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罪犯條約

【短篇】罪犯條約 ◎万年

戴著復古大眼鏡、身穿深色西裝的年輕律師站在國會前的長階梯上。所有人圍著他,包括媒體、警察、同一陣線的律師、支持者、幾個立法委員和抗議群眾。英雄般抬頭挺胸站在長長階梯上,享受所有人簇擁他的感覺。「終於,在一年又八個月的努力下。我們,特別感謝林委員,終於讓罪犯條約法順利通過!我相信這是二十六世紀臺灣最偉大的立法案,我也相信,這將會讓全臺灣出現史無前例的大同安樂。謝謝各位。」

罪犯條約,為了消弭貧富差距造成社會地位落差所成立之社會公義性質的法案。法案內容規定將社會上由富至貧分為六級。第六級為最高級、第一級為最低級。每一個級別都設有「免罪刑度」,第一級最貧者以個人為單位,十年內擁有六個免罪刑度,意思就是被定義為第一級的人,十年內可以免除六項十年以下的犯罪處罰。而第六級的沒有免罪刑度。除罪認定的執行法是免罪券,由戶政人員親自發放免罪券,每一張都擁有免除犯罪處罰的實際效用。超過十年以上的重大刑案可依法院裁判,得用一張以上的免罪券抵扣或者使用一張免罪券後降低刑度。

推動此法案的年輕律師這麼說:「如果是闖紅燈、酒駕這種案件,很多窮人因為繳不起罰金而走上絕路。我們尚在研擬使用免罪券抵扣罰金的配套措施,相信在罪犯條例實施後的五年內,因為不小心犯罪而永不得翻身的窮人將不復存在。」

理論上是這樣的,不過事實上…。

 

十年後。

神色緊張的中年男子穿著不太合身的寬大T恤漫步在商業區的空蕩街上,手臂肌肉緊繃地抱著一隻公文包,頭髮又油又亂,眼鏡不停從鼻端滑落。一隻野貓從暗巷裏蹦出,嚇得他跌坐在地。野貓回頭,眼眶周圍的皮膚潰爛,被棄養前植入電子眼的左眼發出微微機械聲響。野貓喵一聲躍入黑暗。

「紙條上的地址應該在這附近沒錯啊!」中年男子一邊嘟噥一邊爬起來。

街旁的某個陽臺出現一個女人身影,朝男子問:「你是來買那個的嗎?」

他用手整理跌坐地上弄髒的T恤下擺,假裝沒有聽見。那女聲再說:「我不是條子,別擔心。直接上來吧!」他朝著某個範圍點點頭,看不清哪個陽臺上有人。

 

簡陋破舊古老的小區式大樓,大廳裏連基本的空氣清淨裝置都沒有。原本應該是禮貌溫暖的機器人管理員過份簡化後,成了半嵌於壁面上浮雕般的銅像。銅像要求:「請將眼鏡拿下,瞳孔對準光線射出的位置。」嗶,「王先生,請問您來訪…」銅像講到一半聲音中斷,擴音機發出剛剛的女聲:「抱歉,沒先幫你設定。直接走到底就看到電梯,十三樓G戶。」「恩。」他回答。

 

中年男子走進古老的普普風裝潢,壁面上色彩豔麗的幾何線條線急躁地切割空間,這樣的房子他只在國小美術課本中看過。女人罩著薄紗從一間房裏走出來,手裏拿著兩個杯子:「茶還是咖啡?」

「不了,我…想要買完就走。因為還有些事情,喔,希望妳別在意。」中年男子流著汗,緊張。

女人坐在他對面,裙擺下露出赤裸的身體:「我瞭解。不過免罪券這種東西我們被要求不能輕易交易,這點你懂吧?」她喝了一口左手邊的茶,又喝一口右手邊的咖啡。

「是。」男子有點沮喪地回答。

「基本上每個人都有犯罪性格,是吧?被分類到第六級的人也是天生要犯罪的唷!不過他們沒有免罪券,所以犯了罪就得跟第一級的人買。錢的流動就是階級的流動,然而道德的流動就單純只是道德的流動。」

「妳很有想法。」男子試著直視女人的臉,但他無法不注意到其他露出的部份。

「要不要來一次呀?算是附贈的?」女人把兩杯子中的東西都喝光,男子搖搖頭。女人說:「看你的樣子,應該都是用機器人吧?真正的女人可是很好的唷!」

一陣沉默之後,女人問:「對了!你是犯什麼罪呢?」

「虐待…」男子說得很小聲:「…虐待機器性伴侶。」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