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水中警車

【短篇】水中警車 ◎万年

 

「是大松發現的!」普羅掩著嘴說。眼睛從小黃帽下環視在場同伴們的反應。大松手裏拿著啃了大半的雞腿,左邊肩膀上有擦過嘴的髒痕,小黃狗盯著那香雞油漬流口水跟在後頭。吞下嘴裏嚼爛的雞肉後,大松說:「是呀!一台警車。」

李耳皺巴巴的制服上衣沒有塞進藍色短褲裏,看起來好像沒有穿褲子。誰要他的腿太長,褲子太短。他懷疑地說:「在水裏?」

一個明明是胖胖的小男生卻被叫做花花的舉手,腋下滿滿的汗水,一大片濕透,說:「在小麻家過去那邊的橋下,我也有看到。」

小麻坐在石灰磚牆旁的犬走,雙腳垂在乾涸的水溝裏不知道在找什麼,整個人都要擠進那綠色的背帶幾乎斷裂的書包中。忽然搭腔:「橋那邊的水很淺,怎麼可能?瞎掰。」

普羅被小麻的發言嚇得後退兩步:「是大松……。」

 

大太陽的鄉間午後,下了課不回家的五個國小二年級同班同學,燥熱地在村子裏的某條後巷討論關於水裏的警車。太陽很大,小黃狗的腳底都受不了自泥土地面冒出來的熱氣,不停來回踱步,當然,眼睛還是盯著大松手上的雞腿猛瞧。

大松用門牙撕下雞腿上最後一塊完整的肉,用力把骨頭扔出大樹籠罩的陰影範圍。小黃狗像是被啟動開關的電子玩具,彈跳出去。花花趕在小黃狗前奔向骨頭從地上抓起,往更遠的雞寮裏丟去。小黃狗追逐著,奮力跳進雞寮,群雞發出驚恐叫聲,嘰嘰呱呱亂竄。五個人全都呵呵地笑了。

「我們一起去看看吧!」大松說。

李耳左手扣住花花脖子、右手肘在他頭頂磨蹭。似乎是懲罰他的惡作劇,花花一面後退、一面用手試圖撥去箍在脖子上的長手。用發抖的聲音說:「走啦!走啦!一起去看。」小麻已經忘記自己到底在搜尋什麼,於是放棄。蓋上書包,站起來(站在沒有水的水溝裏):「走走!」

 

狼狽的小黃狗,含著雞骨頭帶頭,一群人哄哄鬧鬧地前往村子口的那座橋。橋彼端是另一個村子,跨越一條灌溉用的水道(他們稱那是河)。已經下午兩點,太陽正是狂熱。除了不知從某處傳來細微但無法忽視的廣播電臺音樂外,大抵上就剩下蟬嘶吼狂叫的聲響。綠油油稻田和黃褐色泥地上沒有任何人影,只有橋旁的土地公廟裏有半炷香正默默地燃燒。

「在那裏,你們自己看!」大松一下子奔到橋上,手指河中一個方向後,就順著橋走到彼岸。剩下的人踏上橋,緩緩走到那個地點,低頭朝大松說的方向看,裏面果然有一台警車!花花興奮地用雙手撐起自己,爬上水泥欄杆:「我就說我也有看到!你們不信,咧咧。」

李耳用手遮住直射眼睛的太陽光:「真的是警車…。」

小麻用手抓抓要自肩上滑落的書包:「上面都長出草了,還有魚在裏面遊。」

普羅用手調整裙子,想要靠近又怕衣服弄髒:「好棒!」

 

後來回想這個場景,五個人都不約而同地認為,當時泡在水裏的警車,車頂紅藍警示燈依舊閃爍著。在大熱天的橋下;泡在水裏已經冒出抽長的水邊植物;有魚在方向盤和駕駛座間穿梭的警車,那警示燈依舊閃爍著。花花還加碼發誓自己聽到警用無線電傳來沙沙的呼叫聲。

不過,那都已經無法查證。不久之後的農村更新計劃封了那條水道,驅走橋這邊村子裏的所有人。那輛警車,只存在他們的回憶中,如那村子那條河。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