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夢境中的冰島火山

【短篇】夢境中的冰島火山 ◎万年

原來還不知道那是夢,好像自己原來就是穿著白色T恤、LEVIS緊身低腰褲、背著AIRWAY登山包的亞洲交換學生。自上飛機開始不停拍照、機場拍、出租車上拍、公車站拍,直到坐三小時校車,實在累得癱軟在塑料座椅才不拍時,就看見學校大門!

下車才發現,校車駛來的道是平坦的紅色沙土,兩旁爭長著腳踝高的透綠青草,粗而直的黑色樹幹整齊兩列,茵葉蓬鬆交錯形成隧道。我回頭,注目校車通過綠色隧道離去。身旁的同伴,一個是我高中時代的女同學;另一個是大學時代的宿舍室友,不論如何都無法憶起他們為何會跟我一起前來歐洲當交換學生。不過那原因本來就不存在,因為這只是一場夢。

男室友說:「我們這樣好像哈利波特,兩男一女。」

女同學說:「那我是妙麗,頭腦聰明又傲嬌。」

「額頭上有疤的人是我還是你呀?」對我男室友說,下意識用手去摸額頭,發現那上面真有個閃電刀疤。

 

歐洲的空氣很清新,讓我想起非假日的清淨農場,透明空氣裏夾雜著草和昆蟲味道。通過一處鐵皮鋼架搭起,像臺灣鄉下里民活動中心那樣的建築。成群結黨Hip-Hop裝扮的黑人在那邊鬥舞,有的跳上跳下、有的順鋼架往上爬之後跳下來、有的肩搭著肩跳起排舞。她們黝黑臉龐因大笑露出整排大而整齊的白齒,讓我想起剛從蒸籠取出的珍珠玉米。

男室友跟他們打招呼,他們回答:「Bonjour。」

我跟女同學交耳:「在三地門看的原住民舞蹈,比他們還厲害。」

 

看見校舍。層層疊疊的一整個聚落石造建築,每棟都好幾百年歷史那樣,原先該是直角的地方全都被磨成圓角。每個能夠利用的空間,都擺上藝術感十足的裝置藝術。面對著校舍,一尊巨大的原始維納斯像在照看全體師生那樣聳立。非常巨大的雕像拉升起校區天際線。表面像滿城盡戴黃金甲裏的琉璃,透亮不時變化的七彩光澤;腳下圍繞鮮花和一隻銅制雕刻精良的金爐,裏頭插著香。路過的人都不自覺地在她下麵駐足逗留。女同學說:「幫我拍張照吧!」我答應,然後往後退。拿起相機安排構圖:「笑一個。」

 

傾刻四周發出驚恐尖叫,雖然不懂當地話,但也知道發生某種不好的突發狀況。我往左手邊望去,只見整座小山丘像麵包那樣膨脹起來,本來在山丘上逃命的人垂直摔落。人像螞蟻那樣一個一個被奔流的土石衝垮、掩埋、擊落。地面狂亂蠕動,巨大原始維納斯倒向對面的石造建築,壓扁一個正在哭泣的婦人(是學校教授?)。

我們往回逃往大門方向。大堆黑人(本來在跳舞的那些)被阻斷路的原始維納斯擠成一團,我踩了一些人的腰、肩、頭,死命爬上琉璃般滑溜的維納斯向前逃亡。一面眼睛盯著山丘,因為那不詳的大地蠕動轟隆聲不絕於耳;一面不停奔跑。

 

視線穿越一叢樹林,視野突然開現。原來那崩落走山的丘只是火山的一小部份。視野開現,只見遠方火山不斷地激烈地噴射出又高又紅的火焰岩漿。天空被大量冒出的白煙黃煙黑煙染成髒髒顏色,山脈表面像放進烤箱加熱的面皮,偶爾表面出現大氣泡、破掉之後從那裏面炸出熱燙燙的岩漿。一瞬間可以蓋住好幾座山丘的那種大份量。

當下,在夢中,我只有一個想法:「沒死的話,我一定要寫篇小說,記錄這個夢。」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