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華麗島軼聞:鍵》何敬堯、楊双子、陳又津、瀟湘神、盛浩偉

IMG20180303095854

2018年第九週

「五名新生代小說家,以接龍的方式,共寫一段發生於日本時代,關於鑰匙的故事。」光聽到這樣的論述,想必就能引起許多人的興趣。尤其這五名小說家是「妖怪偵探」何敬堯、「百合少女」楊双子、「電波田野收藏家」陳又津、「奇幻煉金士」瀟湘神、「文豪解剖師」盛浩偉。堅強的陣容,讓人一頭栽入這個奇異的小說世界中。

在能夠代指「台灣」的諸多名稱中,「華麗島」是西川滿所創。這個熱愛台灣的民俗專家,在我腦子裡的形象是星野之宣筆下的宗像教授、或是京極夏彥筆下的京極堂,這類文雅又充滿智慧的偵探大師。《華麗島軼聞:鍵》名字中就包含著對西川滿的致敬,因此,在書中仔細推敲西川滿被塑造的形象,對我來說是非常滿足的一件事。(雖然西川滿在小說後段中的形象…)當然,除了西川滿,日本時代重要的藝文人,書中也多有描繪。看小說家如何透過想像力,在不過分違背史實的範圍內,重塑歷史上確有其人的角色,是一大看點。

五位作家以接龍的方式寫成,自然在不同的章節呈現出不同的角色視窗、敘述風格。雖然如此,閱讀體驗不至於破碎。甚至讓我對於小說的風格是否真有必要統一,做出「因應不同場景,影視創作者會利用截然不同的光線、節奏和場面調度來呈現故事,小說是否也可以因應不同章節,以不同的角色人稱或文字風格來呈現呢?」這樣的反思。當然,本書是因為五名作者風格迥異,而且各個才華出眾,才能呈現絕讚效果。若是一人執筆,恐怕無法變出那麼多花招來。

節錄:

「方外紙?那是什麼?」
「方外紙是一種紙錢,是臺灣道士用來祭煞改運的一種道具。據說世上有一百零八種關煞,所以有一百零八種不同圖繪的紙錢,用來鎮壓各種煞氣。像是這張紙錢,就是為了祭送天狗。」

吳部爺驟逝,手書遺囑指定久居支那的東碧舍承嗣,返回臺島的東碧舍卻遭遇嫡庶手足競相爭產。這是東碧舍的心結。尤其纏綿病榻之際,東碧舍常在病苦裡灑淚說,那些俗物蠢蠹哪個知道當家痛楚,恰正是這副軀殼換來尊貴榮耀的吳家啊,恰正是這副軀殼換來的功業啊……。

那張臉,在金色的濕潤線條中,彷彿有黑色荊棘在皮膚下蔓延,又像默然綻開的黑曇花,轉眼就要凋謝。寂靜的死滅裡,奇異的黑色有種生命,它不是塗抹上去,而是從少年體內滲透而出。

【閱讀】《華麗島軼聞:鍵》何敬堯、楊双子、陳又津、瀟湘神、盛浩偉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