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陰陽師的殺生石

【短篇】陰陽師的殺生石 ◎万年

「來找殺生石好了!」W突然丟出這樣一句話,好像是試探,又像喃喃自語。足足一分鐘都沒有後續發言。

紀子桌上厚厚一迭文件夾,逐一翻開,確認完成狀況在表格上填寫紀錄,沒有閒暇去理睬W。把這些整理完,就得開始進行兩天后交稿的醫療器材說明書的翻譯工作。雖然說是偵探事務所,但以偵探業務賺來的錢根本無法應付兩個人的生活開支,身為「員工」的紀子竟然要額外接案來支持W的公司,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妳沒聽到我說的嗎?」W問。

「聽了。」紀子回答,簡短兩字響應正好是激怒交談對方的最佳姿態。

「那我們來找吧!殺生石,安培晴明的殺生石。」

「不想。」故意將文件夾嘩嘩的用力翻開。

「哎……為什麼呀?挺好玩的不是嗎?」W發出兒童耍賴時慣用的語調,顯然沒有被兩字回應的技倆激怒。

「第一,後天之前我要把翻譯弄完,而你破爛的英文又幫不上任何忙,代表我又得孤軍奮戰。第二,殺生石不屬於安培晴明,雖然傳說中晴明的母親是九尾狐,而九尾狐擁有殺生石,卻也不代表安培晴明擁有那個。」紀子說完,喝一口放在案前的菊花茶,繼續整理資料。

「是唷。」W發動兩字回應。

「這算什麼?」紀子被簡短的兩字回應激怒,氣得從座位上彈跳起來:「你自己看看這些資料,哪一件不是亂七八糟的推理。受到委託的偵探案件已經少的可憐,你又都不好好幫人家解決。就不怕餓死嗎?」

W搖晃身體試圖閃避紀子的目光,但小小的事務所裏簡直就像甕中之鼈。他拉開抽屜,拿出一串鑰匙和兩張一百塊,起身朝大門走去。

紀子隨手將一本書朝W丟去,大吼:「我在說話你就要走了?還自稱什麼神探,一隻貓都找不回來的傢伙。要滾就快滾。」

W躡手躡腳拉開大門,回頭問:「妳午餐要吃啥?我買回來。」

「快滾啦!」紀子飛踢、大門碰然闔上。

 

W的本名是王威文(Wang Wai Wen),自稱神探W。W非常害怕屍體(甚至鼻息很淺的熟睡面孔也被歸類為屍體)卻又極端的渴求推理帶來的愉悅感。雖然自稱神探,卻只敢進行失物的尋找(多數都是尋貓案件)。別人叫他失物神探,聽起來就是時常失誤的感覺。

 

W右手抱著穿白靴子的黑貓,純白色四足外身上其他地方全都黑漆漆,烏鴉般的油亮黑色短毛,頸子上還掛著附有鈴鐺的項圈。另一手提著紀子最喜歡吃的皮蛋瘦肉粥。「有人叫了外送嗎?一碗不加油條不撒胡椒粉、芹菜加倍的皮蛋瘦肉粥和一隻迷路的可憐黑貓,我看看,可憐的黑貓叫做MIKO。」W嬉皮笑臉推開大門,把MIKO放進書櫃旁的寵物籠裏。

「你以為這樣我就不生氣了?」紀子翻開待完成的案件委推,MIKO價值兩萬元。

「妳剛剛有生氣?哈哈,開玩笑的吧!妳這麼溫柔。」W為她到廚房拿了一支乾淨的湯匙:「快吃吧!冷了就不優了。」

「你真可惡。」紀子憋著笑這樣說。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