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獨居的強者

【短篇】獨居的強者 ◎万年

總是一個人,獨居。或者我喜歡說成蝸居。

將衣櫥、書桌、長椅、床鋪等較大的傢具按照螺旋排列,自外而內空間由寬而窄,極小的中心點落著一盞立燈。我常在立燈下看書,背靠著床腳一讀就是好幾個小時,直到睡倒在蝸室中央。極少爬上床去睡覺,那能提供給我的安全感,遠小於立燈下幾格地磚構成的範圍。

在這樣的空間中,我能活得特別舒適,不必特別研習知識、健強體魄或是磨練心智,那需要擺脫弱者的努力都寄在建造堅固按照神授之法的蝸室。

伯那特.帕利西在書中寫過:「對身體柔軟的弱者來說,海戰遠比陸上征戰來的可怕。所以弱者得到神授的智慧,各自造殼。」他說的是貝殼那超越所羅門智慧能領略的幾何建築法,我看來,蝸殼也是如此神授之作。

 

當個強者不容易,必須學會支配、領導和冒險。但當個弱者同樣不簡單,必須知道如何自律地生活、有效藏匿蹤影、試著減少與社會產生關係。漸漸,弱者的事實就不會對你產生不良的影響,反而,習慣這樣的生存之道,生活韻味才揮發出來。

每天早上,我都到學校的圖書館去。在那邊計劃整天行程,按照課程安排讀些指定書籍。從不把書借出,需要的數據逐一鍵入那A4大小的EeePC中,回到家再把那整理成書面,印出來閱讀。課堂部份,每節課都用手機錄音,回家之後傳送到計算機裏,按照科目和日期排列。只有自己親手建立這些,才不會落得需要跟同學借筆記或窩在同學家徹夜準備考試的窘境。

減少與社會產生關係,有時就像逆著時代潮流而行,步伐艱苦移動緩慢;有時又像任著人們擺佈,朝同一個目標假若愚昧盲目地前進。必要時候改變立場、回避閃爍,會發現那些看來重要的社會關係,其實失去一些環節也沒什麼大礙。

 

能夠控制自己,能夠控制自己跟他人的關係,卻無法控制他人,更無法控制鬼。

最近,就有一隻鬼偷偷潛入我的蝸室當中(至少是一隻,我無法順利判別鬼的數量與群組方法)。

第一次發現鬼,是將兩個垃圾桶內的垃圾袋緊緊打包拿下樓,走過街角丟入綠色巨大子母車後回到家,發現原來應該空空如也的垃圾桶裏竟然已經被置入新的垃圾袋。當下,一度懷疑是竊賊入侵,提高警覺地巡視門窗,探頭查看有無可疑的人;伏身檢查桌下、床下、櫥內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一無所獲。計算機沒有被偷、放在桌上的手機也還在那、抽屜裏的鈔票銅板全都一個不少。

「世界上會有什麼也不偷,卻還幫你換上新垃圾袋的盜賊嗎?」我自問。並在不久後確認那答案是否定的。我還問:「那世界上會有什麼也不偷,卻還幫你換上新垃圾袋的鬼嗎?」

或許有,誰知道?鬼很難捉摸的不是?

無法控制的鬼與我同住於蝸居之中,我試著買了一些水果,擺在盤中;燒些金紙贈與他花用;多買張椅子,希望在不惹怒他的範圍內,持續我自律的生活。

雖然在那之後,鬼就不曾理會過我的垃圾袋是否換上新的……。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