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王子的誤解

【短篇】小王子的誤解 ◎万年

敬啟者:

 

我是一隻猩猩,體型巨大、叫聲淒厲、殺人不眨眼的那種。或許,你可以叫我金剛,這是比較多人對我的稱呼。我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學習人類語言,終於能夠寫一封正式且完整的信給您,希望您能抽空讀完這封不算太長的信,並試著答復我信末的請求。

 

會如此大費周章為的是一頂帽子。

曾經有個自稱小王子的小男孩來到我的星球,帶著一本塗鴉用的圖畫紙簿和一朵看起來已經枯死頗久的玫瑰花。

他先是很有禮貌地向我介紹手中那朵枯死的玫瑰花。莖葉枯黃、花瓣脫落大半剩餘的也都呈現不祥咖啡色的玫瑰花,他說:「這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玫瑰花,屬於我的,是我的愛人。」我沒說什麼,雖然那根本不是獨一無二的玫瑰花,秋季來臨時這座星球到處都是看起來如那般噁心且不祥的枯花。

再來他拿出圖畫紙簿。其中一頁是畫有三個小孔的箱子,他迫不期待翻到這頁,然後指著對我說:「飛行員給我的羊,夠小夠好只要吃一點點草就可以一直活下去的羊。我還沒幫他取名字,或許……他永遠也不會有名字。因為他也是獨一無二的。」

該死的,不知道您是用怎樣的手法欺騙他、也不知道您收了他多少錢,將這個獨一無二且沒有名字的羊賣給他。但我更加確定這小男孩腦袋不是有問題,就是屬於容易被欺騙的類型。恕我直言,我所看到的只是一個用普通線條所繪出的箱子,裏頭確定沒有羊,如果有,羊糞早已將箱子腐蝕溶解,至少足以露出一條羊腿或羊尾巴。我更確定的是小男孩從未餵食他所謂的羊任何一根草,若確實認為裏頭有只獨一無二的羊,那他准是存心要活活將羊餓死。

 

最後,他給我看一頂畫在圖畫紙簿裏的帽子。我一眼就認出那是我遺失的帽子,沒錯!那帽頂的弧度、那帽沿的厚度那模樣就是我遺失的帽子沒錯。我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抓起小男孩,試圖利用左右搖晃逼問他帽子在哪里。相信我,搖晃的力道和角度我已經仔細拿捏,但小男孩確實太小了點,他翻白眼、額頂冒汗、口裏吐出大量嘔吐物,耳朵和鼻子滲出鮮血。原來拿在手裏的圖畫紙簿掉落在地上、那朵本來就枯死的玫瑰花幾乎剩下碎片散落在他腳邊。

當然,我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己將他給捏死了。沒想到我一鬆開手指的力道,小男孩馬上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來。我試著讓自己放棄逼問他關於帽子的事情,並且讓他自己跪在地上緩緩收拾起枯死玫瑰花的殘體。他哭了很久,一邊哭還一邊喃喃碎語。我聽不清他說了些什麼,但我能想像裏面夾雜著許多咒駡。

後來,他一聲不想地走了,如同他在其他星球所做的那樣。留下些許玫瑰花殘體和那張被他撕揉過的畫有帽子的圖紙。

我想,如果可以的話。將我的帽子還給我好嗎?夏季將至,我會需要它的。

麻煩您了!拜託。

 

感謝 並祝安好愉快。

 

遺失帽子的金剛 上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