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決定革命的午後

【短篇】決定革命的午後 ◎万年

幾十年前,只有總裁或是國家領袖才擁有視訊電話。造成這樣的原因是主機的價格昂貴、通訊費用計算複雜、每一秒所需費用高到可怕,最重要的是你沒有能夠通訊的對象。令人想不通的是「誰擁有了全世界第一台的傳真機?」傳真機跟視訊電話不同,如果對方沒有視訊功能,單純當成電話還能夠使用。只是當沒有任何人擁有傳真機時,你要傳給誰?誰要傳給你?這個問題令人好奇。

我撥了電話給哲人。視訊畫面中閃耀著美女圖案,不停搔首弄姿懇求我稍後等待接通,半分鐘後,美女一臉哀求地說:「不好意思,對方目前沒有接通。請稍後再撥。」

哲人非常的堅持傳統,他認為使用最新的科技基本上就是一種罪惡。「當大家都往前沖像某個地方時,退一步,所有成功和失敗的路徑會展露在你的面前,這時你才有充餘的時間去想『為甚麼要這麼做。』 」哲人仔細說完某個概念後,總會再加一句:「這麼簡單說,你懂吧?」

現在視訊電話非常普及,簡直就跟用完即丟的利樂包差不多。紙造的視訊電話單價只要一個便當的價格,透過按壓個人指紋就可以從雲端服務器中下載通訊簿、基本設定和各式多媒體素材。通訊價格不會因為使用時間而增多或減少,每個月基礎通訊費用「吃到飽」地包含一切。

曾經反駁過哲人:「堅持傳統的話,怎麼不用紙筆傳遞訊息呢?或者開始學著打獵,用石頭樹枝搭房子?」

哲人搖搖頭:「這樣退太多步會離時代太遠。這麼簡單說,你懂吧?」

「是唷!」不懂他的意思。

 

主流的通訊裝置是虛擬現實。針孔般的小洞投射出簡直跟真人沒有兩樣的三維影像,不管是攜帶式或是固定式的虛擬現實滿足了人類有史以來最瘋狂的通訊想像。「到我面前,親自說給我聽!」這段廣告臺詞變成人人朗朗上口的一句話。虛擬現實不只「親自說」這麼簡單。只要搭配簡單的互動裝置(手套或是體感服)你可以跟對方投射出來的實際影像互動,你能夠摸到對方、感覺到對方的溫度、甚至指尖在汗毛上滑動這樣的程度都能完全呈現。

有些人透過虛擬現實跟遠在宇宙某處的愛人親熱,也有趁勢推出無害性愛的賣淫團體利用虛擬現實大發橫財(畢竟虛擬現實比性愛機器人還要安全)。新聞中也可以看到第一個透過虛擬現實性騷擾造成社會軒然大波的案件。

再撥幾通電話給哲人,依舊沒有接通。該不會睡死了吧?昨天明明約定要我早上十一點左右打給他,依他的個性應該會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吧?畢竟我們要談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一直撥到十一點半我才放棄。匆匆將身上的泥沙和汙血洗乾淨之後鑽進棉被呼呼大睡。

從昨天早上開始就沒有睡覺,在黑暗狹小的地牢中用各種方式逼迫國民兵的少將說出導彈密碼。看起來矮小的少將,比想像中還要頑固。儘管用滾燙熱水撕掉他的頭髮、用鉗子拔掉他所有指甲、用滾燙的瀝青澆上他的胸膛,絲毫沒有屈服的跡象。疼痛讓他五官扭曲口齒不清:「你們這些惡魔,國家是不會敗給你們的。」真是勇敢的人。

 

下午一點左右,哲人打來。視訊電話上面的他看起來精神奕奕:「議會那邊已經拉攏半數議員。下午大概就會通過總理的罷免案,四點左右我們發動總攻擊。」

睡夢中,我模模糊糊地應答:「在此之前讓我好好睡一下吧!」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