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卡夫卡變形記》法蘭茲‧卡夫卡

IMG20180410114106

2018年第十五週

當我在閱讀卡夫卡時,不知道是不是隔了一層翻譯,總覺得文筆不是特別的好。然而,恰是這種不怎麼好的文筆,樸實刻劃出人生真相。極端日常的場景中,一個個荒謬、怪誕、令人感到無助的故事,一層層剝開我們掩蓋在真實人生外殼的虛偽。不同年齡段讀卡夫卡,都覺得他正用慈愛(但無可奈何)的神情注視著自己,彷彿說著:「我知道你正面臨什麼,這就是人生,你得自己經歷才行。」卡夫卡孤單,但他不寂寞。因為世界上有太多渴望了解他的人。

法蘭茲·卡夫卡(Franz Kafka),是奧匈帝國一位使用德語的小說家和短篇猶太人故事家,被認為是20世紀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代表作有《變形記》、《審判》、《城堡》和《鄉村醫生》。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品為《審判》。

本週閱讀的《卡夫卡變形記》是由資深編輯李毓昭翻譯,晨星出版社出版。書中穿插由楊宛靜插畫家所繪製的插圖(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我個人真的認為這插畫可有可無)。全書共分為四個部分:「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捷克文學家」、「變形記」、「飢餓藝術家」、「巢穴」。

第一部分介紹作者卡夫卡生平、文學成就、卡夫卡的布拉格,還花了一些篇幅對收錄其後的三部作品進行簡介。對於初次接觸卡夫卡的人,我認為這是一本不錯的選擇。所有人都耳熟能響的「變形記」,被稱為現代主義文學的奠基之作。講述一名男子起床後發現自己變成蟲的故事;「飢餓藝術家」是卡夫卡生前最重視的故事,據傳臨終前還在病床上校稿;「巢穴」是以穴居動物(從頭到尾都不知道這隻動物的真實身分,推測為熊)為第一人稱視角,講述離群索居的他,如何確保自己不會被周遭環境。第二到第四部份,收錄的三則故事充分展現出卡夫卡作品裡透過自我異化、人我關係抽離,詮釋生命荒謬感(或虛無)的主題。可說是相當有代表性。

 


節錄:

他原以為父親的事業什麼都沒有留下,至少父親從沒有提過與此相反的事情,當然他也不曾直接去問他。當時格勒果唯一的心願就是盡全力幫助家人早日忘記那場大災難,那不僅毀了父親的事業,也使他們走向絕望的深淵。於是他開始以異於平常的熱心去工作,很快就從小職員變成了推銷員,當然這是因為當推銷員的賺錢機會多了許多,他的成功也很快地轉變成現金,讓他擺在桌上,使家人驚訝不已。那是段輝煌的時期,雖然格勒果賺了很多錢,足夠維持家計,也確實供給了全家所需,他們卻不再回想過去,至少那時的榮耀已不再有了。他們只是習慣了,包括家人和格勒果在內,收錢的一方很感激,給錢的一方也很高興,但是其中不再會產生特別溫馨的感覺。

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許多徵兆在巔峰時期沒有注意或加以壓制,現在想要採取什麼對策已經來不及了。飢餓表演一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再度流行,但是這並無法安慰活在當代的人。那麼,飢餓藝術家要怎麼辦呢?他在當紅的時候得到過成千上萬人的掌聲,很難壓低身段去鄉下市集的路邊表演,而說到改行,他不僅年紀太大,也太迷戀飢餓這一行,不可能放棄。

在青苔隔絕了我們,讓我看不見他時,我仍然可以充分信任他嗎?如果能監視著他,或至少可以監視他,要信任會比較容易。也許隔著一段距離時也能夠信任某人,可是你身在巢穴裡,要完全信任巢穴外的人,也就是和他分處不同的世界時,我覺得要信任是不可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