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異域之鹿

【短篇】異域之鹿 ◎万年

他在長及肩的荒荒漫草間行走,能夠聽見自己的呼吸聲、身體穿過大量綠草時發出的沙沙聲、手榴彈和銅扣在軍服上敲打、遠方有轟炸機呼嘯而過。視線不是很好,雲把天空壓的老低,該死悶熱的東歐天氣逼出他整臉的汗,握住俄制AK-47步槍的手也變得濕滑,好像從北方冰國帶來的雪全在此刻融化。單兵孤影,對整個森林外圍進行徹底搜查。

森林裏躲了一個班。八個兵、一個士官、一個軍官。一隊機槍班,雖然班裏唯一的機槍在遭遇戰中報廢了,被丟棄在離森林不遠的某處廢墟中。大家並不太在意機槍,隨意散坐在倒下的大樹根上,用步槍的頂端撥弄著偶爾從雜草裏蹦出的小蚊、甲蟲或蜥蜴。軍官和士官兩人在森林的外圍,一面吸煙一面用望遠鏡觀察不遠處的小村落。

軍官從懷裏拿出表,稍瞄一眼馬上收回懷中。士官總能透過一個稍縱即逝的動作判斷軍官會從嘴裏吐出的下一個詞。表還沒收回懷中,士官就說:「他不會有事的,只是繞著森林搜查,一入夜,我們就襲擊那個村莊。」

軍官點點頭,用鞋底將香煙的亮點撥落,餘下的部份小心翼翼收回口袋。他把望遠鏡交給士官,從腰間掏出手槍,一臉煩悶地在林間亂晃。

 

他在長草中移動,滿身大汗、神經緊張。村莊上的烏雲響起雷聲,不久就要降雨。他慢慢靠近森林邊緣的大樹,靠著周遭緩行試圖尋求某種根本不存在的庇護。就在此時,兩條身影從一條獸徑晃入森林。忽然一股腎上激素湧出,全身肌肉緊繃用力,他幾乎像狼躍那樣跨越長草趕上。

一進入森林,他就屈身跟隨其後,發現是兩名穿著罩頭長袍的德國女人,她們不知道他的存在,也不知道有一隊俄軍躲藏在這座森林裏。按照著原來的步伐走著,或許比平常還急了些,但是為了即將落下的雨。

他跟在後面,從獸徑進入蜿蜒的林間小道,漫步在由陽光分出植物交界的小路徑上,她們毫不遲疑地朝深處走去,他則是考慮自己要在什麼時間點現身,「是要俘虜她們?還是殺了她們?」「放過她們,村子裏的人就知道我們這隊俄軍的存在,或許,還會通報軍隊殲滅我們。」這類的問題,在他的腦袋裏不停奔走,原先因濕熱而滿身是汗,現在反而自心底打了個冷顫。

關於德語,除了髒話之外他只會說:「Setzen Sie die Pistole, ubergab。(放下槍,投降)」可是兩個女人手裏又沒有槍。

她們終於停了下來,在一頭巨大無比的鹿前。他不停練習「ubergab」這個字眼,怕等會兒她們因聽不清楚而反抗,到時他就得扣下扳機。躲在一棵濕滑表面爬滿青苔的大樹後,喃喃念著:「ubergab、ubergab…。」深呼吸,閉上眼似乎可以看到偉大領袖斯大林的攝像,這讓他放鬆不少。

握著AK-47,從大樹後躍出喊:「ubergab!」眼前的景象讓他嚇傻!兩個原來穿著罩頭長袍的德國女人,現在全都一絲不掛。大鹿褶褶閃耀掌般寬大的角朝天頂著,渾圓深邃的大眼直盯著他。一個女人蹲跪在地上,用手撫弄著有他手臂那麼長的生殖器;另一個女人則是用腳夾住大鹿前腳,上下磨蹭。他手中的步槍掉落,雙腳癱軟跪倒。

鹿微掀雙唇,緩緩地一字一字地說:「我、是、獨、角、獸!」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