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喚鬼師之藤原君那傢伙

【短篇】喚鬼師之藤原君那傢伙 ◎万年

就坐在教室的最後面,藤原君一語不發看著我,露出思考人生未來方向的表情。背景是年初全校牆報比賽第一名的作品,明明才十三歲的藝文股長卻畫出大山河畔的夕陽光景,由金橘到暗紫大面漸層,黑色太陽剪影、嚴謹的毛筆字題上「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隔著空無一人的課桌椅,我站在黑板前,正面他,和班上其他同學一起呈「合唱隊形」站著。校內英文歌唱大賽,英文老師硬是要所有同學從間奏有口哨的五首歌曲投票,Don’t Worry Be Happy勝過第二高票的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變成參賽歌曲。

 

雖然是Don’t Worry Be Happy勝出,卻讓不會吹口哨的藤原君Happy不起來。

 

「既然你不會吹口哨,那就幫同學們加油好了!加油也是很重要的工作。」英文老師眼神中透露出某種陰沉的歧視。英文爛到不行的藤原君終於被合理地排擠在團體之外。如果忽視那眼神,幾乎是不著痕跡。

 

練習結束,藤原君跑到我的座位旁。「你知道在夜裏裡吹口哨,會引來鬼嗎?」他說,我搖頭。

「你試過嗎?」我沒有回答他,假裝聽不懂那夾雜日本口音的奇怪國語。

「有個朋友在學校附近的廢棄工廠自殺了,我想看他的鬼魂。你可以吹口哨把他引出來嗎?」

「用Don’t Worry Be Happy的口哨旋律?」我高聲問。

「或許可以用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的旋律招喚?」

我笑了。

 

 

「你總是如此開朗嗎?」我問著,看著他。

這才第一次正眼看他。他的長相不如其他人口中的日本人,像鬼;也不像地下電影院門口海報上的帥氣日本人,藤原君很胖,臉上儘是愁容、駝背、不甚確定的步伐。他說:「我不是日本人,藤原只是我的養父,戰敗後回日本,已經不跟我們在一起了。」他說的戰敗,是我們說的戰勝。

「他不一樣」那個朋友,他說:「他是真正的日本人,睡午覺會被警察騷擾;在學校課桌椅被破壞、課本被亂畫、衣服被撕破的那種日本人,真正的日本人、真正的被排擠。」他喘了口氣,似乎在考慮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不像我,只是不能參加愚蠢的英文歌唱比賽。」

 

工廠外草很長,將道路隱沒起來。無法預測的地方有冒出蚊的水窪,反復踩了兩三次,要回頭怒視藤原君時,他總是先一步低頭抱歉:「就快到了!」

 

召喚鬼魂的儀式很簡單,一面吹口哨一面逆時針繞著工廠轉,經過射入光的窗時必須閉上眼。完成十三圈繞行,對著東南西北四方大喊:「在此地的鬼魂出現吧!我召喚你。」雖然簡單,但對不會吹口哨的人來說,是一輩子也無法達成的艱巨任務。

 

藤原君站在朋友上吊的地點,用目光追逐一圈一圈繞行工廠的我的身影。每繞一圈,藤原君就會為我倒數:「還有九圈」。

進入倒數第四圈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闖入工廠,他同樣吹著口哨、同樣腳下沾有泥巴。黑色的長大衣讓他看起來像條影子、臉上的疤和皺紋混雜一起,分不清表情、輪廓和歲月的痕跡。

他是真正的喚鬼師(也是鎮上唯一的一位),我知道,藤原君也知道。

喚鬼師看了我們一眼後,自顧自地從大衣內抽出一條紅巾,鋪在地上。口哨吹著俄國鄉間傳唱的小調旋律。停下哨音、深吸口氣,喚鬼師重新口哨,這次的旋律是「國歌」。繞行紅巾,快速繞行十三圈之後,跳入紅巾的範圍裏,對四方大喊:「此地諸鬼,吾喚汝前來。」鬼魂出現在紅巾的四周,眼神迷惘、身形殘散。那裏面,包含著朋友的鬼魂。

 

喚鬼師用削的短短的鉛筆將現型鬼魂在小冊中勾消,鬼魂繞著紅巾四周,迷惘地東搖西晃。終於確認完畢後,喚鬼師張開大嘴,將那些鬼魂一一吞食。

藤原君癱軟地跪下來,肥胖的身軀顫抖著,啜泣:「連變成鬼也不放過……。」

我停止了繞行工廠的腳步,停止了Don’t Worry Be Happy的口哨旋律。看著喚鬼師吹著口哨離去的背影,漸漸隱沒在雜草之間。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