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跳繩鬼

【短篇】跳繩鬼 ◎万年

 

我跟妹妹差很多歲,超過一輪。

所以照顧妹妹就像在照顧小時候的自己。總會想,小時候的自己怕什麼?喜歡什麼?想要知道什麼?然後一股腦地滿足妹妹。也算是滿足自己的童年。

就像那天,我騎摩托車載她去上學。她突然問我:「哥,家裡的跳繩怎麼都不見了,明天體育課要考跳繩。」

現在的國小生竟然要在體育課考跳繩,真酷呀!

 

「可能是跳繩鬼來過了。」

「跳繩鬼?」十歲的妹妹露出既懷疑又興奮的表情。小孩都是喜歡鬼的。

「跳繩鬼總是會挨家挨戶的去找跳繩吃,他的鼻子很靈,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就可以聞到跳繩的味道。只要被他發現跳繩,一定二話不說的咕嚕咕嚕吃下肚。」

「好可怕,難怪跳繩都會不見。不過,跳繩鬼長怎樣?我怎麼都沒看過?」妹妹露出天真的眼神,十分可愛。

「他長得像老爸一樣,肚子很大又禿頭,常常都穿著內褲到處亂跑。不過雖然他很愛吃跳繩畢竟也算是鬼,所以他不想讓你看到的時候可以隱形的。」

「真的?」這次露出的眼神是害怕。

「家裡不是常常地板莫名有髒髒的痕跡?」其實那是妹妹吃飯掉得菜渣飯粒。

「那是?」

「那就是跳繩鬼的腳印啦!」

我停下車,妹妹背著書包快步跑進校門。就快到門口時,他突然回頭大喊:「哥哥是大笨蛋。」

我一邊看著她漸小的身影一邊招手:「我會幫你買新的跳繩回去的。」

 

 

志雄從有記憶開始就畏懼天花板上的那個洞。

 

正巧就在他躺在床上,不經意就能看見的視線範圍。不只一次,志雄鼓起勇氣搬來凳子,踩在上面往洞內看。那裏面其實就幾根水管和一個小夾層,幽幽暗暗的張開了精緻銀白的蜘蛛網。白天到還好志雄都要上課,晚上的時候他張大眼,盯著黑暗中的天花板的洞,從水管傳出的低沉聲響和詭異的爬動聲總讓他無法入眠。

就是跟她戀愛,志雄還是無法忘記那個洞。每每跟她在床上做愛,志雄總是感覺到有雙眼睛正從洞裏看著他們。像被窺看交配過程的野生動物,也不知道哪個動物星球頻道的攝影師躲在哪,正用長長的鏡頭對準自己。

「那上面有什麼?」她靠著志雄的胸膛,用細嫩地手指著洞。

「我每次爬上去看裡面什麼都沒有。不過總覺得可能有鬼,住在那裏面。」

「什麼樣的鬼?」

「我對鬼也不是很瞭解,你這樣問我也一點頭緒也沒有。」志雄很誠實。

「你家有跳繩嗎?」她問。

「什麼意思?」

「跳繩會莫名其妙不見嗎?」她再問。

 

志雄突然想起國小時常常在房間東翻西找,就是找不到剛買的跳繩。為了那些無故失蹤一

買再買的跳繩,不知道被爸爸責駡過多少次。「妳怎麼知道?」

「該不會是跳繩鬼?」她這樣問。

不過這次不需要回答。他們躺在床上,互相依靠在一起。望著洞,洞裏似乎也有東西正窺看他們。

 

 

志雄剛來的時候,一臉憔悴,眼睛四周的黑眼圈很腫、眼睛裏的血絲布得很密。

 

「大哥,求求你救我。雖然我…唉…」一開口他就這麼說。

「沒關係,她的事情就別提了,直接說吧!」

娓娓道來、細細述說,從他小的時候開始,那個洞;到他跟她的床邊細語,還是那個洞;最後說到無法入眠,無時不刻覺得有人從任何縫隙看他,已經不只是個洞。他恐懼的是他無法掌握的「那邊」的神秘。

