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喂我是殺手

【短篇】喂我是殺手 ◎万年

少到可憐的通訊簿名單,這還是我第一次遇見。

一般沒有使用通訊簿的人多是超過四十歲以上的3C文盲,他們倚靠自己極富經驗的腦袋和逐漸退化的記憶力,雖然通訊簿名單裏頭沒有半個電話號碼,撥出的通話紀錄裏還是會扎實地記錄著與自己相關人們的號碼。我第一次遇見這麼少的通訊簿名單,「爸爸、弟、學校教官室」就三筆,撥出和撥入的通話記錄從上個月底後就沒有更新過,塞滿的簡訊郵件裏全是電信公司或色情場所發來的廣告,一通也沒開啟看過(或許他不瞭解簡訊的功能為何?)這個可憐的人,沒想到就要被我殺死了。

 

嘴裏塞著我剛脫下的襪子,我走了大概兩個半小時的路才決定要進這屋來殺他,相信襪子一定臭得不得了。手腳用童軍繩固定跟床鋪綁在一起,捆綁過程或許太過用力,右邊膝蓋出現大面積瘀青,已經骨折了也說不定。完成「壓制「這個步驟後,我拿出紙筆來素描他的房間,紀錄屋內物品的擺放位置。幸運找到一包看起來不錯的速溶咖啡包,我用他的水壺在瓦斯爐上把開水煮熱,等等可以一面喝這個一面殺掉他。開水滾沸之前,逐一打開所有櫃子,翻開所有被塞在陰暗角落的物品,翻到已經消風萎縮的籃球時,訝異神情彷佛感謝我替他尋著失物。「探索」這個步驟已經完成。

探索後全身灰塵熱汗,我借用他的浴室洗澡。十分幸運,他用的洗面奶正是我愛用品牌,吹著口哨完成沐浴。滾水衝開咖啡包裏的粉末,印著卡通圖案的馬克杯厚度正好適合喝熱。稍稍喝了大概二十分之一後,我將他的手機按下通話「嘟、嘟、嘟……。」對方是他的爸爸,至少通訊簿上這樣注明的。

響了很久之後才有一個人接起:「俊彥喔!身上又沒錢了嗎?」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您現在有空嗎?」我試著有禮貌地說。

「我?可以說話的範圍。你是誰?俊彥的朋友嗎?」他爸爸說。

「我是殺手,連續殺手。就是電視裏面常常出現非常有名的那個『過路魔』。你知道嗎?」我希望他能知道,畢竟我在這個領域算是名人。如果他不知道的話,等等俊彥可是會非常非常痛苦。

「你…俊彥呢?是開玩笑吧?」語調提高,似乎開始感到緊張。

「我既然已經報上名來,代表你有十三分鐘的時間可以報警,可以試著抓到我。不過這十三分鐘千萬千萬不要把電話掛掉唷!否則我會按照俊彥身份證後面的戶籍地址找到你,把你們全家統統殺光唷!懂嗎?」我每次都是這麼說的,通常智力正常的人是會懂的。不等他回答,繼續說明:「十三分鐘內,我不會讓他死透。在這之前阻止我的話,還有一絲希望。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他爸爸在手機那邊,站著,面像辦公大樓的廣場。試著找出可能是自己搞錯什麼的證據,或者儘量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場夢。雙手冒汗,手機就要從手裏滑落。

我這一頭,傳過去的是俊彥被塞著嘴嗚嗚亂叫的聲音;有鐵器剁砍人骨發出的低沉聲響;偶爾還有用木塊搥打肌肉的悶聲;那果菜機運作半餉終於因無法砍碎手骨而卡住的聲響……。

「喂我是殺手,請問還在聽嗎?」

「是,我還在。」他爸爸在哭,聲線扭曲。

「報警了嗎?」

「還沒…嗚嗚…。」

我有點生氣。自己在這邊努力著,對方竟然只顧著情緒而忘了正在受難的兒子:「我說呀!這樣不行唷。你身為別人的爸爸是吧!十三分鐘,要是別人早就行動了。上次那個,昨天新聞還有重撥吧!他女朋友差點就抓到我了!我說……你要努力一點吧!繼續聽,記得不要掛斷唷!」

「是。」他爸爸跪著,十三分鐘很快就要到了!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