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直升機上的魔法師

【短篇】直升機上的魔法師 ◎万年

 

他坐在直升機上,隔著手套搓手,試著搓出一點溫度。直升機在雲間穿梭,速度不快,但也足以將雲同浪一般劃破。他試著把手伸出窗外,雲在他的手上變成不明顯的水漬,反復幾次之後也就膩了。他拿起掛在座位前的耳機,對麥克風喊:「現在多高?」。麥克風那頭的駕駛員能夠從玻璃窗看見,全罩頭盔、雙手緊握著操控器、一動也不動注視著全白的窗。

 

「或許他早就已經死了?就算他死了從我這個角度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他這樣想著,離發話大概過了五秒駕駛才收到回復:「1500公尺。」他將數字輸入腦袋,試圖算成樓高。「哇,已經是500層樓高了。」他試著說出口,不太確定這樣的話題駕駛員是否會感興趣。又過了五秒駕駛員只是點點頭,麥克風裏一點聲音也沒有。

 

他把麥克風放回原處,開始翻弄自己背包裏的細軟。大大的背包放在大腿上,以整個人都要塞進去的方式翻弄著。終於在雜物堆中決定拿出一包餅乾。

 

一包蘇打餅乾,是他剛在地面上買的。真奇怪,那裏明明是他居住的城市、他的家鄉,但坐上直升機翱翔在500層樓的高空時,那裏卻變成了「地面上」,跟臺北、跟日本一樣變成了沒有差別的「地面上」。他想著,然後自己傻傻地笑了起來。

 

 

 

他一邊笑著,一邊偷偷以眼角瞄向坐在對面的魔法師。魔法師不男不女不老不幼,以至少三種不同的聲音和神情自言自語著,似乎在他那不尋常的肉體內居住著不尋常的靈魂。

他盯著魔法師,魔法師也注意到來自他的目光:「你很緊張嗎?」

鈴鐺般的聲音,來自尖銳又渾厚的矛盾音域發出的疑惑,他不覺地正經為坐。止不住自己額頭冒汗、顫抖的手腳。「不,或許有一點,但是我還好,感覺很好。」他回答,斷斷續續。

「是嗎?」魔法師調整了一下手上的原木長杖,從左手換到右手,臉上的五官也在那瞬間換成了另一個人的樣子。不曉得是不是錯覺,魔法師的頭髮似乎變長了三十公分左右,每根頭髮像是靈蛇那樣飄動著。

 

一股樟腦混合著薄荷的味道飄散在整個機艙中。

 

魔法師察覺他因為緊張過度而無法言語後,又開始自言自語起來。他則是發抖著手把餅乾封包撕開,意外地發出過大的聲響。為了掩飾那聲響造成的情緒空洞,還不自在地咳了一聲。「咳」然後把餅乾丟到嘴裏咬碎。

「魔法師大人,你要來一些嗎?」他顫抖著手,把餅乾舉在空中。

「那就來一些吧!」

兩個人在狹小的機艙中聆聽著對方用臼齒咬碎餅乾的聲音。

 

 

 

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朝九晚五的。本來以為通過長年苦讀後考上公職,能夠待個輕鬆職位,薪水高工作內容輕鬆,應付單調規律的事務是他最在行的事情。沒想到幾次考績不甚理想,沒有選擇的餘地被調到沒人想待的「特別事務處理行政科」(有人戲稱為垃圾科)。不只要耗費自己假期外出公幹,還得一天到晚跟魔法師、異能者和獸人頭目打交道。在這些人面前,自己代表這個國家的正常人類。他不能緊張、不能損毀正常人類利益、不能違反種族條例,不能的事情多達六十項,常常很輕易就被判處行政疏失的罪名。

 

像這次,西南平原大旱,經過國家地理師的分析,是遠方離島上的龍過大造成。據他們的說法,龍分為很多種,大多需要依靠大量的水才能生存。某些地方的龍長成會使某個特定區域富裕豐收,有時過大的龍又必須斬除,以人工的方式培育新的龍。其中複雜的學說牽扯到星象和五行,對他這種外行人來說完全摸不著頭緒。

 

