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直升機上的罪犯

【短篇】直升機上的罪犯 ◎万年

 

他坐在直升機上,隔著手套搓手,試著搓出一點溫度。直升機在雲間穿梭,速度不快,但也足以將雲同浪一般劃破。他試著把手伸出窗外,雲在他的手上變成不明顯的水漬,反復幾次之後也就膩了。他拿起掛在座位前的耳機,對麥克風喊:「現在多高?」。麥克風那頭的駕駛員能夠從玻璃窗看見,全罩頭盔、雙手緊握著操控器、一動也不動注視著全白的窗。

 

「或許他早就已經死了?就算他死了從我這個角度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他這樣想著,離發話大概過了五秒駕駛才收到回復:「1500公尺。」他將數字輸入腦袋,試圖算成樓高。「哇,已經是500層樓高了。」他試著說出口,不太確定這樣的話題駕駛員是否會感興趣。又過了五秒駕駛員只是點點頭,麥克風裏一點聲音也沒有。

 

他把麥克風放回原處,開始翻弄自己背包裏的細軟。大大的背包放在大腿上,以整個人都要塞進去的方式翻弄著。終於在雜物堆中決定拿出一包餅乾。

 

一包蘇打餅乾,是他剛在地面上買的。真奇怪,那裏明明是他居住的城市、他的家鄉,但坐上直升機翱翔在500層樓的高空時,那裏卻變成了「地面上」,跟臺北、跟日本一樣變成了沒有差別的「地面上」。他想著,然後自己傻傻地笑了起來。

 

 

 

坐在他對面的男人像一尊雕像,絕對不是那種粗枝濫造的翻模複製品,而是技巧純熟、看破人間的佛像雕刻師每下一刀就念誦一遍佛經,雕刻時間長達數十載,細心刻劃出來的那種精美雕像。臉上的五官精美、線條渾厚充滿了力量;身上的柔軟服裝每一道皺折都在雕刻師腦中演算過數萬次;比例略大的手掌充滿力量。男人半閉著眼、柔軟的鼻子和嘴唇好像都注視著同一個地方。注視著書,略大的手輕捧著一本易碎品般的書,書名是《福爾摩斯全集》,咖啡色厚書皮、文字間沒有標點符號的那種清末白話版。

 

男人讀書,他搓手、打開窗戶、對麥克風說話的時候,男人都不為所動,眉間像平靜的湖那樣,一點漣漪都沒有。就是因為這樣,讓他感覺挫敗。

「你在反省嗎?」他問男人。

「你很緊張嗎?」男人問他。

他一股怒氣湧上,顧不得手上還握著餅乾,一拳擊在男人的臉上。餅乾袋子爆裂,散落在機艙內。男人紋風不動,臉上挨揍的部份多了一抹暈紅色,看起來不像是被揍,反而像是漸漸害羞起來。

 

拳頭在揍過男人之後一股刺痛,散落一地的餅乾總共二十四包。他彎著腰把那些撿起,一邊還用唾液舔在拳頭上刺痛的地方。男人全然沒有把他放在眼裏,持續以精美雕像的模樣讀著《福爾摩斯全集》。

 

 

 

終於把餅乾都收回袋子之後,他開口說話:「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就招了吧!殺了那麼多人之後你還有辦法睡覺嗎?你的那些兄弟都被判死刑了,只有你可以搭著直升機到美麗的小島上坐牢,你還真的一點都不會覺得對不起誰嗎?」

 

男人又讀了一會兒,一個段落之後才輕輕閉上眼睛,似乎在回顧才讀的書裏的細節。闔上書、把書擺成水平方式,擺在大腿上。略大的手輕鬆地擱在書上,男人眼睛清澈又透明,似乎要將他看穿。「不,我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安穩。雖然睡得很少,但是很舒服。」聲音堅決,在小小的機艙中蕩起回音。

 

「你是怎麼脫身的?現場都翻遍了還是找不到你的痕跡、攝影機畫面被你巧妙閃過、真實身份查不出來、你也沒有直接從那場搶案中得到利益。但是你確實有參與吧!」

男人用若有似無的幅度點點頭,嘴角彎曲的弧度很美。

 

