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喚鬼師之到國旗店買國旗

【短篇】喚鬼師之到國旗店買國旗 ◎万年

 

就算大熱天,他也堅持穿著黑色長大衣讓自己儘量看起來像條影子。臉上的疤、皺紋混雜在一起,偶爾在不得已的數天未歸,粗短鬍渣會加入容貌濃稠陣營。模糊地讓人分不清他的表情、輪廓和歲月痕跡。長久以來朝模糊的方向生活,漸漸就變成一條貨真價實的暗影。

他是真正的喚鬼師(也是鎮上唯一的一位)。

 

喚鬼師都受過嚴格訓練,從外表應該看起來的模樣、生活態度、三餐用膳時間、事務文具的品牌、鞋油顏色到工作流程都像一個模子生產,當你認識一個以上的喚鬼師,通常會產生「或許喚鬼師都有同一個母親。」這樣的誤解。

 

 

 

國旗店外瘸狗尾隨暗影佇足,透過玻璃窗,映入眼簾的是世界各國的國旗,各式布料從粗糙到精緻無一不足。有被拉撐開來大面積展示在牆上的國旗,有靠著一條尼龍繩線串起來的萬國旗,還有穿過木質手把能讓人握住揮舞的小旗,甚至有印成T恤能直接穿在身上。他透過玻璃窗看著,一面將枯枝般的雙手伸出黑大衣外,試著比量適當大小。能夠最有效繞行的面積、踩在上面可以放心不需害怕滑倒的材質、重點是符合政治正確的國旗圖案。

 

喚鬼師用來製作結界的布不能夠使用超過兩次,用完就該淘汰。他用手指輕觸折成A4大小塞在胸前口袋的紅布。那是他僅剩的一面國旗,昨天下午在廢棄工廠兩個小孩面前用來召喚鬼魂,已經要淘汰了。

包含小鎮在內,周圍區域的鬼魂分配他是瞭如指掌,也明確知道佔據廢棄工廠的是一些日殖時代留下來的逃兵惡靈,但當時正要前往一處眷村解決唐山來的偷渡鬼魂,身上只帶著全面染紅角落印有五顆黃星的共旗。沒料到唯一的僅剩的國旗就這樣用掉。沒辦法,在政府的配額發放下來之前,只好先到鎮上買面國旗應急。

 

他連開門都沒半點聲響。老闆袒胸露背躺在涼椅上,眼睛半闔半開隨時會轉入夢鄉,感覺一股熱氣從微張的大門方向傳入才張眼,一條巨大的黑色影子唰地進入他五步範圍之內。明顯的寒氣隨著暗影起伏,店內亮度整整暗下兩個階層。

老闆勉強從齒縫擠出四個腔調奇怪的字:「歡迎光營。」

喚鬼師朝老闆點點頭,面容似乎隨著地心引力融垂與黑大衣化在一起。模糊不清的形象似乎從眼、耳、鼻、口同時發出低沉聲響:「質量最高的賊旗、寬度在十六吋之內。」

老闆發抖說:「賊旗有配額,需要拿許可證才能夠購買。」

暗影往上抽提十公分左右,寒氣模糊地漫散:「我是喚鬼師。」

「是嗎?可就是…喚鬼師也…不太方便。」

「恩,是嗎?那鬼方蘇維埃聯邦旗的呢?」暗影妥協。

老闆緊張地搓揉雙手:「那也是管製品。不然,拉脫維亞的可以嗎?」

附有引力的低沉聲音說:「長怎樣?」

跨過涼椅,老闆靈活地鑽進國旗堆。他東翻西找,拉出一條條五顏六色的國旗,最終張開雙臂,拉撐一張國旗。紅旗中央加上白橫條,紅色亮度也比賊旗還要低。「怎樣?還可以吧!」老闆興奮地說。

國旗連喚鬼媒介都稱不上,因為不管怎樣的布都能夠喚出鬼來(更有傳言,即使沒布輔助也能喚出鬼來)。唯一的風險是躲在比影子更暗處,從更深處監督著他們的「那些」。用這樣的旗「那些」會向上面說什麼嗎?

 

喚鬼師苦思著,遲遲無法決定。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