他對面坐著的魔法師是屠龍專家,能看氣、相命、占卜,聽說還能運鬼屠龍(甚至屠屍)。想到自己跟如此法力強大的人對坐在狹小的直升機機艙內,他就覺得緊張。很想再次打開窗戶,把帶著手套的手伸出窗外捏捏根本碰不著的白雲。

 

 

駕駛透過廣播器喊著:「三分鐘後降落。」

他和魔法師一起透過窗戶看到漸漸變大的小島。魔法師突然出聲:「你看到了嗎?」手指伸向空中。

他很仔細地順著手指方向看過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兩分鐘。」

魔法師用手指定出龍頭的位置,緩緩地撫過龍脊上的鱗片,最後點出扇子形狀的龍尾。一條巨龍出現在他面前。「這…!這就是龍?好大呀!」

「放任他不管的話,這附近的海域都會遭殃。」魔法師把超過一百二十公分高的長法杖魔術般地收進寬大的袖中。自那裏面換出五粒黑色的方糖,魔法師似乎需要確定甜度一般,用舌尖小心翼翼地一一確認。終於確認完畢,捧著黑方糖的手上下晃動,像極了菜市場裏用手掂掂水果重量的主婦。

「可以了!」魔法師對自己身體裏的另外一個靈魂說。「你會怕鬼嗎?接下來的畫面會很恐怖唷。」

他搖搖頭,但是心理卻有充滿了恐懼。

「一分鐘。」駕駛員喊著,飛機的高度已經讓他和魔法師看不到小島的盡頭。

 

五粒黑方糖自魔法師的掌心自動地彈射出窗外,在充滿濃濃水霧的小島上空爆裂開來,五粒黑方塊幻化成五條濃黑色的鬼影。魔法師拉出藏在袖中的長杖,發出驚人的鳴叫聲。

龍回頭,牠隨著叫聲注意到魔法師的存在。從那憤怒又恐懼的眼神透漏出,龍知道魔法師是來對付他的。五條鬼影,就像魔法師的五根手指,緊緊捏住龍張大的嘴。

被壓制住的龍不服氣地甩動尾巴,巨大的風壓讓直升機差點翻過去。

 

已經離地不到一公尺了,但是混亂的風壓讓駕駛員遲遲不敢著地。

 

 

 

魔法師張大嘴,嘴邊涎滿口水;鼻子和眉毛之間的每一條肌肉都豎起,像是發怒的貓;眼睛裏沒有瞳孔,一律發出紫色的強光。五條鬼影在魔法師的操作下漸漸掌握住龍的行動,每一次的甩動尾巴,試圖逃脫五鬼束縛,反而陷入更緊實的箍中。

 

魔法師和龍接觸了大概二十分鐘,直升機還在離地一公尺的高度飄蕩著。這時才想起忘記打開搜證用的錄放機,這是回去交差時必須在會議上播放的。他感到遺憾,單憑沒有錄像帶這件事,就可以讓他得到一個丙等考績。不過慶倖的是,沒有比垃圾科更低的部門供他降調了。

 

龍完全不動了,像是被制止住的野獸那樣不斷哀叫著。眼睛咕嚕咕嚕,單顆眼睛大小可能就超過兩公尺。龍完全不動了,但是他還沒死。

魔法師輕輕朝著長杖最上緣的水晶球吹氣,原本該是透明的二氧化碳變成了兩公分大小的馬匹和士兵,大量的微型士兵組成了一隻騰空的部隊。魔法師執杖的是左手,右手提了一根帶著三角旗的小棍子。「眾天兵天將聽令!」這時他才注意到旗上寫了一個紅色的令字。

微型部隊喊出一個模糊的單音。

「斬龍首!」

部隊前進。五鬼制服住失勢的龍,微型部隊以驚人的速度將龍的頭砍下來。超大對超小,超小勝了超大。龍頭被砍下來後,原本圍繞在周圍那混亂的風也停止了。五條鬼影變回黑方糖、微型部隊打道回府。魔法師喘著氣坐回機艙裏的位置上。「接下來,就是你的工作了!」

 

我從背包裏拿出龍蛋。等待已久,好不容易鬆口氣的駕駛將直升機停在小島上。

「接下來,就是我的工作了!」我對自己說。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