「午夜十二點十二分的時候你帶著跳繩,爬進那個洞裏面。記住,十二點十二分,那是跳繩鬼法力最弱時候,只有在那時候,他才無法隱身。」我這樣跟他說。

 

於是志雄回到自己的家,等待午夜十二點十二分。他一再確認手錶上的時間,一再確認放在他的床鋪上才剛買來的跳繩。十二點,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十二點一分,把椅子放在洞的正下方。他等不及,先探頭看了洞裏。與多年前的探索無二樣,同樣的水管,同樣的小空間裏佈滿銀白蜘蛛網。下了椅子,再歎口氣。

十二點十二分,他把跳繩塞進口袋,站上椅子。再次確認時間,十二點十二分。

那洞裏似乎可以塞入一整座城市,原本該是水管的地方往上位移數十公尺;原本該是幽暗的黑色空間變成了寬敞的綠地。不遠的地方坐著一團穿著內褲的胖老伯。

老伯肚子很大,手腳的皮膚都很粗糙。頭頂上幾乎沒有毛髮,稀疏細長的耳上毛垂到肩膀上。他的眼神很犀利,直直盯著志雄看。

「你身上的跳繩可不可以給我吃?」他這樣問志雄。

志雄從口袋裏掏出跳繩,不敢握太緊,戰戰兢兢接近老伯。腳下似乎不時踩到堅硬的東西,仔細一瞧,老伯四周散落著各式的溜溜球。

跳繩一進到老伯的伸手範圍,馬上被搶了過去。

老伯拆開跳繩的包裝,丟掉纏在那上面的橡皮筋,從一邊的握把部份開始吃起來。有點像在吃很長的法國麵包那樣,但是因為跳繩很細,所以又像在吃麵條。志雄看著老伯津津有味地吃著跳繩,全身上下不停冒汗。

「原來這就是跳繩鬼」他心理想。

 

等到眼前的老伯終於把一半的跳繩吃下肚,志雄才突然開口:「那個…」

老伯睜大眼,有神地望著志雄。

「可不可以請你不要再住這裏,不要再住這個洞。請你搬到別處去。」

老伯用眼神做了個不屑的樣子,嘴上還是嚼著跳繩。

「拜託你了。」

老伯索性整個身體轉了一百八十度,背對志雄。

志雄走向老伯,這是跳繩鬼逼他的,他並沒有想要這麼做。就算對方是鬼,他也想好好跟他溝通,但是跳繩鬼不接受他的提議。所以這是跳繩鬼逼他的。

 

彎下腰,悄悄地拾起還沒有被老伯吞下去的另一端把手。

老伯轉過頭來看他。「我再說一次,最後一次。請你搬走!」

跳繩鬼無動於終,手裏悄悄地施力想要把跳繩拉回來。志雄憤憤地說:「這是你逼我的。」

用力一拉,志雄把跳繩從老伯嘴裏用力地拉了出來。一開始還不是很順利,志雄使勁全身力量拉扯,跳繩呼嚕呼嚕地穿過老伯的嘴巴,迅速地拉出一長串的距離。拉出跳繩,拉出跳繩鬼的腸子、內臟和心,最後老伯倒臥在草地上,口裏吐出大量的血和尺寸很小的跳繩和若干溜溜球。

志雄鼓起勇氣,用腳踩住跳繩鬼的肩膀。「不要再住這了,不然還會有下次的。」

他聽到老伯的哭聲,眼淚沖淡了一些鮮血的味道。

 

 

我對志雄說:「跳繩鬼吃跳繩拉出溜溜球。一般來說,家裏少的跳繩會變成溜溜球被放在原地。你家的跳繩鬼是屬於很惡劣的那種,一昧地吃跳繩卻從不貢獻出什麼,這已經違反鬼的道德。你就去除了他吧!」

於是志雄帶著跳繩和堅定的眼神走了出去。

 

妹妹在門後,聽到志雄離開的聲音才走出來。

「他是來找我的嗎?」她這麼問。

「他是來面對自己心理的鬼,面對那個洞,面對那邊的神秘。」

「又是跳繩鬼之類的故事?」妹妹的眼神經過數十年,已經不再天真。

「是充滿神秘的故事。」我笑著回答。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