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直升機上的愛人

 【短篇】直升機上的愛人 ◎万年

 

他坐在直升機上,隔著手套搓手,試著搓出一點溫度。直升機在雲間穿梭,速度不快,但也足以將雲同浪一般劃破。他試著把手伸出窗外,雲在他的手上變成不明顯的水漬,反復幾次之後也就膩了。他拿起掛在座位前的耳機,對麥克風喊:「現在多高?」。麥克風那頭的駕駛員能夠從玻璃窗看見,全罩頭盔、雙手緊握著操控器、一動也不動注視著全白的窗。

 

「或許他早就已經死了?就算他死了從我這個角度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他這樣想著,離發話大概過了五秒駕駛才收到回復:「1500公尺。」他將數字輸入腦袋,試圖算成樓高。「哇,已經是500層樓高了。」他試著說出口,不太確定這樣的話題駕駛員是否會感興趣。又過了五秒駕駛員只是點點頭,麥克風裏一點聲音也沒有。

 

他把麥克風放回原處,開始翻弄自己背包裏的細軟。大大的背包放在大腿上,以整個人都要塞進去的方式翻弄著。終於在雜物堆中決定拿出一包餅乾。

 

一包蘇打餅乾,是他剛在地面上買的。真奇怪,那裏明明是他居住的城市、他的家鄉,但坐上直升機翱翔在500層樓的高空時,那裏卻變成了「地面上」,跟臺北、跟日本一樣變成了沒有差別的「地面上」。他想著,然後自己傻傻地笑了起來。

 

 

 

坐在他對面的女人,長髮在高空氣流中像蛇一樣的扭動,幾千幾萬條蛇以她的臉為中心扭動。女人開口前把遮住臉的頭髮往耳後撥,似乎想要他能夠看清自己的臉。

 

「你很緊張嗎?」女人問。

 

「怎麼會呢?妳問這話什麼意思?妳瞧不起我嗎?」他似乎被看穿,臉上露不出滿。

 

女人再次撥發,再次開口:「一會兒搓手、一會兒把雲像棉花糖那樣捏、一會兒又玩麥克風,還把背包裏面的東西翻來翻起。你把餅乾拿出來幹麼?想吃嗎?肚子餓了嗎?你以為現在是在郊遊?」

 

他沒有回答,反倒像小孩子被數落般的垂著頭,惡意地將不想食用的餅乾封包打開。

 

女人撥發,頭上的幾千幾萬條蛇看起來十分燥動:「搞不懂我怎麼會看上你這種人。個性軟弱幼稚、沒有品味,沒錢就算了,還每天在外面閑晃。你這傢伙,你在幹麼?竟然吃起餅乾!」女人看錯了,他沒有吃餅乾,只是一昧地將餅乾咬碎,將餅乾屑全都落在機艙地板上。一連咬了幾包,餅乾屑堆成一座小山,他用手將那些屑弄起來一股腦地丟出窗外。

 

女人撥發,撥了兩次。眼白像水彩渲染那樣,漸漸染成漂亮的粉紅色,淚水含在眼球表面,遲遲沒有落下來。「我怎麼會…你…。」她忍住哭泣。

 

他一邊把餅乾屑丟出窗外,一邊觀察著。應該要朝著「地面上」落去的餅乾屑像某種有生命的浮游生物一樣飄著,似乎正在飛翔。帶著他的唾液的餅乾屑,從地面上買來的餅乾的餅乾屑。他想著自己正在500層樓高的空中和自己的未婚妻坐在直升機上,未婚妻一臉快哭了,他卻專注地看著餅乾屑,他想著這些就覺得好笑。他放聲大笑,喉嚨和臉頰都要被那笑聲震壞,笑得痛得激出淚來。

 

「你這個女人,等等看到我精心準備的鑽石戒指我就不相信妳還會這樣對我。沒錯沒錯,我是很幼稚、我是沒品味,這些我都承認。但我絕對不是沒錢,每天在外面閑晃還不是為了多賺一點錢。還有呀!妳以為直升機跟出租車一樣便宜嗎?妳以為在無人小島上面辦婚禮很便宜?傻姑娘,妳現在儘管罵好了,態度這麼差,八成是月經來了,不然就是婚前燥鬱症。」他這樣想著,在心理自言自語。想到後面,還露出不自然的笑容。

 

「你怎樣?瘋了嗎?經不起罵嗎?」女人紅著眼,撥了頭髮之後說。

 

「就算再怎麼瘋,還不是妳老公。」他像握著令牌的國王那樣回答。

 

女人本來想開口再說些什麼,直升機上的廣播突然發出呼呼聲:「呼呼,林先生、林太太,目的地要到了,五分鐘後降落,請系好安全帶。」

 

 

 

他把手套脫掉,隨意丟在機艙裏。那手套上面還沾著他的口水和餅乾屑。背包他也不要了,留在機艙裏。脫下附有輕型降落傘的背心,露出穿在下面的黑色高雅西裝。他調整了手上的昂貴名表,腳上的皮鞋試著踏了踏地面。從胸前暗袋裏拿出梳子,將他被風吹亂的頭髮梳齊,露出帥氣的額頭和眼睛。

 

女人用絲質手巾把臉上的淚擦掉,幾個女孩子圍繞著他,細心地為她被吹亂的禮服和頭髮做整理。白色的寬大禮服,露出肩膀的蕾絲邊上衣還有那蛇般的長髮。女孩子圍繞著女人,像在組裝一台精密的機器那樣工作著。

 

小島上穿著西裝和禮服的男女將目光都投向他們。「好一對金童玉女呀!」每個人心理都發出這樣的讚歎。乾淨華麗的椅子罩上高級刺繡的布料,來自各方的親朋好友坐在這些露天座位上,頭上是藍到不行的天空,腳下踏著被修剪過的短草,幾萬根短草像仔細對照過色票那樣整齊劃一。背景是一座為了婚禮而蓋的白色禮堂,穿著黑色神父服裝的證婚人站在白色禮堂前。從女人和他這個方向看過去,眼前的的景象就像一幅畫。

 

他拿出口袋裏的鑽石戒指,跪在女人的面前。

「我很幼稚嗎?」

女人沒回答。

「我很沒品味嗎?」

女人的臉像是被狠狠揍過一頓,每個器官都失去表情

「妳願意嫁給我嗎?」

女人鬆了口氣,蹲下來將他抱住。

 

小島上的男男女女全都爆出歡呼聲,在旁等待已久的樂團終於發出聲音。白鴿被放到天空中、海裏的海豚在精心安排下跳躍著、十二對連路都還走不穩的兒童圍繞著他們,用稚嫩的聲音唱著祝福的歌。他們,他和女人,在這座小島上完成了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很重要的婚姻大事。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