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蜈蚣姐妹

【短篇】蜈蚣姐妹 ◎万年

 

敬啟者:

 

我很討厭幾個動作,必須先說清楚。首先就是抬頭,如果是要遠眺前方這樣程度的抬頭還可以,但如果是要看樹上鳥窩就不行了。接著是彎腰,一彎腰我的大腿就會酸痛,臉部表情和全身肢體會變得非常僵硬。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蹲這個動作,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蹲的!我特地先把這件事說清楚,還寫這封信。就是希望你們知道。在我生氣時最討厭跟別人解釋,你們知道之後,一切都好辦多了。請不要忘記了!

 

李青筆

 

不過是演過幾部賣座的電影,李青就完全融入知名女星這個角色的生活中。舉手投足架子排場都渾然天成地刻劃在她的靈魂裏,似乎自她出生…不…是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她就是這付模樣。這樣也好,她的愛情、她的成長、她的挫折、她的衰敗就如曾經存在過的知名女星那樣變得極易預料。

本來擁有怎樣都無法動搖的強烈道德的鄉下女子。現在只要假意應徵新女角來試鏡一切就隨著導演走,李青完全沉淪在這座躲在屏幕後的巨大都市里。

 

一年多前,李青不是獨自來到這座城市,同行還有雙胞胎妹妹,李紅。兩姊妹從深山裏搭六小時巴士,一路巔波,路上景色從荒蕪林間石路換成綠意盎然大片田地,最後來到高樓拔起車水馬龍的城市。李紅到洗衣店工作,每天早早出門直至夜暮低垂才回到住所;李青大多睡至日正當中,吃過早餐就到街上閑晃。一日碰巧遇見正為尋不到女角頭疼的導演,才進入電影圈,才成為現在的模樣。

原先的模樣?李青只想儘快忘記,但每次見到李紅,就像見到原來的自己。於是她住進片場準備的住所,一個月才回去跟李紅吃一頓晚餐。簡易地像是某種不情願的應酬。

「妳肯回來了?」李紅這麼說著,坐在餐桌前把青菜往嘴裏面送。

李青不願正面她,連在這裏吸的每口空氣都覺得不堪。

「你忘記姥姥予我們的使命?道德淪喪的靈魂…」李紅說得很淡,每個月見面都重複同樣的話題已經使她失去耐性。

李青優雅地托起紅酒杯,雙腿交迭地靠向椅背:「別跟我說那一套,修煉千年就求這副人樣,難道妳不是這樣想?難道妳有在獵食敗德者?」

筷子被重重擲下,李紅走向房間裏的第三個衣櫥,打開,滾出一顆乾癟的男人頭顱。「沒有?這是什麼?你別忘了我們是蜈蚣精,就是要吸食道德淪喪的靈魂才能維持我們的外貌和不死生命!我們是蜈蚣精呀!姊姊。」

李青把視線轉向窗外,用鼻子發出:「嘖。」

「很好,你就等待衰老和死亡吧!」李紅回到桌上,繼續晚餐。

「很好!」李青冷笑:「很好!」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