多久?」

「全身,一個小時。」

男子沒回話。

短暫的靜默瞬間被窗外車輛經過的呼嘯聲、樓下排隊人群的嘈雜聲以及不知道哪裡傳來的抽水馬達低沉嗡嗡聲所填滿。

「您先在沙發坐一下,我來安排。」

我像一條離開透光帶,誤闖深海世界的小丑魚。長時間建立起來的生存規範與環境感受,在這個蝰魚、鮟鱇魚和長鼻銀鮫主宰的宇宙中通通失效。環顧四週,原色牆面沒有習以為常,用來填充視覺的海報或掛畫、沒有裝飾品,沒有書報架,當然沒有電視。聲音、氣味、觸覺才是統治這個地方的基礎法則。

然而,當我在沙發坐下時,發現玻璃茶几底下竟然擺著一本雜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