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辯論得勝者的禮物

【短篇】辯論得勝者的禮物 ◎万年

才知道他參加遠在英國的辯論比賽得勝,就打電話給他女友,相約一起去逛街買禮物,作為得勝祝賀。很久不見他,自上個農曆新年從英國返來待了兩個禮拜後,到現在也已經半年了。這半年來,時常能夠在報紙上看到他的消息。標題總是以「臺灣之光」起頭,千人初選、晉級、十六強車輪戰、對辯等階段,各家報紙都用不小的篇幅報導。尤其是昨天,他一舉擊敗來自全世界的所有對手,獲得國際辯論大賽冠軍,攤開所有報紙,幾乎都是整版篇幅刊載。他面對媒體訪問,瞇著眼笑說:「我感謝我的父母、感謝臺灣,迫不期待現在馬上回去,吃一碗豬腳面線。」從不知道他是這麼喜歡吃豬腳面線。(是媒體安排的一貫的台詞?)

 

和他女友約在忠孝復興站的出口,天空有點陰,隨時都會落下大雨的感覺。我在騎樓外抽了兩根煙,還是不見他女友蹤影。到騎樓下排隊買星巴克的拿鐵,輪到我時,猶豫不決到底該買冰的、熱的,和店員周旋將近五分鐘。排在後面的大嬸發出不耐煩的嘖嘖聲更加打攪我的思緒。還沒買到拿鐵,就看到他女友朝我走來,堅定地口吻說:「冰拿鐵,謝謝。」我松鬆了口氣。

 

我們在東區的精品商店穿梭,以他為主的購物旅程,看遍各種西裝、手錶和一級棒的皮鞋。買了不少,卻覺得似乎沒有一樣東西是特地為了他買。

「這樣的東西好像送給誰都一樣,並不特別只能送給他,送給辯論得勝者。」我這樣提出意見。

「也不一定全要給他,看這手錶,帶在你手上也蠻好看的。」他女友這麼說,把我的手牽起來,像研究森林植物那樣細察。

 

漸漸遠離東區、遠離熱鬧的街道和時尚的人群,蜿蜒地散佈在城市間的小巷,有許多老人守顧著攤車上的貨品,竹編的鞋、大塊的濁玉、亮藍色的捕蚊燈或是譏聒亂叫的發條玩具。他女友看到散插在橘色垃圾桶的一大束竹製品,小雀步地奔過去,隨手抽起一根:「你看,這是不求人耶!」不等我回應,開始用那搔背。竹制的不求人,握把處是珠紅貧光漆,自中段偏下開始閃耀著黑耀石般的黑色光澤。五抓並置的頂端搔擾他女友窄窄的背,撩動淺色碎花連身洋裝,我不自覺站在遠處看傻了眼。

「買了!」他女友說。

「當成禮物嗎?」我眼睛盯著他女友看,無法自拔。

「有何不可?」結賬,裝進一個紅白相間的普通塑料袋裏。

 

雨果然來了,轟隆隆的大雨,像要把地面上的東西都狠狠壓碎般。路人擠在騎樓下、淋濕小狗乞憐地嚎叫、呼嘯而過的車輛卷起水,海嘯般襲往路旁小攤。我和他女友相依著,中間只隔了不求人,幾乎是緊貼在一起。我環抱她的背,她摟住我的腰。身旁的人很多,大多都是沉默的,只有將手機貼住耳朵的人大聲與對方交談。在狹小的騎樓中,悶熱、吵鬧、騷亂。

 

我發現她臉上有水,還以為是雨水滴落。

她將唇移近我的耳邊,輕聲說:「在他到英國的第一個月,我們就分手了,在電話中。」她朝我靠近,我用表達遺憾的臉擁抱她。

然而大雨,很快就停了。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