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誰留下來的黃金

【短篇】誰留下來的黃金 ◎万年

「是黃志郎嗎?」接通陌生號碼的來電對方突然這麼問。當時我正在火車站附近的星巴克前等待面交買方,手裏拿著兩條裝在透明塑料盒裏的RAM。太陽很大,握著塑料盒的手冒出大量的汗,每一分鐘都得將沾滿汗液的盒子在牛仔褲上來回擦乾。

十二點五十八分,買方手機那頭一直在電話中的狀態。

趁著午休時間出來面交,雖然被發現也不會算是太大的瑕疵,偶爾在午休時間過後遲進辦公室也不至於被抱怨。但太陽實在大的令人受不了,我左顧右盼時手機響了。

「是黃志郎嗎?」我以為那是買家。對方又問:「小郎嗎?」

「小郎?」買家不會如此稱呼第一次見面交易的對象吧!「請問你是?」

「喔!真的是小郎!好難得才找到你的手機號碼,畢竟都七年了。這個禮拜六要舉辦同學會,班上同學、老師都會到唷!畢業都七年,新生的寶寶都上國小一年級了!大家應該都變了不少吧!對了!不好意思,沒有問你是否在忙就這樣一直說下去。你應該不介意吧!哈哈。這個禮拜六,十一點半,就約在學校校門口的那間餐廳,記得嗎?海鮮餐廳那間。你以前都會偷偷跑到那旁邊的保齡球館打惡魔城的電動,我還有一次跟著去還撿到五十塊。記得嗎?」

我耳朵冒出的汗浸濕手機屏幕,一面是熱一面是緊張買家如果這時候打電話過來怎麼辦?我勉強擠出:「不好意思,我現在…。」

「喔喔!我知道我知道,有什麼話我們同學會上再說啦!記得星期六的十一點半,在校門口的海鮮餐廳見唷!對了!好幾個女同學都變得很正,包括你之前喜歡的那個……我忘了她叫什麼,算了!再見啦!」

我掛斷電話,一點八分。按照買家給的號碼打過去,對方依舊在通話中的狀態。「不回公司去不行了。」我對著那兩條裝在塑料盒裏的RAM說。「可惡的傢伙。」

 

還沒天亮就下起狂雨,你會懷疑世界就要毀滅那樣的雨。砸在窗戶上的是雨水還是石頭?或者混著石頭的雨也說不定。聽見停在附近汽車防盜警鈴響個不停,好不容易小雨稍緩,一道近雷轟的更多警鈴大作。天亮後大雨持續。「或許要下四十晝夜也說不定。」我喃喃自語,爬起身、從皺煙盒中抽出一根走下樓,到公寓門口點起來。公寓門口往外看去,是看慣的抽煙景色,狂雨卻刷糊常見的街道,眼前一條一條自天而降的色塊。仔細盯著,眼睛會因為無法對焦而痛到受不了。我就要把煙熄掉的時候,一條老狗竟然從那模糊的景色中奔出,甩了我一身髒水。

 

下午一點狂雨驟停。太陽將水氣照滾開來,整條街道像蒸氣室一般潮濕悶熱。

前幾天聯絡同學會的那個人,我根本就忘了名字。只記得在學校時我專心地欺負他,幫他取了一個「豬八蛋」這樣的外號。撥電話過去,對方關機。雖然約定的時間是十一點半,道德上答應別人要去還是得去。況且就剛才大雨況狀,或許我還不是最後一個到的。

進入海鮮餐廳,一個笑臉怡人的牙套女孩過來招待我:「先生請問有訂位嗎?」「我找人。」「請問您找?」「今天我們同學會,我不知道是以誰的名字訂位。」

牙套女孩一臉遺憾地看著櫃檯上寫的密密麻麻的簿子:「先生不好意思,今天舉辦同學會用餐的貴賓已經食完離開了。負責的朱先生交代把這包東西交給沒來的…想請問先生你貴姓?」

「黃。」

「是黃志郎先生嗎?」牙套女孩笑著。

「恩。」我從櫃檯上一口氣抽三張面紙,用來把我沾滿霧氣的眼睛擦亮。

一包沉甸甸的東西交到我的手中,那是電動玩具裏面常見的黑色布袋,封口用橘色麻繩捆綁起來。正好手掌大小。「這是朱先生給您的,他說你看到就會明白的。」

「惡魔城裏面的錢袋……。」我還沒將橘色麻繩拆開,就知道裏頭是滿滿的黃金金幣。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