「六個男人頭戴著毛茸茸的無尾熊面具,扛槍進入銀行。一下子把裏面的人全殺了,守衛、行員、經理和無辜的民眾。關下銀行大門之後安置炸彈,警察接獲通報包圍銀行,一瞬間圍觀民眾和警察被炸彈所造成的傷亡人數多達七十八人。再加上原本在銀行裏的人,總傷亡人數超過百人。超過百人耶,這些人都是無辜的,跟你們的欲望無關的人。」他越說越激動,本想再賞他一拳,但是拳頭上的刺痛感讓他忍了下來。「你招了吧!你是誰?你們到底為甚麼要這麼做?」

 

 

男人微笑,眼睛掠過窗外的白雲。「這樣的狀態下,我還是被判有罪不是嗎?或許,該反省的人是你們而不是我,不是嗎?」他臉漲紅,像生悶氣的小孩那樣撕開了餅乾的封包。填入壓縮空氣的封包,撕開時發出了令人訝異的巨大聲響。

 

男人緩緩地,像是在詢問晚輩聯考志願那樣:「你為甚麼要當警察?」

他不敢直視男人的眼睛,他試過,卻不敢。「或許是因為警察的錢不少吧!」他訝異自己脫口說出心裡的話。

 

男人點點頭,表示贊許:「說得也是。如果錢很少,誰願意跟一個殺了近百人的囚犯一起關在小小的直升機機艙中。機艙外面是500層樓高的天空,如果不小心發生意外,掉下去可就不得了了。」

他頭昏腦脹,已經不能控制嘴巴:「嗯,事情果然就是這樣。」

 

男人精美雕像般的外貌,搭配具有說服力的聲音。他像籠罩在巨大的光芒中,無法自己。

「我們沒有搶銀行。只是進去殺人。我的確沒有得到什麼利益,其他五個人所搶奪的也只是櫃檯上正好放著的現金,一開始就沒打算搶錢,只是要殺人。也沒想過什麼欲望、無辜之類的事情。」

他聽著,男人像在講一個深奧道理,差點就要拿出筆記本作筆記。

 

「你們有欲望,做的動作和事情都有多餘的地方。那些多餘的地方就是破綻。」男人反手拉開直升機的艙門,強風灌入後機身稍稍地晃動了一下。不過那晃動很微小,駕駛員什麼都沒察覺到。

「就像打掃肮髒的地方一樣,我們進入,把髒亂排除。出來後回家,不過我也沒有家,自從我十二歲那年我在街頭上流浪、在公廁裏面盥洗、吃大賣場丟掉的過期食物。這也是為甚麼我沒有身份。其他人,那五個人只是我在車站隨意招攬的遊手好閒的份子,他們什麼都沒想,所以被你們排擠。他們討厭社會、討厭有錢的人。我帶著他們去殺人,讓他們被你們殺掉。」

他點點頭。

男人溫柔地撫摸他的臉頰、柔軟的嘴唇呼出溫暖的空氣:「你還有任何問題嗎?」

他搖搖頭,眼裏面已經沒有神。

「是嗎?那就這樣吧!再見了。」

 

 

 

機艙裏坐著一個男人,精美雕像般的男人,垂眼讀書的男人四周似乎散發著樟腦的味道。地板上散落著餅乾,一個失去主人的背包靠在空蕩蕩的座位上。他已經不見了,早在500層樓外的高空中就消失了。除了機艙內的細軟,男人暈紅的臉頰也能證實他曾經存在直升機上。

 

機艙外,駕駛員張大嘴看著男人。身邊穿著軍服的胖大長官皺著眉喊著什麼,立正站在他們後面的一排獄卒全都擎著槍,緊張地一動也不動。駕駛員搖搖頭,聲音照實地被直升機發出的噪音蓋過,胖大長官只能再將耳朵靠近他。

「他不見了!」駕駛員喊著。

「這個可惡的殺人犯,竟然連押解犯人的警察也敢動。」胖大長官咬牙。

 

從男人的方向看過去,穿著橘色衣服的駕駛員和墨綠色衣服的胖大長官頭顱貼在一起,看起來甚是可笑。他用沒有人聽的見的聲音說:「你們,都已經死了!」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